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 最后的比剑(1/2)

加入书签

  三月初三,清明已过,暮春时节,繁花荼蘼。,爽书任意看!行将离别,越浓艳越妖冶,越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这种情绪被一股略带绝望的忧伤包裹着,使人心境凄迷,似要跟着这场荼蘼一起朽烂,忘掉生活。

  灵飙门每年都会在这一日举办剑会,借以用明快锋利的剑势斩除阴颓情绪。

  这一日,灵飙门众人齐聚在天峰练剑台上,但剑会的主角永远是灵飙三公子,和飞仙洛无心。

  灵飙三公子曾是流浪街头的三个生死与共的流浪儿,机缘巧合一同拜入灵飙门。彼时三人犹是小小儿郎,剑灵烟方七岁,柯灵秀六岁,最小的月灵风则刚满四岁。三人拜入灵飙门,因天生才赋而被掌门洛醒看重,特封三人为“灵飙三公子”,视如己出。三人更因武功造诣之高被特许为灵飙门三大弟子,于是众同门不论年龄长幼,都称三人师兄。三人的剑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分伯仲,却因月灵风的不专心而渐渐落后于两位师兄。剑灵烟与柯灵秀十五年如一日不曾有过倦怠,及至后面的比剑,在练剑台上一展风采的只有两位师兄了。

  月灵风在下面嘻嘻哈哈,号令众同门鼓掌喝彩,洛无心最爱的却也是跟着三师兄在下面瞎起哄,只是到了精彩万分之处,没有人敢大声呼气,生怕错过了一场最美妙的剑律与剑律的双重奏。

  剑灵烟与柯灵秀,一者英气逼人,一者俊逸潇洒,在台上飘飞乱舞,各自祭出绝招,令人不及暇目。洛无心的双眼紧紧锁着二师兄柯灵秀,在一片剑光乱影中,她的眼睛像是繁花怒放的草地,血液已经沸腾却不敢叫喊,只呆呆地看着。

  不过这很正常,因为月灵风也是一样呆呆地看着,所有同门也都一样呆呆地看着,似乎眼前比剑的两个人不是师兄,却是两位下凡的神仙,让人惊艳,让人惊讶,惊讶得一时都忘记了说话。

  “烟儿秀儿难分伯仲,”洛醒心道,“如此天才异禀,可惜…”洛醒看了一眼发呆的月灵风,“风儿天性太过落拓,不然也该是在台上一争春色的人。”

  “停!”洛醒大喊一声。

  剑灵烟与柯灵秀便都停了下来。

  “阿秀,不错,赶上我了。”剑灵烟走过去拍了拍柯灵秀肩膀,微笑道。

  “嗯。”柯灵秀微应一声,不多话。

  柯灵秀其人体态均匀,不能增一分,不能减一寸,面貌则姣好如美妇人。个性徐徐,温柔含蓄,却掩不住那股天生的风流异彩。

  与剑灵烟的耿言和月灵风的跳脱相较,柯灵秀一向少言寡语,安安静静,只有洛无心在时才难得欢腾一会。

  柯灵秀天生一副清冷之貌,对师门的关心爱护却不亚于任何一人。

  “阿秀,你看那个家伙,”剑灵烟收剑指向月灵风,柯灵秀顺着看过去,“整日游手好闲,有我们陪练,却是不见他赶上来。”

  “哈哈哈。”兄弟二人同时大笑。

  月灵风看见大师兄指着自己,不用听就已知道两位师兄在说什么,何况他还听到了,于是在下面大喊,“你们少拿我取笑,背后说别人坏话可不好,我都听得见。”言毕竦身飞上练剑台,甩下一片笑声。

  洛醒跟着也飞上练剑台。

  洛无心跟众同门一同取笑了三师兄,随之婉若飞鸿,脚踩罗袜生尘步,同样跟着飞上练剑台。

  “哇呼!”

  “喔!”众人大声叫着,又鼓起掌来。

  众人忽地大呼小叫,其实不足为奇。

  原来在灵飙门,除了烟秀比剑,洛无心的罗袜生尘步和绰约体态,一样是一场绝美无伦的视觉盛宴。众同门这日除了来看比剑,对比剑结束后洛无心身飞上练剑台这一曼妙的一刻,也是绝不愿错过的。

  洛无心飞上练剑台,回头一笑,随之跑到洛醒跟前。

  月灵风飞上台去出手就欲给两位师兄各赞一拳,却不料双双扑空,剑灵烟与柯灵秀侧身一闪,一人擒住一臂,反倒轻轻松松把月灵风制住。众同门喧然又是一阵大笑,剑灵烟和柯灵秀这才放开月灵风。月灵风起得身来,毕竟给了两位师兄各一拳,剑灵烟与柯灵秀也不再闪避——他们知道月灵风一定要打到他们才肯罢休。

  “哎!爹爹,你怎么叫停了?”洛无心拉着洛醒,很不服气,“以前老是大师兄赢,现在好不容易二师兄…”洛无心看着柯灵秀,“二师兄就要赢了,爹爹却叫停,哼!”

  “你若是想让两位师兄累死,那么爹爹倒是可以不叫停。”洛醒爽朗地笑着。

  “怎会累死?大师兄和二师兄又没病没痛!”洛无心气道。

  “你呀!”洛醒摇摇头,笑道,“烟儿秀儿难分伯仲,分胜负即是双双饮血而亡,你要看到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