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章 一石水花(1/2)

加入书签

  爽书任意看!zi幽阁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是唐人崔护的一首诗

  冷花儿拜别阿虚谷一个人也不知要往哪里去当年他离开香教四处云游遇到楼无楼此时此刻楼无楼兴许还逗留在大竹林与玉吹烟谈笑唱和又兴许已回到天外楼找上神九方之后楼无楼便打算退居二线过起云游的日子兴许他哪里也不在又兴许哪里都是他

  何处去遇见呢

  冷花儿突然觉得很寂寞

  冷花儿想起皇甫飞卿的笑却猛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骂道“莫要胡想”

  褚师铃却是去了哪里呢

  那日跟黄裳一别甚至连我都以为他会回孤落客栈

  沒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冷花儿寻寻觅觅渐渐的连他的消息也沒有了

  隔年春

  沒有人知道冷花儿遍寻褚师铃不遇居然鬼使神差地行到了汝阳城

  在堆花谪仙楼上饮酒正沉沉时

  “拜见恩公”

  这声音细嫩不是成年人的

  冷花儿一个激灵张大眼睛一看

  正是南宫植羽

  “哈哈羽儿你怎么也在这”冷花儿朗声笑道

  南宫植羽应道“羽儿來这里饮酒”

  冷花儿一拍脑袋道“噢我差点忘了羽儿的酒量也是不错的”

  “恩公过奖了”南宫植羽一拜一笑又道“羽儿自从知道这天底下有恩公这样的海量之人后无一日懈怠过锻炼只想有朝一日能搏倒恩公”

  冷花儿一听就來精神了道“好样的”

  南宫植羽又笑了笑

  冷花儿來了精神道“羽儿以后不要再叫恩公了多别扭”

  南宫植羽一怔迷糊道“那叫什么”

  冷花儿把酒葫芦递给南宫植羽

  南宫植羽眼睛一亮连忙接过大饮了一口酒

  冷花儿皱着眉头想了很久

  “我收你为徒你叫我师父怎么样”

  南宫植羽闻言一愣心下大为欣喜却道“好是好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拜师学艺是大事情羽儿不敢擅作主张还要请示父亲和母亲恩公我们一起回去征求意见吧”

  冷花儿看得出南宫植羽渴望至极一拍脑袋笑道“我可真糊涂好马上回去”

  南宫植羽大喜

  冷花儿又道“你的随从呢”

  南宫植羽笑道“只有辜护卫一人他在那里”

  冷花儿看见远处站着一个人

  冷花儿先前沒有注意到辜铭有些尴尬上前笑道“辜护卫久见了”

  辜铭磊落之人深知冷花儿为人豪爽早有结交之意但他又极忠冷花儿既是少主恩公岂敢僭越下跪道“恩公”

  “诶”冷花儿一惊连忙扶起辜铭道“辜护卫不可”

  南宫植羽道“辜护卫恩公不喜以后不许造次”

  辜铭一时犹豫毕竟道“是”

  冷花儿笑道“这样才好下次我请你吃酒”

  辜铭一愣

  南宫植羽抬眼看着辜铭

  辜铭即道“谢恩公”

  南宫植羽这才又笑道“辜护卫带路”

  辜铭道“恩公请”

  冷花儿被辜铭“恩公恩公”地叫着很是别扭但又不知该如何跟辜铭说不尴不尬地笑着

  三人已來到洗水山庄门口南宫植羽道“恩公其实今天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不在”

  冷花儿一讶“他们什么时候回來”

  南宫植羽道“大概要七日吧”

  冷花儿悲惨道“这么久”

  南宫植羽笑道“恩公在这七日里教羽儿一些招数待父亲母亲回來羽儿再演练出來父亲母亲看到一定会很高兴接下來的事…”

  南宫植羽递了一个眼色

  冷花儿会意拍手笑道“哈哈羽儿好聪明”

  南宫植羽喜道“那我们先进庄吧”

  冷花儿道“自然”

  南宫植羽又对辜铭道“辜护卫你在这里看着有劳”

  辜铭闻言心头一震

  南宫植羽歪嘴一视

  辜铭不敢受宠若惊

  进入庄里冷花儿忽要解手南宫植羽笑道“恩公我带你去”

  冷花儿便跟着南宫植羽到了如厕之地挥手道“羽儿你先回去我自己能找來”

  南宫植羽皱了皱眉头毕竟答应了临走时道“恩公若是不识路随便抓个人问问他们都识得恩公”

  冷花儿出來时想着南宫植羽乖巧敏捷不禁又想起那日救下南宫植羽时的那副醉醺醺的憨态暗暗笑着

  一路低头思索抬头已是不识得路了

  冷花儿却也不去抓人索性到处走走逛逛走了一阵子冷花儿闻得一阵清香便由清香带路一直走

  直走进一扇古幽生香的门

  内里有许多桃花

  “这里的主人必定知书达礼”

  冷花儿暗道

  接着推开一扇半掩的门

  不推不要紧一推几乎将冷花儿惊出一身冷汗

  眼前分明是一名妙龄女子

  正在更衣

  女子见门被推开脸上本是挂满笑容的

  转瞬煞白

  张嘴正欲呼叫

  女子并不是在更衣而是在换试新衣此时正好已将衣物褪下两团酥胸浑身雪白得似抱病在身

  这真是一个水一样的女子

  冷花儿脑子“嗡”的一下却见女子张嘴欲呼身手急速抢上去用左手将女子一抱右手又封住女子的嘴闭上眼睛道“哎呀你莫要叫莫要叫你叫出去我就死定了”

  女子呜呜地极力挣扎

  冷花儿一团乱猛地睁开眼睛将女子整个人一转正面贴身抱住恶狠狠地盯着女子道“你若敢叫我便拧断你的脖子可懂”

  女子果然听明白了点了点头

  冷花儿大喜商量道“我放开你马上就走”

  女子又点点头

  冷花儿正欲放开忽又觉得不放心不禁又道“我不是恶人我本可以封住你的穴道但你便说不了话我也不能自证清白你若不信我放开你你來问我若是觉得我是恶人你再叫不迟如何”

  女子点点头

  冷花儿放开女子忙即转身不看

  女子被放开快速拿起地上衣服胡乱套上小跑着便往门口去

  冷花儿见女子跑到前面突地一慌在后将女子一揽一并封住女子嘴巴

  冷花儿恼道“我们说好了的”

  女子激动地摇着头

  冷花儿顿时失措“你若把人叫來吃亏的是…哎呀”

  女子猛地咬了冷花儿一口冷花儿吃痛放开

  女子趁机又跑

  却是把门关上

  冷花儿满腹狐疑

  女子转身露出笑容左手护在乳前不使胡乱套上的衣服落下又将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

  冷花儿正不知何意外面猛地有人敲门道“小姐你怎么把门关上啦衣服拿來啦”

  女子道“我不用了你先回去吧”

  “可是小姐…”

  “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是小姐”

  冷花儿终于知道女子为什么关门了

  女子待外面的人走了之后笑道“我知道你不是恶人”说着走近施了一个江湖礼并道“见过恩公”又笑道“我做得像不像”

  南宫水似乎忘了自己衣衫不整竟无半点羞涩

  冷花儿脸色尴尬回道“还行”背过身子又道“冷得紧姑娘你快穿上厚衣服”

  冷花儿却沒听见女子有整理服装的声息猛地转身道“不行不行我得出去多有失礼还望见谅”

  “噗噗噗”

  是敲门声

  “小姐少庄主回來啦”

  是先前那个声音

  女子应道“回來便回來不用跟我禀报”

  外面的声音道“小姐我可以进來么”

  女子道“我现在想一个人呆着”

  外面的声音道“可少庄主说要來看小姐的新装”

  冷花儿和女子都一惊

  女子道“他什么时候來”

  “姐姐你又摆架子啦”

  冷花儿和女子皆大惊

  女子慌忙之中指着床底

  冷花儿回头一看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瞬身钻了下去

  女子掩嘴一笑不要了衣物拿了被单裹身便去开门

  门一开南宫植羽就笑嘻嘻地跨进门來看见南宫水被单裹身又见地上散乱着衣物似乎一羞叫道“哎呀姐姐又不穿衣服”

  女子闻言轻轻一敲南宫植羽脑门道“净爱胡说”

  南宫植羽嘻嘻一笑乐道“姐姐你知道今天有谁來啦”

  “谁”

  “你猜猜”

  “看你这么兴奋肯定是恩公”

  “呃…”南宫植羽有些咽不下气“唉姐姐好聪明”

  “聪明谈不上你整日价恩公长恩公短的如今这么一脸喜气既不是阿爹阿娘回來那必定是恩公了”女子高声道“恩公现在何处姐姐现在是一家之长须要去见个礼”

  南宫植羽一喜“恩公现在…”忽又皱着眉头“不能跟姐姐说的”

  “这么神秘”

  南宫植羽早已躺在那女子的床上“姐姐你的床好香啊”

  女子笑道“你就会说这句么”

  “还有淡淡的酒香”南宫植羽忽地坐起身來“姐姐你可是偷酒吃啦”

  “掌嘴”女子娇声嗔道“阿爹不许姐姐饮酒你连闻闻酒香都不给么”

  “给给给”南宫植羽笑道“好姐姐你放心羽儿不会跟父亲说的”

  女子甜甜一笑

  南宫植羽又看了看地上的衣裳

  “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