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审问王冲(1/2)

加入书签

  付云峰留下这句话就走了,到现在惠亲王还闹不清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要想叫傅遥查案,下旨就是,为什么非要他去求人?

  傅遥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更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赟启的事。饶是如此,已经够她后悔的了,一边悔青了肠子,一边还得琢磨着此案该如何。

  她常年在外做官,对京城并不十分了解,把人都撒出去,也未必能找出点蛛丝马迹。否则童大同也不会费了半天劲儿,最后还是弄了个街头混混当替死鬼。

  对了,那个街头混混,是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王冲吧。

  她心中一动,当即命人到九城巡防衙门去提人。

  与此同时,付云峰奉旨密切注意着应天府的动态,傅遥见了谁,和谁说了话,提审了谁,都一清二楚的。他心里奇怪皇上为什么叫他监视傅遥,这种奇怪一直挂在脸上,以致对皇上回话的时候都带出来了。

  赟启看他那模样,不由微微一笑,“怎么?朕的内阁大人觉得奇怪了?”

  付云峰脸一红,“是臣愚昧,确实不知皇上天意。”

  “你这人实诚,没傅遥那么多弯弯绕,你没瞧出来,那小子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朕吗?”

  付云峰诧异,“这,不会吧?”

  赟启哼一声,“什么不会,肯定会,你以为你怎么会去的春香阁,那都是傅遥故意引你去的,她早提前跟傅小玉计划好了,还有那个白牡丹也是个托。”

  付云峰“啊”了一声,这些他还真是从未想过的。

  一说起傅遥,赟启明显话多,又道:“傅遥那小子会出现在春香阁本身就透着古怪,那小子一心想辞官,可不会尽心尽力为朕办事,朕叫惠亲王去求她,是私交,与旨意无关,她定会仔细查个水落石出的。不过朕也不相信她,那根油条一到紧要关头看事情不对就想着脚底抹油,朕怕她偷奸耍滑,到后来摆朕一道,所以才叫你盯着她,她查出什么,你都要知道,到时也好有个应对。”

  付云峰暗自点头,虽然他们才差一岁,但这位主子可比他老练多了。

  他问道:“那惠亲王呢?他就没嫌疑吗?”

  赟启哼哼两声,“惠亲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且等着看,这老东西还有后招呢,只怕他什么都明白,就是故意不肯说。”

  付云峰暗道,真是什么事都让皇上给琢磨透了。

  “啊。”赟启忽然想起一事,“你刚才说傅遥提审了谁?”

  “王冲,就是一个街头混混。”

  赟启点点头,“这傅遥果然有两下子的,你别小瞧了街头混混,那些人无论人脉眼力都有过人之处,傅遥把他放出来,他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多半是要卖把子力气的。”

  从某些方面来说,皇上还真是傅遥肚里的蛔虫,傅遥就是这么想的,王冲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人熟地方也熟,京里有什么专干刀尖上舔血买卖的人,他多半也是知情的,就算来了外地人,在作案之前也是要先拜山门的,只要多问问,总会有蛛丝马迹叫人查出来。

  她叫高宝拿着她的门贴到九城巡防把人提出来,顺便跟童大人说以后这案子交给应天府审理,他这个巡防衙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