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 节第十一卷 炎雨光明第一章 第二个特工(1/2)

加入书签

  .流天暗在这生死关头,王道之法所调动的真元全部爆发,瞬间将他的肉身强化到了极限。逆天剑剑身上金色的光芒完全压制住了黝黑的色泽,令人完全不敢正视。

  接下来,流天暗却做了一件非常大胆的事情。他在那些丝线切来之前,竟然逆转王道之法,将浑身的内力全部灌注到了逆天剑内。如同日光一般的光芒从金色转变成了白色,流天暗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一次性将自己的真元完全灌输到飞剑之内,按照修真界的常理,这几乎是自杀的行为。

  偏偏流天暗的修行之法不同于一般,浑厚的命元可以确保他在瞬间抽离出真元之后,还能弥补肉身所受到的创伤。而那把逆天剑,本身就是具有吸收真元的作用。两个一结合,让流天暗硬是想出了这么个死中求生的法子来。

  吸收了流天暗几乎全部真元的逆天剑,此刻展现出了最初的形态。一道白色的剑芒,瞬间将飞剑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而那些本来向着流天暗包裹来的丝线,此刻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着飞离出去的逆天剑缠绕过去。

  正当那些丝线要将逆天剑包裹起来的时候,钢琴曲嘎然而止。所有的丝线随着一阵阵的“哗啦哗啦”声响,全都落到了地上。

  包间的大门打开了,一个金色直发的女子走了进来,同时还边鼓掌边笑着说:“暗先生,的确是了不起的能力。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凭直觉就觉得你不简单。不过实在没想到,刚才一番原本是试探的攻击,最后被逼着拿出绝招来,都还是无法奈何你。哎,用你们炎黄大陆的话是怎么说的?人跟人比较,会被气愤得死掉。”

  “……直接说人比人气死人就可以了,不过你刚才的试探可真是有力啊。差点要了我的命。对了,你好像是叫做明妮卡,为什么毁认识我?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看到流天暗一脸的疑惑,明妮卡笑着举起右手,然后五指弯曲,如同弹奏钢琴一般地迅速颤动几下。地面上那些七零八落的碎木块竟然自己活动了起来,抖了几下之后完整一些的木块就跳了出来,然后组成了两张形状很奇怪的凳子。

  “咱们坐下说吧。不过请你相信,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流天暗转眼看看四周,然后表示确定的点了点头:“没错,如果你有恶意,这层楼估计已经不存在了。”

  明妮卡纤秀的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令人不会忍心真的跟她计较。在这个近距离观察,流天暗发现明妮卡地脸比一般的光明大陆女子甚至多数的炎黄大陆女子来得小巧。所以陪上眼镜之后看起来更加的斯文和得体。。。如果非要找个什么例子来形容,流天暗觉得明妮卡这种魅力应该叫做“带有白领丽人气质的小家碧玉”。

  仿佛是回忆了一下,然后明妮卡笑着对流天暗说:“暗先生,我第一次看到你,还是在佧隆帝国图书馆。”

  “哦。佧隆帝国图书馆啊!”

  流天暗随口应了一句,然后猛的就是一惊!他现在脸上还带着异者的假面,但是在佧隆帝国地时候,他在众人面前显示的可是真面目。这个明妮卡只是在佧隆帝国见过自己,为什么却能准确的认出自己来?

  这个秘密实在是非同小可,流天暗想到这里,禁不住又起了一些杀意。原本已经被拿在手中的逆天剑。现在剑柄又开始慢慢的发烫。灌输进去地真元,通过这里又开始向着流天暗的身体回流。

  不过明妮卡仿佛并没有发觉流天暗的想法,依然是笑着说:“对了,你刚才是怎么破解我这一招的?我这个狂想奏鸣曲从学会到现在,你是第一个能够破解脱身的人呢。”

  流天暗脸上自然是一团和气,但是握着剑柄的手却渐渐的用力起来。

  “这个并不难。我一开始故意被这些丝线划破手臂,然后将自己地血撒在了那些丝线上。”

  明妮卡用脚在地上那些极细的透明丝线上点了几下,说:“我知道。虽然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奇怪的法子,但是你的血沾上丝线之后,那些丝线就会被腐蚀断掉。可是这么多丝线。你不可能弄断多少根啊。还有,这个跟你后来想出的那个脱身方法有联系吗?”

  “有很大的联系。”流天暗一边点头,心中却盘算着该不该突然动手将这个光明大陆的女人做掉。但是想归想,他嘴上却还在回到着明妮卡的问题。以此来放松她的警惕。

  “你看这里地丝线。”流天暗用手捏起几根。对明妮卡说:“这些已经被腐蚀断掉了对吧?”

  明妮卡点点头,流天暗却拿起了另外几根说:“那些断掉了。是因为距离我比较近,所以沾到的血比较多,自然就断了。但是这些距离远一些的,只不过洒上了一点,所以仅仅是被腐蚀掉一些,但是并没有断。”

  “我看出来了,但是这个有什么用?”

  “这些丝线虽然没有断,但是因为腐蚀之后变色,而且还冒出淡淡的白烟,所以我就能够判断出这部分丝线地运行轨迹。同时我还发现,奏鸣曲地弹奏变化,对丝线的运行并没有很大地影响。嗯,用我们这里的话来说,这个叫做障眼法。真正影响了丝线追

  踪并且攻击的,其实是我体内真元引起的天地元气波动。”

  明妮卡不禁再次鼓掌,然后对流天暗说:“暗先生,实在是太精彩了。你竟然能发现奏鸣曲只是一个幌子,并且从丝线的移动之中判断出攻击的原理,我实在很佩服。看待当初佧隆帝国把你放在后勤课,实在是浪费啊。”

  流天暗眯起了眼睛,以免流露出过重的杀意,但是却决定再问清楚一些:“明妮卡小姐,你在佧隆帝国那里是做什么的?我现在使用的是另外一个面孔和身份,你怎么会认出我来?”

  只要这个问题回答得不满意,流天暗手中的飞剑马上就会飞出去斩杀明妮卡。

  明妮卡眼睛瞟了一眼流天暗的飞剑。竟然面不改色的说:“暗先生,请相信我没有恶意,你还是先把飞剑收起来吧。我可以很诚实的告诉你,我原来也是佧隆帝国军情处地一个特工,只是因为某些事情退役了。为了找你,我才特地从光明大陆跑到这里来。那个公主计划的事情我也知道,加上当初对你特别留意过,所以一看你的背影就认出来了。”

  流天暗真是觉得有点郁闷。他当初在修行剑道合一霸道之法的时候,曾经用命元的修炼功效刻意改变过一下体形。比如让肩膀稍微宽阔一些,而且也应该比当初那种瘦弱的体形强健不少。没想到,这个明妮卡竟然还是能从一些细节辨认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