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 节第十一卷 炎雨光明第一章 第二个特工(2/2)

加入书签

来。

  仿佛是知道流天暗的疑问,明妮卡笑着说:“其实暗先生也不用担心,我在佧隆帝国军情处接受过特殊训练,只要是我仔细研究过的人。基本上他不管如何伪装,我都有很大地机会认出来。比如你走路时候肩膀摆动的频率,双手自然下垂时候的姿势,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特点,所以我能够辨认出来。当然。这些特点是每个人都不一样的,经过严格的训练相信你也能做到这点。”

  流天暗双手一摊,逆天剑已经不知道消失在何处:“好吧,既然你曾经专门研究过我,我也没什么话好说。现在你说说为什么要从光明大陆特地跑来找我,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一个光明大陆地特工来到炎黄大陆。为了一个很可能已经死掉的人花费了数年时间来寻找。”

  明妮卡想了一下,性感的唇整合出一个带有惊心动魄魅力的笑容来:“那我就直接说了。根据我当初知道的资料,你是在云起国这里失踪地,所以我只能在这里边工作边寻找。现在顺利的找到你,我的丈夫就有着落了。”

  “……我不太明白,你丈夫?“是的。”明妮卡眼里满是幸福的喜悦:“我来找你,就是为了我的婚事!”

  回到房间并且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流天暗离开了大酒店,再次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但是他想到刚才地事情,却还是有点哭笑不得。明妮卡这样一个有能力又充满了魅力的女子,竟然为了感情上的原因而千里迢迢的跑到另外一个大陆来。并且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来寻找。如果说这样流天暗还不觉得感动的话,那就确实没有道理了。

  “没办法呀,不答应她,后面的事情就没法做了。”

  流天暗摇了摇头。然后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仙术飞车。告诉车师去北川山之后。他就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左手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那淡淡的伤口。初次使用王道之法。流天暗觉得单单从破坏力来说,还不如霸道之法。但是王道之法那种对真元千变万化的操控方式,却能够适应更多地特殊情况。

  毕竟,很多时候战斗的胜负,并非完全靠破坏力这一个指标来决定。在适合的环境下使用适合的战术,这在流天暗看来比追求更大地破坏力要来得实在很多。

  回想着刚才明妮卡那种攻击形式,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环境因素地限制,比如在空旷的野外那种攻击就很不容易奏效。但是一旦在很小地范围,比如房间之中发动,那么就比较恐怖了。

  当初在佧隆帝国的时候,流天暗为了隐蔽身份,并没有如何接触过那些以操控魔法道具为主的战斗人员。倒是对于那些古代使用魔杖,攻击之前还要吟唱禁咒的魔法师更有兴趣。不过他也知道,自从魔法道具的研究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那些古典传统魔法师,几乎已经绝迹了。

  北川山距离北川市并不远,流天暗还在思考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时,客运仙术飞车已经开到了山脚。

  “客人,您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车师的话打断了流天暗的回忆,从车窗四处看了一下,发觉这里竟然是一个停车场。不但有各种小型的私家仙术飞车,还有那些大型的客运仙术飞车整齐的停放着。

  作为修真门派产业化的代表,太极门也算是做得相当到位了。原来在修真管理局工作的时候,流天暗从各种档案文献那里看到,修真门派产业化代表的有好几个。而这些门派,基本上都被修真管理局当作典范来推广。

  一个是神农门的制药企业,这个门派基本上控制了炎黄大陆百分之七十的丹药市场。一个是天间派的仙术制造集团,控制了仙术道具类产品的半壁江山。但是这些门派企业因为自身的优势得到最大的发挥,所以才有这

  样的成果。修真界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特长的门派,却未必有这么大的优势。

  太极门就是那些没有什么特长的门派之一,但是却也成为门派产业化的代表。倒不是说他们这种只要有钱来者不拒的接收门派弟子的方式是什么健康的发展路子,而是他们将洞府甚至周围的地方开辟成了旅游景点,以此作为收入的主要来源。

  现在流天暗身处的就是北川群山下的一处开阔广场,下车之后就能够感受到这个旅游景点特有的气息。一些明显是从外地来的旅游团,在导游的带领下熙熙攘攘的准备登山。

  看到山门那里的石头牌坊上,光鲜的“太极门”三个大字,流天暗笑了一下,也混在了那些游人后面,踏上了登山的石阶。

  作为一个适合开辟修真洞府的地方来说,天地元气必须要比别的地方来得浑厚才有优势可言。流天暗漫步在石阶上,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这里天地元气的弄滴令人心旷神怡。而天地元气浓厚的外在表现,就是这里的各种植物生长得特别茂密。

  沿着登山石阶上去,沿途各种巨树那繁密的枝叶,将日光遮挡住。石阶上那泄漏下来的细碎阳光斑点,还有路边时不时会出现的潺潺绢细溪流,都让前来游玩观光的游客感受到一股纯真自然的野趣。

  流天暗踏着石阶,心神自然而然的放松,然后渐渐的进入一种澄明的状态。一切的烦恼还有杂念,在这一刻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体内的王道之法修行在这个时候也仿佛静止了一般,真元的流动渐渐的平复,然后归于寂静。

  这种没有忧愁和烦恼的状态下,流天暗曾经学习到的各种杂乱的知识,渐渐的如同被阅读了一遍,有条不紊的正在被慢慢的归纳。这种状态是如此的神奇,流天暗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放慢了脚步。仿佛被什么来自与空明之中的声音指引一般,走到了一处山间凉亭那里坐下。

  这是一条山间岔道的尽头,从凉亭这里可以俯视山下的美景。近处的绿地还有远处的小型湖泊,让这小小的别致景观生动了起来。流天暗坐在凉亭里面的石登上,开始闭目养神。他竟然没有发现,在他面前的石桌上,摆放着一副用玉石打磨而成的棋盘。玛瑙一般的象棋棋子在棋盘上罗列,正是一个残局的架势。

  恍惚之间,流天暗渐渐的感到自己并非身处山上,而是在一处广阔的平原。不过怪异的是,这个平原仿佛只有一块透明的巨大玻璃作为地面。虽然能够脚踏实地,但是向下望去,能看到的不过是一片深渊罢了。

  正当流天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里的时候,不远之处传来了战场特有的杀伐之声。鸣金击鼓,杀声震天,这正是一个古代战场的模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