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你带钱了吗(1/2)

加入书签

  就在众人打得混乱的时候,忽然楼梯声响,从底下走上来一个人。那人穿一袭青色缎衫,身姿飘逸,五官精致异常,额前几缕黑色的长发随风逸动。这人乍一看有一种与世隔绝的疏离感,但是看久了就会觉得嘛都是装的傅遥的想法,偶尔向楼上一瞭,冰冷的眼眸里隐含着清冽和魅惑。

  傅遥看见这人,吓得几乎钻到桌子底下,这人正是杜平月,没想到居然在街上也能碰见他?他只身一人上来,傅小玉又上哪儿了?

  酒楼人多,许多或肥或瘦的人挡着,他一时也没看见她。从楼梯上轻缓的往上走,正碰上那个魏冰玉的男子挡住去路。

  杜平月是什么人,他的服从仅限于对傅遥,还经常时不时想着噬主,把傅遥的脖子咬断,又怎么可能对一个流里流气的富家公子假以辞色?他手指轻轻往前一送,那倒霉催的人立刻跌跌撞撞的向前奔去,正撞上对面的一桌客人,他一时刹不住,整个扑到桌子上,新上的火锅正冒着热气呢,倒是一点没糟蹋,全倾在身上了。

  “啊——”顿时响起一阵杀猪般的叫声。

  杜平月连看都没看一眼,仿佛那烫到的真的是头猪。

  王公子被烫,酒楼里顿时乱了起来,有尖叫地,有过去搀扶的,还有的躲得远远的,生怕汤汁撒到身上。

  傅遥幽幽一叹,那色公子是刑部尚书王子鸣的公子,这烫出个好歹来,又得让她善后了。不行,装没看见……

  不想和杜平月照面,趁着这乱劲悄悄溜了下去。

  高云一转眼看不见她,不由高声叫起来,“兄弟,傅兄弟,傅娘子——”他胡乱叫着,别人也不知道喊的是什么,杜平月只淡淡向这边看了一眼,便走到二楼唯一的空桌前。

  魏冰玉一直盯着他的手,对他展露的功夫极是震惊。他有意结交,走过去抱拳拱手,“刚才多谢侠士帮忙。”

  杜平月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唤着小二叫酒叫菜。半路上为了甩开海棠,他穿房越屋跑了三条街,连傅小玉都不知扔哪儿了,这会儿只觉肚子空空,晚上吃的那碗元宵也早消化没了。

  海棠的功夫也还算不错,尤其是轻功,比杜怀都不差,若不是狠跑一通,还甩不掉呢。这臭小娘非得让他带着去找傅遥,可鬼才知道傅遥跑哪儿去了?

  魏冰玉讨了个没趣,脸色有点难看,不过他涵养极好,微微行了一礼,又退回原桌和高云喝起酒来。

  高云还在惦念着傅遥,一个劲儿说着:“傅兄弟去哪儿了?”

  魏冰玉看看楼下,一个淡蓝色的影子从街上跑过,不由笑起来,“他已经走了。”

  高云甚是感慨,摇头晃脑道:“今日一别,不是相见再是何日。”

  魏冰玉嗤一声,他可不觉刚才那个雌雄莫辩的人能看上他。

  傅遥下了楼,一直向前跑去,虽然和杜平月撞上也没什么,但她难得今天出来钓凯子,这么辉煌的人生大事,可不想被他破坏了。

  刚才遇上那两人瞧着都还不错,不过高云长相太平凡,脑子又蠢笨,而魏冰玉性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