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各怀鬼胎(1/2)

加入书签

  九门提督是要职,不仅负责内城九座城门内外的守卫和门禁,还负责巡夜、救火、编查保甲、禁令、缉捕、断狱等,实际为清朝皇室禁军的统领,品秩为“从一品”。像这样的职务,他自然不可能交给不信任的人,现任九门提督魏东明是他的表姐夫,也是杜国公的女婿。

  这位仁兄平日里还算勤勉,说话也和气,应该是个可信的人。不过这次出来,他遭遇了这么多事,让他变得愈发疑神疑鬼起来,心里不知转着几个心思,总觉是不是有人趁他不在京城,搞出些兵变之事。

  傅遥见不语,又问一声,“爷,咱们怎么办?”

  他低声道:“先看看情势再说,咱们不宜过早暴露身份。”

  傅遥也觉还是万事小心点好,把头上的破毡帽拉了拉,然后脱下身上的破棉袄扔进车里。

  “你先穿上,稍微遮挡些,别人也不好看出来。”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那衣服是曹浅的,赟启也不想穿,且她身上衣衫太过单薄,这冬日里走一趟,怕是又要染病了。

  傅遥没说话,衣服又扔进去,此刻他的命要紧,她受点风寒也没什么。

  赟启也没功夫跟他推脱,匆匆穿上,叫她赶着车进去。他们这车是临时雇来的,很是普通,在别人看来,他们不过是两个穷哈哈的穷汉子。

  在城门前被盘查了一阵,问些进城做什么。是什么人之类的话,约是没觉有什么可疑便放进去了。照赟启的意思,他们也不急着进宫,打算先去付云峰的府里,打听打听消息再说。

  京城几条主要街道,与城门一般戒备森严,到处都是手持兵刃的兵丁,走没几步,时不时就会被人叫住查问一番。这一道他们走得甚是胆战心惊,而到了付府。居然发现府门前排满了人。似是九门提督府的兵士。

  付云峰是朝廷重臣,被人保护不足为奇,但也不排除被人监视的可能。

  有这么多人守着,显然已经进不去了。傅遥无奈。只能先把赟启带回自己家里。还是她的家正常些。至少门前没站一个人。

  家里只有石榴、海棠和傅小玉三个,杜怀和杜平月都不在,他们大约还在猎场附近找她。依杜平月的脾气,若不找到她是不肯回来的。

  三人瞧见她回来,立刻叽叽咕咕一通埋怨,都没看见他身后多了一个人。在傅遥的提醒之下才注意到赟启的存在,然后六个眼珠子一起暴突。

  傅小玉是认识赟启的,怎么也没想到爹会把皇上带来,自是吓得不轻。

  石榴和海棠虽不认识赟启的,但不妨碍他们睁大眼。石榴道:“爷,你也是的,出去转一圈怎么带了个叫花子回来?”

  海棠轻笑,“这叫花子长得也怪俊的。”

  傅遥哼了一声,“费那么多话干什么,赶紧弄两件衣服给咱们换上。”

  换好衣服,弄了点吃的给他们果腹。傅遥暗自琢磨,此时京中气氛诡异莫辩,皇上在她这儿也不安全,还是先送回宫里保险些。有身龙袍罩着,别人想下手也会顾及点,不像她这里,杜平月和杜怀都不在,随便进几个刺客,就能把她满门灭了。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有人胆大包天的打算谋朝篡位了吗?

  两人吃着饭商议下一步要怎么办,正在屋里说话呢,突然一个大嗓门高喊道:“大人,大人回来了没有?”

  听声音,该是王冲,傅遥心中一喜,忙叫人唤他进来。

  看见王冲,她笑道:“王兄弟,你来得正好,正有事问你。”

  王冲面色极为严肃,“我也是有事要告诉大人。”

  “好,你先说,是什么事?”

  “是付云峰付大人,他说叫我给您传个信。”

  正想见他呢,信就传来了,这还真是及时雨。傅遥忙道:“他说什么?他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其实不是付云峰有先见之明,是傅遥久不归来,在猎场又百寻不到,杜平月便叫杜怀回了一趟京,他则在附近继续找。杜怀回京后,第一个找的就是王冲,这人地面上熟,三教九流的都认识不少,叫他来回给牵个线,还说了若有事就去找付云峰付大人。

  安排好后杜怀就走了,王冲也是个重义气的,傅遥对她有再造之恩,他自是尽心尽力办事,每天都会来趟傅府,然后再到付云峰的府里送个信。这不没过几天就让他给撞上了。

  傅遥问他京中情况,他知道的也不多,只说自皇上回銮之后,京城里就开始戒备了,也不过是两三日,朝中不少大臣府邸都被兵丁围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