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早在预料中的未知 第二章 明斗(1/2)

加入书签

  围观的人群之中,突然发出了一阵喧哗。一些身穿淡黄色服装的人正在挤进人群之中,然后拉开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一排斗大的字。

  “拜圣教才是真正侍奉真神的宗教?”

  流天暗禁不住一阵苦笑,虽然他猜到了对方会来捣乱,但是捣乱的规模看来不是一般的小型较量了。对此,他不得不佩服二公主萦回的手段。直接利用拜圣教教徒来给圣教的祈祷仪式添乱,操控不当的话,可是能引发具有一定负面影响的群体动乱。

  这种规模处在非法聚会动乱和民变之间的冲突,虽然在规模上有点不上不下的,但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天琏城是萦飞国首都,这里一旦发生什么事情,绝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流天暗在看到那些拜圣教信徒身穿统一着装,最关键的是成员之中身高体壮的为数不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没得好收场了。

  看到天师走过来,流天暗不禁暗自加强了戒备,斜向跨出一步,仿佛要绕过厉杀去迎接天师一般。但是他站出的这个方位,刚好阻挡在天师和长公主萦滢之间。上次在公园那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天师很有些鬼门道,那种操控世俗界中人意识的手法,今天没准还会再派上用场。

  阿拉米虽然对炎黄大陆的了解不算太深,但是那横幅上的几个字还是认得的。在这次前来接替戈登的职务之前,就已经通过圣教廷的情报机构,将拜圣教这个教廷眼中的超级异端好好的研究了一遍。此刻看到那拜圣教荒谬的横幅标语,当真是血管都差点气爆。

  “两位先生不知有什么贵干,竟然如此兴师动众的前来。今天是圣教廷聆听神训的祈祷仪式,贵宗派的行为是对圣教廷以及圣教乃至圣父地极大不敬。”

  明白拜圣教背后有二公主萦回撑腰,阿拉米也不用如何客气,一上来就不加废话的将话说死。反正长公主萦滢就在旁边,这个时候划清界限站稳队伍,效果实在非同寻常。只是他那显得有点怪异的腔调。令人觉得有点不伦不类。

  虽然并没有过来,但是萦滢也是一个具有一定修为的修真,这边说的话自然全都听到了。看到目前的情况,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哈哈哈哈!”

  天师一阵爽亮的大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双手负立,一种犹如天生般地凛然气势油然而生。流天暗虽然站在对立的阵营上。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天师对控制自己的外在表现很有一套。比如他的气质甚至是风采也许是刻意营造的,但是却相当的能够令人折服。

  “谁真谁伪,怎么是一面之词就可以决定的?这是炎黄大陆萦飞国地地方,是非自有公论。假使阁下所说圣父真的存在,还会降下神训,那么今日不正是两个宗教商榷切磋的好机会吗?”

  流天暗一看阿拉米的脸色就知道祸事了。虽然阿拉米的个人战力远在那个只会说教和炒一点期货地戈登之上。政治头脑也应该更加敏锐,但是他却和戈登一样有着相同的弱点--不善以炎黄大陆的语言进行言语上的交锋。小说网.电脑站

  现在想起来,那次流天暗用“圣父是否能够制造出一块重得他都举不起来的石头”这样的悖论陷阱,就让戈登面红耳赤。如果今天真的要让拜圣教地人也来玩这么一套,那么局面就相当被动了。

  想到这里。流天暗也不禁对圣教廷的教义有些微辞。好端端的吹捧还不够,偏偏要弄什么全知全能的花样出来。现在把话说满了,就是展开了四肢等着别人来进攻--处处都是破绽。

  不管是处于对场面的维持还是对萦滢一系的利益,流天暗不得不先替阿拉米应付一下:“哦,这一定就是拜圣教的天师吧?上次在公园那里,有幸听到了一次阁下的传教布道,真的很有意思。”

  天师看了流天暗一眼。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说:“这个是安检人员吗?拜圣教这次来,是希望跟圣教廷地阿拉米主教研究一下两派谁是正统的问题。如果是不相干的人员,还请站在一边不要发言。”

  “这位是流天暗,圣教廷东方传教机构荣誉神父。”

  流天暗差点就愕然的转头望向阿拉米,但是却飞快地控制住了自己情绪地变化,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这个什么“荣誉神父”云云,他自己都没有听说过。看来阿拉米是急中生智,临时给他来了这么一个身份。

  “要是换成戈登,现在一定是一副老脸通红的傻样……”

  虽然对阿拉米小小地急智有一定程度的赞赏。但是流天暗却不认为靠这种急智能够迅速的救场。

  “天师既然有兴趣,那么讨论教宗的事情也算得无可厚非。但今天是圣教宗教仪式大典,拜圣教即使教义不同,可是兴师动众而来。也未见什么尊重来。这样。仿佛不太好吧?”

  流天暗可以运用真元,将话音平和的送了出去。虽然声调不高。但是旁边围观的人却能够清楚的听到。拜圣教此次来得唐突,经过流天暗这么一点明,那些拉横幅造势的拜圣教信徒倒有些不敢那么嚣张了。

  看到形势有利,流天暗继续出击:“

  天师还有萦飞国第一大将护行,真是有够气派的。不知道这次前来,是否对针锋相对的局面也无所谓?”

  天师和厉杀此次确实有备而来,但是却没想到这个流天暗竟然半路杀出,而且还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厉杀明显就不是那种多话的人,但是天师则立即回应道:“适逢其会,实在是机会难得。据说圣教的祈祷仪式上,经常能够得到圣父的神训。而我拜圣教,也经常能够得到神训,所以试想,没准绝世圣君跟圣父是兄弟也不一定。要是这样,咱们两家也许算的上是亲戚宗教也未为可知。”

  阿拉米在钢贡教国神学院深造多年。对光明大陆历史上的异端邪说见识过无数。但是天师这样悖逆的异端,还真的是相当罕见。将圣父作为至高并且唯一真神的圣教廷来说,容忍其他神系地存在,就是对圣教廷教义的颠覆。毕竟唯一性是圣教廷神圣并且统一精神领域的根源,任何的颠覆,都可能是教义崩溃的开端。一路看中文网

  于是,阿拉米听到这样的言论,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忍受的。虽然他在变通一节上强过戈登许多。但是长期的神学院生活让他地认知也比较顽固。

  “呵呵,圣教廷建立已经一千六百多年,不知道拜圣教教龄几何?”阿拉米有些怒极反笑的说:“要想跟圣教廷讨论神性,有差不多的历史渊源再说好了。圣典说过,对于层次相差太远的对手,要有怜悯之

  那些围观的人乘着封阻的皇家卫兵正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硬是将阵线向前推进了好几米。反正除了部分地信徒之外。今天围观的人群之中,大部分倒是来看热闹的。现在看到了有两个教派冲突的趋势,当真是比看到街头斗殴还要有趣--话说回来,也许今天就能看到大规模的街头斗殴也是可能地。

  有热闹可以看的时候,围观者最拿手的事情。自然是起哄了。一时间,各种推波助澜的声浪压倒了信徒们争辩的议论,成为了主流。

  “谁高谁下,好好比划一番见个真章啊!”

  “没错!光动嘴有什么意思,拳头大的道理就硬!西方大神跟东方大神比划一下,也给咱开开眼界啊!”

  这种混乱的情况,仿佛在天师地预料之中一样。浑水摸鱼的手段。正是拜圣教起家立足之本。直到现在,一些拜圣教的信徒还在各个天师的宣传之下,认为圣教是拜圣教在光明大陆的分支。

  “圣父,将权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