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在学院(1/2)

加入书签

  “你这是做什么?”

  练菁菁拉着破碎的衣服,遮挡住自己身上那些不太好见光的部分。

  “你别动菁弟弟,要做什么冲着我来!”高叉美女的裙子也碎成一条一条的,饱满诱人的大腿正在煽动着流天暗的暴力冲动。偏偏练菁菁和高叉美女的肌肤都如同凝雪一般,闪动着青春的光泽。细细的汗珠,从两人极尽裸露之能事的香肩上滑落。

  流彀凳种衅け廾偷囊凰Γ芭尽钡囊簧蠼卟婷琅仙斫龃娴募缚樗椴急ㄏ缓笠a狼谐莸乃档溃骸俺遄拍憷词前桑勘矫琅前桑拷裉炻湓诶献邮掷铮煤玫娜媚忝钦庑┧繪es知道,什么才是女性应有的性取向!”

  流天暗一把扯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肌肉精装的上身来。高叉美女眼中开始出现了恐惧,练菁菁更是躲在高叉美女后面,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将皮鞭一丢,流天暗将练菁菁推到一边,然后狠狠的将高叉美女掀倒在地上。

  “我叫你看不起人!我叫你高高在上!”

  流天暗疯狂的撕扯着高叉美女身上残余的布片,同时在那奶白的皮肤上留下了指甲和牙齿的印记。突然,高叉美女给流天暗猛的一个耳光,打得他视线模糊了起来。

  “要死了,竟然敢打我!”

  第二个耳光过来,流天暗模糊的视线又清晰了起来。只见周围的环境从那阴冷的小屋变成了他自己的屋子,阳光正从窗帘的缝隙还有洞开的大门那里透进来。

  看看自己的身下,竟然压着满脸通红的罗雅。娇小的身躯因为喘息而上下起伏,满脸通红的罗雅眼看就要挥出第三个耳光。

  流天暗急忙躲开,然后抹着冷汗惊讶的问道:“怎么回事?罗雅你怎么在我**上?”说完,流天暗急忙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还好,衣服都穿着,应该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

  罗雅眼睛里的泪水眼看就要掉落下来,委屈的说道:“不是说好了下午一起去参加新生测评的吗?我敲门没人回答,发现门没锁就进来。本来想到月姐姐**上把姐姐摇醒,没想到你把我压在下面,还……还亲我的脸……我最讨厌那些女同性恋了。”

  流天暗那个急啊,连忙给罗雅解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刚才做梦的时候,流天暗说自己梦到跟魔兽在搏斗,武器被打掉了自己就亲手上前,用手打用牙咬。罗雅听得一惊一咋的,缩在被窝后面后再用手摸摸自己的脸―――――还好没有被咬到,不然真不知道多恐怖咧。

  流天暗又胡说了一阵,罗雅总算是没有计较刚才的事情了。眼看时间不多,罗雅挽着流天暗的手急忙出门,开始去参加新生测评。

  所谓新生测评,就是让新生们进行一些测试,看看他们对于修真之法有多少天赋。当然,有些人的体质并不适合进行修真之法修行,那么对于这些人,就只能学其他的东西了。

  来到测评大厅,里面早就分男女两边站好。流天暗一看到练菁菁正和那个高叉美女站在一起,马上想起中午那个荒诞的梦来。扭开头,装作没看到她们的样子,带着罗雅站到女生队伍的另外一边。

  第一关的测试很简单,就是让新生进入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然后用手按在一块连接了复杂仙术系统的水晶上面。流天暗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但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将右手按在这块纯净的水晶上面。

  水晶在流天暗的手接触到之后,马上开始在中心回旋着出现了各种色彩。没有多久,这些色彩逐渐的融合为一,变成了单纯的鲜红色。

  旁边的两个学院记录人员差点没昏死过去,其中一个靠近水晶检查了一下仙术系统的运转,发现一切正常后才说道:“不是吧?最高级别的剑修资质!?”飞快的看了一下手中的资料后说道:“佧隆帝国流天月公主,真不知道该恭喜你还是说什么,女性里面有剑修资质的本来就不多,达到顶级水准的学院历史上估计就你一个……放心吧,学院会对你进行重点培养的,不过如果你觉得女性剑修的形象不太雅观,那么也可以提出修行道系的申请。”

  流天暗心里暗中冷笑一下,想到:天剑门对传人资质要求最高,若不是我天赋是最出色的,师尊也不会选择让我带着秘传玉简逃出天芑山……

  不过表面上,流天暗还是浅浅的笑着,行了个西方宫廷礼仪后答道:“剑修就剑修吧,有点本事总是好的。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记录人员送走流天暗,在下个新生进来之前再次检查了一下这个仙术系统,确认了完全没有问题之后,才在流天暗的资料上面登记了“顶级剑修资质”。

  罗雅测试结束后,各项指标都还算中游,但是照样兴高采烈的拉着流天暗说道:“月姐姐,我顺利的通过了!你不知道哦,那些没有修行体质的新生都哭的很厉害咧。对了,月姐姐是道修资质还是剑修资质?”

  流天暗嘿嘿笑了一下,还没答话,就有个声音说道:“顶级剑修资质,没想到学院的资质评测装置老化这么厉害,竟然得出了和事实相反的结论啊?”

  “剧毒冰川?”流天暗光是听这

  个声音,就联想起了这个相当贴切的花名出来。转头一看,果然是中午的高叉美女,后面恢复了女装打扮的练菁菁也是面带嘲弄神色,流天暗心里一阵不爽。

  “月姐姐,别理会这些家伙,我们走。”罗雅果真对练菁菁她们圈子的人非常反感,拉着流天暗不由分说就往外走,让流天暗失去了反击“剧毒冰川”的机会。

  “那是什么人啊?”流天暗一边被罗雅拖着走,一边问道。

  罗雅头也不回,说道:“那是炎黄大陆第二大国萦飞国的长公主,在她母亲退位后,她将是女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萦滢。”

  流天暗到也知道,萦飞国是炎黄大陆上唯一一个女王制度的国家,难怪那个“剧毒冰川”这么目中无人。

  流天暗眼力好,看到远处张氏兄弟眼中放光的向这边走来,马上脚下加速,拉着罗雅先回住宿区去了。

  #####

  晚上,暴雨在轰鸣的雷声中光临了仙术学院,流天暗从窗户看到对面练菁菁屋子里那些噪音跟雷鸣一起传来,痛苦得想要撞墙。

  “咣咣”的敲门声传来,流天暗马上打开大门,只见罗雅一手抱着一个有她一半身子大小的棉布小熊**,一手撑着雨伞站在门口,还不时的哆嗦几下。

  流天暗心中猛的一痛,一边将罗雅拉了进来,一边责怪的说道:“有没有搞错,这种鬼天气你不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罗雅脸上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溅到的雨水,可怜巴巴的说道:“我……我好害怕打雷,一个人不敢睡。月姐姐,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吧。”

  “一起睡!?”流天暗觉得脑血管差点就要爆炸了,揉着太阳穴说道:“这个……这个……”

  罗雅的脸马上埋在那大大的小熊**后面,细嫩的肩膀不住的**,一边哭一边说道:“难道月姐姐很讨厌罗雅吗?我在这里谁都不认识,月姐姐……月姐姐也不想理我吗?”

  “轰隆!”

  一道炸雷,罗雅尖叫一声后直扑到流天暗的怀里。还好中间隔着一个小熊**,不然流天暗怀疑自己会不会还控制得住。

  关上门,流天暗用自己的袖子把罗雅脸上的水珠给擦掉。这个时候,流天暗才是第一次注意看罗雅的脸。七分稚气的脸上,五官虽然精致,但是依然还是一个未成型的小美人。大概因为是从梦中被惊醒,所以罗雅的头发还有些凌乱,此时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流天暗心疼的帮罗雅理顺头发,然后安抚她在自己的**上躺下。

  “月姐姐,你能不能哼一首歌?听了歌,我就不会怕打雷,就会很容易睡着了。”

  “哼歌?”

  罗雅在小熊**后面的脑袋使劲点了一下,说道:“是啊,我最喜欢的是那个……那个名字我也不太清楚,就是说那个绝世强者练云生儿子跟那个西方女人的……”

  流天暗知道了,这是一首被许多女孩子所喜欢的歌,中午在练菁菁屋里,仿佛她就是在唱这首歌。

  “好吧好吧,我哼,你要乖乖睡觉啊。”

  “恩!”

  流天暗用被子把罗雅裹好,然后在她身边坐下。看到罗雅抱着小熊**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自己,流天暗笑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唱了起来。

  “天空湛蓝的光,

  仿佛似曾相识的眼睛。

  苍穹沉淀下来,

  让思念堆积。

  残缺的花瓣微笑说,

  你不过是离开。

  风覆盖着面颊,

  吹奏逝去的约定。

  我欲抚摩寂寞之琴,

  无声却已终场。”

  “很久以前啊,有一个来自西方世界的女子,她叫塔塔卡。她听了关于练云生的很多传说,不知不觉就爱上了这个传说中的男子。她的姐姐杰西琳,刚好就是得到练云生真传的人,所以她……”

  哼完这首歌,流天暗顺便给罗雅讲起了这个炎黄大陆万千少女最喜欢的故事。深情的主角,传奇的经历,还有那难以想象的天作之合。当然,故事中的配角练云生,因为心爱的人放弃修真之法带来的长生,也是让无数少女感动落泪的经典元素。

  流天暗说着说着,低头一看,罗雅已经带着甜甜的笑容睡着了。

  屋子外的暴风雨已经过去,根据天地元气的波动,流天暗知道肯定是仙术学院里面那些强人用了什么手段,驱散了雨云。仔细想想,来到学院后的一连串事情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接近练菁菁公主的任务就别说了,看来练菁菁跟那个“剧毒冰川”一样,对自己相当反感。任务啊任务啊,难咯……

  想起明天是学院安排的学院周边考察,流天暗也决定先休息一下。把衣服拉好,然后用被子把罗雅跟自己隔开,躺在**上就闭上眼睛。

  任务,报仇,还有天剑门……这些东西,都暂时离开了流天暗的脑海,让他在这个夜晚得到了放松。

  #####

  天亮的时候,流天暗醒

  了过来。转身一看,罗雅踢掉了一半的被子,伏在小熊的身上。睡衣在翻身的时候卷到了腰部以上,流天暗忍不住看了一眼后马上收回视线。

  “咳咳”流天暗尴尬的帮罗雅拉好睡衣,然后在她粉嫩的脸上用手指弹了几下。罗雅揉了揉眼睛,嘀嘀咕咕的含糊几句后转过身,抱紧小熊继续睡。

  “起来啦,小孩。”

  流天暗在罗雅的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罗雅这才不高兴的慢慢坐了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迷糊的看着窗外。

  “啊,原来天亮了。月姐姐,人家刚才还在做好梦咧,结果被你弄醒了。”

  流天暗拍了一下罗雅的脑袋,笑着说道:“今天不是要在学院周边进行考察吗?快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