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章 人到情深转痴2(1/2)

加入书签

  街上很热闹,这让洛白衣意识到早上是去得早了——今天这里显然是一个集市。

  洛无心很开心,拉着洛白衣到处跑。

  洛无心在洛白衣答应出去后,像是突然回到了三年前。

  洛无心像只野兔子一样活蹦乱跳,完全不像伤心过度之后又连夜飞赶了许久的极虚弱的人。

  洛无心本就是个刁钻古怪的女子,临出门时,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男儿装束,索性束起头发,乔装出行。

  这对生面却“顶俊俏的哥儿俩”手拉着手,一路上引来众多行人目光。洛无心咯咯的笑个不停,笑声清脆如铃。洛白衣本是风流不羁之人,此时也露了本性,哈哈朗笑,旁若无人。

  “二师兄,原来你也会这么笑。”洛无心忽然道。洛白衣猛地收住笑声,洛无心又俏笑道,“二师兄笑起来真是比谁都潇洒!”

  “是吗?”洛白衣木然道。

  “是是是。”洛无心笑着,忽又问道,“二师兄,这三年你跟大师兄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赶路?大师兄呢?大师兄有没有跟二师兄在一起?”

  “这…”

  “嗯?”

  “哈。”洛白衣一笑,掩饰道,“有!当然有了…不过说来话长,回去后见了大师兄再说这个好不好?”

  洛无心满心欢喜,自是百依百顺,应道,“好。”

  洛白衣想绕开话题,“师妹…”

  洛无心闻言凝眉一瞅。

  洛白衣改口道,“师弟。”

  洛无心咯咯一笑,洛白衣即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有糖葫芦!我们去买一串吧!”

  洛白衣只想快些绕开话题,看到自己喜欢的吃食,竟然忘了要少言。发觉之时,为时已晚。

  “好啊!”所幸洛无心却拉起洛白衣,更见愉快道,“哈,以前我们常常瞒着爹爹偷跑出来,大师兄和三师兄一看到我们吃糖葫芦就笑话我们,说只有小孩才吃糖葫芦!”

  “哈哈。”洛白衣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两人买好了糖葫芦,正准备离开,洛无心却突然一软,冰糖葫芦掉在了地上,洛白衣迅即抱住洛无心。

  洛白衣这时才意识到果真是太放松了,竟没有觉察到洛无心各个方面的透支。

  莫名其妙地就围过来了一群行人,并且都显得十分紧张。

  “快送去梅医馆梅老医者那里!”有人建议。

  “我带路,快随我来!”又一个人站出来道。

  洛白衣运功护住洛无心心脉,急急地回了一句,“劳驾!”随即抱起洛无心,跟着那个人向梅医馆奔去。

  人群却并没有散去,竟尔跟在后面一起涌去梅医馆。他们无非想借机接近这对“顶俊俏的哥儿俩”。

  梅老医者倒是被突来的场面给吓住了,以为病人因事声讨而来,但又想不起自己哪里出过一步差错,弄明白情况后,以病人需要清凉空气为由,驱散了众人,便带洛白衣两人进入里间诊治。

  诊断后,梅老医者细细道,“这位姑娘是因情绪波动剧烈,又加之身心劳累,故而造成脉弱体虚…”

  洛白衣没有作声。

  梅老医者仔细开了药方,嘱咐道,“这第一服药是让病人出汗,排出体内寒气,但最好做好准备,药力过猛,病人体虚恐怕承受不住,剩下的是滋补药,修养不少于七天为好。”

  洛白衣将洛无心抱回客栈,叫店小二拿药去煎煮,又去照顾洛无心,过了一会又放心不下,想亲自去煎药,却犹是放心不下,作罢。

  洛无心醒转时候,药也煎好了。洛无心也只是勉强能睁开眼睛。

  洛白衣只知服药后会排汗,但没料到洛无心服完药之后,药效果真十分强劲,洛白衣为洛无心护体,如雨大汗犹是将洛无心全身湿透。

  洛白衣给洛无心喝了点水,就慌忙着要找人帮洛无心换衣服。

  洛无心喊住洛白衣,“二师兄…”

  洛无心艰难道,“我不要别人做!”

  “那?”洛白衣一慌,支吾道,“我,可我是…”

  “二师兄,我不想…”洛无心这时虚弱得说不下去。

  洛白衣跑回去扶着她。

  “好。”洛白衣答应。

  “师妹,你…你把眼睛闭上…”洛白衣声音有些抖,他已经很克制了。

  洛无心很听话,把眼睛闭上,洛白衣强使自己镇静,在解开洛无心的腰带时,看见洛无心眼角有泪,不一会儿已聚集滴落。

  早在两年前,洛白衣查出封刀天下惨案真相,暗访灵飙门,彼时洛无心已失去柯灵秀的消息,大病一场,自此后便郁郁寡欢。当天洛无心在小园里伫立怀思,洛白衣不熟悉路径,误打误撞见到洛无心,自此一见倾情,更为此退而静思,是否真要找洛醒报仇。

  洛白衣从洛无心口中得知“二师兄”已三年不见影踪,虽不知具体缘故,却了解洛无心的哀伤,看到洛无心这行泪水,洛白衣懵乱的心倏然静了,取而代之是一种悲不自胜的凛冽——整个世界忽然都肃穆庄严起来,弥漫着悲剧的气息,安静,寂静,静,阒无人声。

  洛白衣默默地褪去洛无心身上的衣物。

  眼前已经是无与伦比的身体,白皙细腻的皮肤上高高隆起一对浑圆坚挺的,散发着一股少女特有的芬芳——洛白衣看得有些呆了,不知不觉,眼眶一热,恰在这时洛无心睁开了眼睛,洛白衣急速将头撇开,伸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