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科场改题赟启怒(1/2)

加入书签

  从巡防衙门调了人,又叫高宝调了应天府的兵丁护卫考场,杜平月也被她硬拉着进了贡院。

  这个时候若没了他,她就没了主心骨,办什么事都畏头畏尾了。用杜平月的话来说,他就是她的“胆子”,没了他就没“胆”了。

  申时三刻,付云峰手捧着考题入了贡院,摆在孔子像前。行完叩拜大礼,试卷就要下发了,傅遥突然一时好奇,问道:“今科的考题是什么?”

  若早在一刻之前,付云峰都不肯说的,可这会儿马上就要发卷了便道:“中立而不倚强哉矫义。”

  傅遥一听,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试卷。

  付云峰急了,“你干什么?”

  “这考题不能发。”

  “为什么?”

  “已经泄题了,若是试卷发下去天下贡生们瞧见便也无可挽回了。”

  付云峰不信,这是皇上亲出的题,只有皇上知道,他也是在昨天才得知的,怎么会泄题呢?

  傅遥拿出傅小玉在街上买的题给他看,付云峰大惊失色,开考之前泄题可是朝廷重罪,主考要首当其冲,以前曾有出现过泄题的事,主考和几个副考都被腰斩了。

  “这要怎么办?可这会儿时辰到了,不发卷怎么行?”

  傅遥心知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这几日她一直在想他们会做什么,泄题的事她也想过,但没有确切的证据,一旦宣出来就是轩然大波。

  让他下令推迟发卷,随后把他进了后面的一间房。

  “现在此事只有你我知道,不可声张,连翰林院掌院学士魏东林都不要告诉。”

  付云峰自然不会说出去,他道:“我去向皇上请旨更改试题。”

  “没进贡院之前或许还行,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若一炷香之内再不发卷,就是考场事故,你是要问斩的。”

  “那要怎么办?”

  “改考卷,现在,马上。”

  付云峰惊叫,“这是皇上亲笔写的题。”

  “我自然知道,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你改了考卷主持科考,我立刻进宫见皇上。”

  左右是个死,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付云峰当即拿了张纸,在上面写上: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已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傅遥暗赞,果然是学问人,这么快就出好题,若是她可是一年都想不出来的。

  她叫付云峰题再写一遍,揣着慌忙出了贡院。

  是她的错,预料到了可能会泄题,却没想出最好的解决方法,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手忙脚乱的非得铤而走险了。

  杜平月早看出他们不对劲,傅遥一出贡院他就跟了上来,低声问:“出什么事了?”

  “泄题了。我要马上进宫,你陪我一趟。”

  “好。”杜平月立刻去带马,伸手把她捞到马上,两人向宫门处疾驰。

  入了宫递了牌子,所幸皇上惦记科场的事很快就召见了。

  瞧见她进来,赟启脸色就有些不太好,“可是考场出事了?”

  傅遥跪在地上,难得也一脸严肃,“禀皇上,试卷未发就发现泄题了。”

  “什么?”赟启大惊,“如何泄的题?现在考场情况怎样?”

  “考试依旧进行,只是考题临时改了。”傅遥说这句话时颇觉心虚,很怕他会抓住桌上的砚台打过来。

  赟启果然大怒,重重拍了下书案,“好个傅遥,你胆子可真大。”

  傅遥搓搓手,“是付大人改的,我不识几个字哪会改考题?”

  “云峰的性子朕知道,若没你在旁边怂恿出主意,他绝不会做这种事。你这般作为可是想陷云峰于不义,若此事为人得知那可是抄家灭门的罪。”

  傅遥叹息,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的。

  她道:“灭不灭门那全在皇上一念之间,就看您是想叫付云峰生还是想叫他死了。此事皇上知道是我出的主意,可是天下人不知,一旦张扬出去,只会觉得是主考的错。皇上破格任用付大人本身就为众官员所不满,到时恐怕更惹人非议。”

  赟启冷笑,“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会议论朕识人不清,任用外戚,祸国殃民吗?”

  “臣不敢,臣只是就事论事。”

  “你有什么不敢的,御笔亲题的考题都敢随意篡改,你可曾把朕放在眼里了?”

  他说着抓起茶盏狠狠摔在地上,茶水溅出,细白的官瓷在地上摔的粉碎。

  傅遥知道他这是真怒了,自己这次也把他得罪狠了,但是目前能救付云峰,能自救的办法只是一个,她在赌,赌皇上对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