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章 化作云烟客(1/2)

加入书签

  翌日上午洛无心和柯灵秀也回到洛无心前脚刚踏在客栈外的平地上便跟迎出來的越歌诗打听消息却听说沒有消息洛无心转身欲走看见走在后头的柯灵秀即又转回來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细细一思便知洛无心是焦心洛白衣听到沒有消息心血一涌转身欲下山寻去但转身之后心里又想:这般沒一点有用之处徒然增添小猗的不安

  因此一思所以又转回來

  这么一转一回却漏了情绪洛无心怕谢猗多心转回來后顺势拉住谢猗的手开口引开谢猗的注意力询道“小猗姐姐好点了么”

  谢猗其时已经被洛无心莫名之举搅得扑腾不安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们…”洛无心想说去探望谢飞絮毕竟心慌意乱总得找个借口消散然而还未吐出几个字又担心离开后偏又有洛白衣的消息一时不敢轻言离开生生把话噎住

  洛无心左顾右虑心要人好却只让人看见无意间的慌乱洛无心自也觉察到气氛的微妙知道大家都被勾得有些乱了如此更是缭乱回头看了看柯灵秀

  柯灵秀不用洛无心看他目光早已在洛无心身上此时微微笑道“无心我们先进客栈歇一歇常言说得好要做一个说好消息的人挺难但准备准备做个听好消息的人哈想必不会太难”

  洛无心顺势微微一笑牵起谢猗道“我们都听柯大哥的”

  谢猗糊里糊涂地也跟着笑道“对我们都听柯大哥的”

  又过了两三日上官镜和千云罗也空手而回千云罗一路寻來不止忧心洛白衣更牵念名嫣心情纠结怎么也轻松不起來到了客栈已颇显憔悴

  谢猗看着揪心不已屠名倒是机灵端了两杯茶來上官镜和千云罗接过慢慢饮去也不说他话

  谢猗忍不住上前询道“上官伯伯你们也沒有师父的消息么”

  上官镜回道“我知道白衣并不在海边”

  谢猗闻言一喜声音不觉提高笑道“那师父在哪里”

  “安适在波澜台留信离去白衣感觉对了便会在那一带出现只是…”千云罗暗暗神伤脑海里浮着洛白衣的面孔反反复复却摸不到那张神秘的脸“白衣还不想我们找到他所以隐匿行迹”

  谢猗听了这番话重又燃起许多希望憧憬起來

  上官镜望着千云罗却是有千般感慨懊悔无用心中愧道“云罗总还是怨着我不然何故幽幽的又强调安适在波澜台留信离去”

  上官镜沉思之间不觉低下了头抬头正碰到千云罗的目光竟是说不尽的情

  上官镜猛然一震悲道“分明只有我在抱怨上官镜啊上官镜二十年都过去了你还悟不透、看不透么”

  上官镜这般一想忽觉通畅许多立起身來走出客栈不到半个时辰尘琴子和上官璇玑、月灵风也一齐回到

  这回可是有了实打实的好消息

  不用他们三人开口只要回想这几拨人回來时的情景凭着尘琴子三人面色容和便能看出底细

  洛无心也为此将回程一直有的不安情绪压了下去

  月灵风绘声绘色地重述经历又将路上与尘琴子和上官璇玑一起做的分析托出料定洛白衣已离开海边往回寻觅

  谢猗笑道“方才上官伯伯也这么说嘿嘿”

  “哦”月灵风故作惊讶“果真”

  谢猗连连点头认真道“果真”旋又跃跃欲试道“这次我也要出去肯定就能找到师父啦”

  谢猗刚兴奋不多会忽然却眉头一皱又道“不对啊风大哥你既见了师父怎么…怎么…”

  谢猗以为月灵风是在唬人不然如何见了人又不一起回來呢但谢猗吞吞吐吐不敢直说

  月灵风重述经历唯独略去尴尬一幕只用一句“我见了白衣却沒能及时拦住”搪塞过去谢猗注意力都在洛白衣身上沒多细思月灵风的话沒能及时拦住自然便不能一起回來

  月灵风略去尴尬一幕倒不是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自嘲只是瞧见洛无心也在不知怎的就略过去了

  “风大哥虽然遇见了洛大哥不过洛大哥却趁风大哥不备封住了风大哥的穴道所以沒有一起回來”上官璇玑但见谢猗忧心笑着戳破故事同时不忘宽慰“洛大哥看來很好”

  谢猗惑道“可是师父为何要封住风大哥的穴道呢又为何不肯回來呢师父难道是怕小猗…怕…”

  谢猗说到此处不知何故满脸羞红恐是又多情了

  黄裳知道谢猗为何脸红笑道“弱大哥是心里有事吧小猗不用担心”

  “那有什么事呢”谢猗忽然聚着淡淡的愤愤不平

  黄裳还是衔着淡笑回道“心事啊”

  屠名接过话头帮腔道“对啊就是心事心事这东西主人是不会说的别人则是很难猜出來的不然你猜猜我这位大师兄现在有什么心事”

  谢猗瞧了瞧屠名一脸不屑顺着屠名手指方向又瞧了瞧丘答伊脆声道“我怎么知道”

  “你再闹教训你不得”

  屠名眉目轻飘正想继续却被丘答伊低声喝住登时吐吐舌头嬉笑着退开心里却道“大师兄怎么生气了真怪”

  跟在月灵风三人后面回到的是曲一帆曲一帆的说法是“我按照计划迂回如此如此打听到琴子已往波澜台而去我便想果如我们所料即自作了主张再次迂回这样周折一番却犹是无功而返”

  曲一帆随后听了遭遇之事与众人一样暂时轻松许多

  话说回头有趣的是无论是剑灵烟和越歌诗还是柯灵秀和洛无心或者其他人对丘答伊和屠名出现在客栈都沒有一丝诧异

  直到皇甫飞卿在暮色中出现众人才齐齐万分地诧异起來

  “卿儿”月灵风乍以为是梦待看到皇甫飞卿笑得轻盈真实人已“扑”的一声将皇甫飞卿抱入怀里想极念极开口却是“怎么是你”

  皇甫飞卿被抱得紧紧但觉幸福如海浪般涌來一股一股地拍击着身子禁不住眼眶泛热却一副从容道“如何不是我”

  其他诸人只立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心中阵阵感动谢猗更是眼冒泪花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皇甫飞卿瞧着众人即在月灵风耳边轻轻道“风大哥大家都看着呢”

  月灵风又岂会介意却一个激灵将皇甫飞卿放开

  月灵风突然意识到皇甫飞卿回來必有原因故而放开日思夜想之人

  众人走近皇甫飞卿喊了一声“姐姐”抱住洛无心差点哭出來当下不敢留恋放开洛无心叫歌诗又叫千姐姐、裳姐姐…

  尘琴子等不及问道“飞卿你怎么回來了多海呢”

  皇甫飞卿与月灵风目光一撞月灵风即思道“卿儿回來那又少了一个照顾之人看來必是多海百般要求”

  果不其然皇甫飞卿说道“自从尘大哥离开雪山之后多海每日想念眼看一天天过去犹是沒有音信多海想极念极尤其是…是洛大哥多海嘱托我回來一看我抵不过她这便匆匆赶了回來”

  “我明天便要回去的”皇甫飞卿突然又补充一句

  月灵风不舍“这么快”

  “哦”皇甫飞卿似从暂忘中记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突然“哦”了一声整个人无端兴奋起來四处望了望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不觉抬高音量问道“洛大哥呢”

  却沒有人立时回答皇甫飞卿

  皇甫飞卿扫去疑惑轻快一笑兀自跑进客栈一面喊道“洛大哥你在么”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皇甫飞卿为何只找洛白衣

  月灵风追进去道“卿儿白衣不在”

  皇甫飞卿却快速又文道“去了哪里”

  月灵风奇道“卿儿你这么兴奋是有什么有趣的事么”

  皇甫飞卿娇视一眼嗔道“你先告诉我洛大哥在哪”

  月灵风道“风大哥不是在雪山跟你提到过了么”

  皇甫飞卿一怔旋又笑道“那是多久的事了”

  月灵风道“说來话长我们又把白衣弄丢了如今还沒有找到”

  “可是…”皇甫飞卿出乎意外地震动这已泣道“可是多海怎么办”

  月灵风心头也是一紧抱住皇甫飞卿道“多海怎么了”

  此时众人也都跟了进來却见皇甫飞卿莫名地哭又莫名地说一些沒头沒尾的话都似月灵风一般摸不着头脑

  皇甫飞卿却道“为什么偏是洛大哥不在”

  众人更奇了尘琴子一个晃神忽地抓住皇甫飞卿激动道“是不是多海…她你快些说多海她她怎么了”

  皇甫飞卿难掩悲伤哽咽半天才失神道“多海…”皇甫飞卿越想越伤心又兀自喃喃道“为什么洛大哥不在”

  众人不由得一齐紧张

  谢猗微微道“师父他有事…出去了…”忽又近前大声道“飞卿姐姐你不要哭师父很快就回來了真的”

  尘琴子震动半晌越想越奇又抓住皇甫飞卿道“飞卿你快把话说清楚多海…你为什么…多多海怎么样了”

  皇甫飞卿有些恍惚道“还沒有名字呢”

  “啊”尘琴子似有些惊讶

  皇甫飞卿擦了擦眼泪喜道“多海说要洛大哥的主意”气氛忽然一滞皇甫飞卿四处看了看又问道“洛大哥呢”

  众人都呆住

  月灵风急忙上來拍了拍皇甫飞卿忐忑不安道“卿儿”

  皇甫飞卿愣了愣突然“哇”的一声扑进月灵风怀里痛哭起來

  众人一时哀哀任凭皇甫飞卿去哭

  待到皇甫飞卿平复下來说明原委众人方松了一口气

  尘琴子试探道“那么天明你就回去么”

  皇甫飞卿摇摇头回道“多海和逝烟都还未知道外面的事我本來以为这次回來能见到洛大哥可如今…我空手回去怎么跟多海交代”

  皇甫飞卿想了想又道“我在路上其实也有担心不想…洛大哥不是在找名夫人么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沒有消息”

  月灵风越听越悔若非他拦下洛白衣也不至于有今天这段悲情

  “卿儿我…”

  “飞卿”洛无心突然打断道“这话说來可长了我看明天你先不要走等川大哥他们回來把所有线索整合整合我们找到了白衣再一起去大雪山”

  上官镜一直未言心中却已想到了些不寻常之处此时道“明日我们齐去寻找可集中在一个方向至于江夜只须留信一封他回來看到信之后自能领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