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做女人做太监(1/2)

加入书签

  “没想到你还活着。”

  一开口就是这句,让人听着甚觉牙碜。傅遥苦笑一声,“没想到你也还活着。”

  两人都是未死之人,真是难得,难得……

  易东风淡笑,“傅大人今日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

  “李玉华呢?”

  “你眼中只有李玉华吗?倒是难得他对你有几分真情了。不过你来晚了,他不在,他去做别的事了。”

  原来李玉华走了,这让她偷偷松了口气,去哪里都比这纷乱的京城好些。

  看看一旁正给易春风喂药的苏宝灵,她很觉这时候还是不说跟她相识的好。

  她冷冷一笑,“那易二公子呢?怎么又屈尊上这个小破地方……?”她吐这个“破”吐的极重,明显是讽刺他假死,如缩头乌龟躲在这里。

  易东风脸色有些难看,“傅遥,你别不知好歹,我是看你好歹还与我有几分情意,才多次放过你,你若没事找事,可别怪我下手无情。”

  傅遥嗤笑一声,“二公子说话真是好笑,还说什么情意,你杀我的时候可讲过什么情意吗?”

  苏宝灵怔怔看着他们,她没想到傅遥居然和这个人认识的,她刚要开口却忽然有人拽了一下袖子。低头一看正是床上躺着的那人,他正对她摆着手,让她不要多话。

  她在进到这里看见他们两人时就很吃惊,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见过不少,同时美成这样的却不多见,他们应该是亲兄弟,但可惜兄弟之间的关系却不怎么好。否则做弟弟的也不会把哥哥打成重伤。

  傅遥道:“我有事想单独和二公子谈谈,先叫那女人出去吧。”

  她这明显是先放苏宝灵走,易东风一时也没疑心她劳师动众的来这一趟就是为了救个女人,他点点头,“好,我也正想和你聊聊。”

  “胜男——胜男——”他高呼一声,却没人回应。傅遥猜测。那个胜男多半是院子里那中年人了。可怜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与那些无良的衙役缠夹不清,哪有时间来回他的话。

  趁这个机会,傅遥对苏宝灵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走。苏宝灵一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床上的易春风也示意她赶紧走。她眨眨眼,“你还没吃完药呢。”

  傅遥见她不动,吼道:“你这女人。叫你滚,没听见吗?”

  苏宝灵这才出去。拎着药箱子嘀嘀咕咕的,似还怪她嗓门太大。

  傅遥心里知道,易东风是假死之人,他的身份不能泄漏。若他心狠起来是绝不会留活口的,凡是见过他的人怕是不能活着出去。也因为这个原因,她才费尽力气又回来。

  易东风轻笑一声。“你倒好心,可惜人家不领情呢。”

  傅遥道:“那得看二公子存不存好心了。”外面那些人绑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之所以带他们来,无非是让他多两分忌惮。

  “一个丫头而已,我倒不在意,只可惜你太心软。”他唇边挂着一丝笑,“那么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谈谈重要的事了。”

  “好。”傅遥捡了把椅子坐下,对床上的易春风道:“大公子,你不介意我们聊点污耳朵的事吧。”

  “自然,我捂住耳朵就是。”易春风淡淡一笑,脸上难得现了一丝血色。

  关于他如何受伤的事,傅遥一句都没问,这是人家的,没必要在人家伤口上撒把盐。

  易东风对她的悠闲倒有几分佩服,他含笑看着她,幽幽道:“有时候我真怀疑你不是女人。”

  傅遥轻笑,“我也怀疑过,可惜怀疑是怀疑,事实却是事实。”说了半天口都渴了,她敲了几下桌子,“二公子不请客人喝茶吗?”

  “没茶,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吧。”

  傅遥道:“好,那咱们来说说最近的事吧,现在你们已经占了皇宫,接下来是准备扶惠郡王继位了吗?”

  易东风嗤一声,“这真是废话。”

  这话并不像是肯定,倒让傅遥有些奇怪了,难道他们想扶植的不是惠郡王?

  疑声问:“真不是惠郡王吗?”

  易东风没答言,只道:“有件事我想问你,皇上究竟是真死还是假死?”

  她反问,“你是真死还是假死?”

  他轻哼一声,“这有何关系?”

  “当然没关系,只是问问而已。”傅遥摸摸鼻子,很觉他刚才哼的时候,喷了自己一脸口水,这大约就是所谓的恼羞成怒吧。

  他大喝:“到底真死还是假死?”

  “你是假死,但皇上却是真死。”

  “我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