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炎雨光明 第七章 坐而论道(1/2)

加入书签

  “请问,上周周一那一期的《财经日报》上,那个标题为岂可妄自菲薄的文章,是不是你撰写的?”

  流天暗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愣了一下,然后很开心的笑着回答:“是的,你们既然都已经找到了我,那么这个问题显然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然后又继续问:“我看过了你的文章,你在里面说,炎黄大陆的管理方式,比光明大陆的管理方式更加优秀,我觉得是很没有道理的。你们炎黄大陆人,做事就是喜欢推、拖和拉,没有团队意识,更没有效率,从上到下都散发出一股懒散的气息。所以你看,这样的管理方式,怎么能够跟光明大陆那种崇尚纪律,讲究团队协作的管理方式相匹敌?”

  “如果阁下用几十万芾银来找我辩论,我很荣幸,也很幸运。”流天暗坐在地上回答:“首先,我提出的那个观点,是有理论依据的。嗯,阁下知道太极吗?”

  “太极?是不是你们这里流行的一种健身方式?”

  “你说的那个是太极剑或者太极拳,仅仅跟太极有联系而已。在我看来,太极是一种顺其自然,认准天地之势并且随波逐流的方式。”

  “嗯,请详细的说说。”

  “好吧,首先你要明白一点,炎黄大陆这里的大型江河,比光明大陆多得多。这是一个水资源充沛,甚至在局部过剩的大陆。但是同样的,充沛的水资源有时候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比如洪水。炎黄大陆古代的时候,人们一直在跟这些比蛟龙还要凶猛的江河做斗争。”

  “在这些巨大的自然力量面前,一个人的力量何其渺小?所以只有聚集起尽可能多的人力和物力,才能够达到治水的目地。如果阁下有空去书店看看,应该能看到很多跟治水有关的传说和故事。而炎黄大陆一脉相承的管理思想,就是从这里开始产生的。”

  流天暗舔了一下嘴唇,继续说:“经过长期跟自然的搏斗。人们领悟出了一种叫做顺势而为的思想。在后来很多管理先贤的著作中,势都被当作一种最重要的环境因素。太极,就是对这种天地之间势地变化,进行的一种概括和总结。”

  “好吧……”那个说话的人仿佛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就算你们炎黄大陆的人有这种所谓的顺势而为的思想,但是这跟你们推、拖、拉的办事风格有什么联系?”

  流天暗呵呵一笑:“这就是你们所不明白地地方了,你们光明大陆那里崇尚制度化,喜欢用法治的思想来解决问题。我们这里却是以人为本。推崇人治。比如我们推,那是因为需要思考的时间,一口就应承接下,是很危险的事情。。。你也许不知道,炎黄大陆人说法都非常的婉转,有时候实际地意思不但可能跟说的大相径庭,甚至还可能背道而驰。如果不用推来拖延一下时间。往往会得到相反的效果。”

  “另外,炎黄大陆还是一个讲面子的地方。我打个比方,如果你上司给你一个新的任务,以光明大陆的眼光来看,肯定是马上就会接下吧?但是在我们这里就不同。首先你一口应承下来,上面可能就会觉得你原来工作任务太轻,下次二话不说就给你加码。其次你的同事可能认为你爱出风头,一旦事情做不好,他们可能给你背后说坏话。”

  “哦,真是要命。”

  流天暗有点无奈地说:“这里就是这样,如果你大包大揽的什么任务都接。那么你的上司还可能因为这样而忌讳你。因为你作出功劳多了,可能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听说过功高震主这句话吗?而这些事情你一旦做砸几个,你的上司很可能就以此为借口把你给处理了,多不划算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以推、拖、拉三字要诀当头呢?”

  流天暗坐在地上,仿佛来了谈兴,更是将一些从太极演化来的管理思想大致的说了一遍。那个问话的人一开始还随口问一下,但是到了后来,就不再作声了。

  流天暗说完之后,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笑着说:“今天说的很愉快,那么请给我二十万芾银,我要回去了。”

  那个声音立即接话说:“暗先生,钱完全不是问题。我相以你这样的聪明人。应该能猜到我地来历。所以现在我想跟你谈一个交易。你看如何?”

  “嗯,你先说说。我看看条件是不是合理。”

  “只要你不再发表这些关于太极什么的管理理论,而且将相关的资料全部销毁,我们将会给你四百万芾银。在炎黄大陆这里,四百万芾银的价值,我想你这样对管理和财富有所研究地人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地。而如果你有兴趣,我们的集团还会以高薪聘请你作为管理顾问,并且有机会去光明大陆那边工作,你看如何?”

  “四百万!”

  流天暗眼睛都亮了起来,甚至还伸出左手,用手指计算一下这到底是一笔多么巨大地资金。不过算了半天,他却笑着回答:“四百万芾银,真的是非常非常巨大的一笔财富。但是我研究出这个东西来,并不是要拿他卖钱的。所以抱歉,这个交易我不能接受。”

  那个声音沉默了许久,随着一声叹息之后才说:“暗先生,你这是何

  苦。我本来想和和气气的把这个事情解决掉。手&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皆大欢喜。但是你偏偏在最关键的一点上不够聪明,我真的很失望。也罢,你先把属于你的钱拿走吧。”

  “喀喇喀喇”

  仙术升降装置那里传来了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然后金属门打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在仙术升降装置里面,却放着好几叠厚厚的银票。流天暗大刺刺的走过去,拿了之后出来点了点。

  “呃,怎么是五十万芾银?刚才说了,我回答问题的话,就给我二十万。这多出来的三十万是……”

  “暗先生。你有亲戚或者朋友吗?”

  “嗯……我没有父母,是一个孤儿。但是,我在本地有一个朋友。”

  “那好办,这笔钱我保证会如数的送到你朋友地手上,你只管放心好了。”

  “为什么送给他?”

  “二十万是你回答问题的报酬,我很满意,二十万花得很值。但是因为你的不聪明,我不得不多支出三十万来。这三十万。是买你命的。”

  “什么?”

  流天暗惊讶的话音还没落,一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