第二十二章 一个馒头两样情(1/2)

加入书签

  荒山野岭的,乍一听到这种威胁,有人大笑起来,那黑衣男恼了,伸出手去还没碰到被角就被人抓住。那手劲紧的出奇,手腕被刁住,想往前一寸都不容易。

  他心中暗惊,没想到荒野之处还有这样的高手。两人僵持了片刻,旁边另一个黑衣男子喝道:“风南,不可生事。”

  那人只好讪讪地放下手,嘴里却不饶人:“长这么丑还是个瘫子,谁要啊。”

  猎户男脸色微微泛青,“滚——”他狂吼着,突然跺了跺脚,也没见如何使力,茅屋竟然颤了三颤,好似地震一般。房顶的土扑扑簌簌往下掉,呛得人鼻子痒痒的。

  傅遥忍不住打了个几个喷嚏,也不全是因为有灰,她的衣服太过单薄,从屋外吹进来的凉风飕的人骨头疼。她抱着肩膀惊骇的看着他,这猎户男外表瞧着也不是那么英武,怎么会有如此好本事?这一手惊世骇俗的内力,怕是少有高手能及。

  几个黑衣人吓得变颜变色,都看着他半天没言语。

  过了好一阵,其中一个黑衣人才道:“既然这里没人,那咱们就走吧。”

  “打扰了。”他说着还对猎户男抱了抱拳。

  他一走,另外几人忙跟了出去。出了茅屋,风南道:“风雨,你为什么不让我再查?”

  风雨轻声一叹,“那屋子那么小,藏两个人的可能性本就不大,且那个猎户力大无比,武功也甚是高强,怕是咱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一想到猎户男那一声狮子吼和雷霆一脚,风南忍不住缩了缩头。他还真有点后怕,那个猎户到底是什么人?

  “这深山之地,怎么会有这样武功高强之人?”

  风雨道:“怕是山中隐士,那茅屋盖了有几年,那人也确实在以打猎为生,人家的事与咱们无关,只要赶紧找到狗皇帝。他们不认得路。肯定还没从山里走出去。”

  “好吧。”

  几人继续往前走。走了一阵,风雨忽然道:“不对啊。”

  风南不解,“什么不对?”

  “那个男的是猎户。可那个女人呢?她虽披散头,却一点不像一个荒野的村妇。那身姿,那做派,好像在哪里见过。”

  “莫不是从哪个大户人家里拐来的。”

  “什么拐来的。你不觉那人眼熟吗?”

  “有吗?”风南摸摸脑袋,他光顾看人家雪白的肌肤了。根本没看清脸什么样,只觉得她貌美如花,漂亮的很。

  风雨摩挲着下巴想了片刻,突然道:“遭了。那就是什么傅大人,她扮成个女人迷惑了咱们,皇上也一定在那间屋子里。”

  另几人不由一惊。慌忙回去抓人。只是走出来一段路,再回去哪还寻到半个人影?

  ※

  他们前脚一走。赟启立刻从床上坐起来,低声道:“此地不宜久留。”

  傅遥也道:“咱们赶紧走,那些人若察觉出不对,肯定会回来的。”说着对猎户男道:“还请大哥帮忙送咱们一程。”

  猎户男沉吟着没说话,谁都知道没有他,他们是走不出去的。他在这里本就是为了避世,实在不想回那复杂的人世,可是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了吗?

  “大哥……”傅遥一脸殷切地看着他,那玲珑如秋水般的眼神让他心有不忍。

  他呐呐道:“我妹妹在这儿,如何能走?”

  “不走不行,你们若留在此地,会有危险的,你武功高,可令妹不会武啊。”

  猎户男脸色微沉,他既然已经陷进这浑水里,怕是想不沾鞋都不行了。

  傅遥抓了件棉衣披在身上,又道:“我背着你妹妹,你背着我家公子,咱们一起出去。你妹妹既然许给了公子,两人也是要办婚事的,外面有许多名医,或者她的伤也能治得了也未可知。”

  她不遗余力的劝说着,伸手扽了扽赟启的袖子,叫他说句话,赟启无奈,只好道:“你们在这山里,怕也有段时日,她的伤病不见大好,也该试试别的法子。”为她找御医一点不难,但娶了她实在有些难办,他只装作不知,对傅遥说的婚事半句没提。

  猎户男寻思了片刻,显然也有些心动了,他无所谓,但他妹妹总不能永远在这荒山里,她不能出门,也没什么人说话,在山里五年都住的越寡言了。

  “好,我跟你们走就是。”

  一说要走,也没什么收拾的,猎物男拿了弓箭,又拿了自己一套棉衣给傅遥,“夜里风凉,你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