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章 斗琴会(1/2)

加入书签

  三月初三,暮春草长,莺蝶乱飞。

  月灵风和洛无心提前一天来到望海楼,两人本想入望海楼一访尘无幻,最终却选择在附近的一家客栈歇脚。

  是夜,月灵风吹灯欲睡,却忽听到有人敲打窗户,月灵风急去推开窗户,却是无人。月灵风不作犹豫,当即穿窗而出,飞上楼顶。

  洛无心听到动静,也跟着上来,楼顶上等待的人正是尘多海。

  “多海姑娘…”

  “叫我多海!”

  “多海。”月灵风依了,又问道,“你怎会在这里?”

  尘多海却不管月灵风了,径直走到洛无心跟前笑道,“这位姐姐想必就是有琴生口中的风烟无踪飞仙洛无心无心姐姐了。”

  洛无心但见眼前丫头见面就称姐姐,没有一点儿认生,便笑道,“正是。原来你即是让三师兄千般思念的多海姑娘。”

  “是妹妹!”

  “噢,对,是妹妹。”

  “没想到月公子竟有姐姐这样的师妹,真是便宜他了,哈哈。”尘多海瞧了一眼木在一旁的月灵风,笑了起来,忽又收住笑声道,“姐姐,我跟他有点私话,姐姐不要跟过来偷听哦。”

  洛无心点头,难掩笑意。

  尘多海便跳到月灵风跟前,拉着他走出一段距离。

  “我跟飞卿姐姐说了我们的事。”

  尘多海收敛笑容,却也并不忧郁,淡淡道。

  “我知道。”

  “你知道?”尘多海奇道,“你怎么知道?”

  月灵风伸手示意,“是你的无心姐姐猜到的。”

  “无心姐姐?”尘多海扭头去看洛无心,却又笑道,“她都没见过我,都能猜到?”

  尘多海又收起笑容,愁道,“飞卿姐姐很伤心。”

  “我知道。”

  “啊?”尘多海大奇,“又是无心姐姐猜到的?”

  “我也有份。”

  “哼!”尘多海翘起小嘴,“我不管!明天飞卿姐姐会在听琴席上,你一定要让她高兴起来。”

  不待月灵风回复,尘多海倏然飞走。

  月灵风正想追去,却被洛无心叫住,“三师兄,由她去吧。”

  月灵风便不追去,此时传来幽幽的一串银铃声,“有琴生已经安排了座位,你们明天去了便知。”

  果不其然。

  翌日清晨,月灵风和洛无心来到斗琴之所,报出姓名,就被引到与对岸崖隔水相望的观琴楼上,在正中最好的位置上坐下。

  对岸崖上有六个人:有琴生和尘无幻,一对琴一双人,一北一南;正东方的听琴席上一字排开,从观琴楼望去,从左到右分别是:有琴生的那个朋友,那个朋友的朋友,以及尘多海和皇甫飞卿。

  尘多海低眉不语,皇甫飞卿向观琴楼这边望了一眼,旋即把头低下。

  “她就是飞卿?”

  洛无心问旁边的月灵风。

  月灵风见皇甫飞卿看了自己一眼,心中纠结,又听洛无心询问,便道,“卿儿。”

  “中间冲着你笑嘻嘻的大汉又是谁?”洛无心见到一名与琴很难扯得上关系的大汉,不无好奇。

  月灵风也很讶异,回道,“他名唤冷花儿,是我上次出行结识的朋友。奇怪,他怎会坐在那里?”

  “那他旁边的那位呢?”洛无心道,“倒像是个世外高人。”

  “我也不知。”月灵风揣测道,“但必然是有琴兄和老酒鬼的朋友了。”

  “老酒鬼?”

  “哈哈!就是他呀——”月灵风指着冷花儿,破愁为笑,“你看见他腰间的那个超级大的酒葫芦了么?他是饮不醉的酒鬼。”

  洛无心笑了笑,忽然想起自己的朋友,目光在人群中寻找一阵,却是无果。

  月灵风见洛无心并不专心,问道,“无心师妹,在看什么?”

  “没什么。”洛无心摇摇头,又笑道,“我们观琴吧,像是要开始了。”

  对岸崖上,尘无幻拨弦致意,凝望有琴生,有琴生勾弦答意,接纳尘无幻万种风情。

  甫一出声,两人情意,已被明眼人看在眼内。

  尘无幻忽却闭上眼睛,双手柔缓骋意,舒心之音,顿时弥漫整个对岸崖,有琴生不时击扣弦丝,与尘无幻配合得天衣无缝,名曰斗琴,实为相亲。

  众人沉醉其中。

  “崩!”

  忽来一声,众人猛然惊醒,仔细看时,却是有琴生的琴弦断了。

  尘无幻亦是一惊,猛地按停琴音。

  “啊?”

  “怪哉!”

  “完了。”

  众人议论纷纷。

  便在此时,众人听到身后传来呜呜箫声,如泣如诉,波动的心绪得以缓解。众人循声回头看去,只见一名俊美的白衣男子两腿交叉坐着,正自闭着眼睛按孔吹奏。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爽朗却颇显老练、身着素兰衣服的男子。

  “是他?”

  月灵风略略疑道。

  “是他!”

  洛无心肯定道。

  “他也来了?”

  月灵风还是疑问。

  洛无心心中一紧,人已飞出楼栏,曼妙翻卷,已然飞上楼顶。

  洛白衣此时停下吹奏,睁开眼睛,楼下众人鼓掌欢腾,却不知是为了箫曲,还是为了又见到一名飞仙般的女子?

  尘多海在远处暗叹:无心姐姐好俊的轻功!

  “川大哥?”洛无心不曾想川江夜也在,多少有些吃惊,“你也在啊。”

  川江夜爽朗一笑,回道,“我也在,是不是破坏了什么?”

  “不是!”洛无心即刻否认,又道,“川大哥在这里,我很高兴。”

  “川兄?”月灵风也已上来,“你们怎么?”

  “怎么,只许你来,就不许我们来么?”川江夜依旧笑着。

  “今天是会友的好日子,”月灵风也不管许多了,笑道,“我们过去吧!那边的朋友想必已等不及了。”

  四人起身,飞向对岸崖。

  众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热闹的斗琴赛,迭声叫好,轰然鼓掌,好不欢喜。

  飞到对岸崖,洛白衣四人与有琴生和尘无幻见过礼,正想说话,冷花儿赶上一拳打在月灵风肩上,笑道,“老臭虫,你真的来了啊!哈哈!”

  “这三位是?”冷花儿对洛白衣和洛无心都有所耳闻,却不识得,至于川江夜,更是未曾谋面。

  那个倒像是世外高人的人上前道,“你们好!”

  川江夜疑道,“无楼,你何时…”

  原来高人正是天匠楼无楼。

  “交友满天下。”楼无楼悠然道,“这很奇怪么?”

  川江夜摇摇头。

  “来来来,老臭虫,我来跟你介绍一下。”冷花儿拉着月灵风道,“这个是楼木匠,江湖人称‘巧夺天工’的楼木匠,其实就是个木匠,哈哈哈。”

  “无楼兄。”月灵风知道眼前此人是名满天下的天匠楼无楼,喜道,“在下月灵风,幸会。”

  “幸会。”楼无楼微微一笑,“这位想必便是飞仙洛姑娘了。”

  “都是江湖闲人封的虚名。”洛无心轻轻道,“楼大哥,叫我无心吧。”

  楼无楼点点头,又笑道,“老酒鬼果真是无时无处不遇贵人。”

  洛无心道,“老酒鬼?”

  楼无楼顺势戏言道,“跟他做朋友,不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