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弑神小组 第四章 行动(1/2)

加入书签

  铿奇市是萦飞国北方的一个城市,市区不大但是郊区却很宽阔,历来都是作为萦飞国的农作物供应基地。连接两个城市交通的是五号公路还有六号公路,宽畅的五号公路是让货运仙术飞车行驶,而相对狭窄但是平整一些的六号公路就是让客运或者私家仙术飞车行驶。所以相比起满载各种农作物的货运仙术飞车还有回程的空车来来往往的五号公路,六号公路多少就显得有点冷清。

  流天暗此时正伏在一棵路旁的大树之上,为了行动的需要,他换上了跟枯黄树叶颜色一致的衣服。秋风过处,地面上的落叶沙沙作响。流天暗目光扫视了周围一下,发现其他数人也隐藏得很好,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们的位置,流天暗自己也不会发觉其他小组成员的存在。当然,影此刻在哪里流天暗并不知道,因为这个藏匿行踪几乎达到大师级别的家伙,想要发现他的行动几乎是毫无可能。

  一行人在这里已经躲藏了两个多小时,第六号公路上很久才会经过一辆仙术飞车,但是其中并没有弑神小组的目标。流天暗对于偷袭这样的事情已经是有过不少的经验,所以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烦躁的心态,而是耐心的等待。

  “嗤”的一声轻响,仿佛是有一只小鸟穿过了树冠,挂擦树枝发出了声响。但是流天暗却浑身一紧,因为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小鸟,刚才发出声响的是前方负责观察情况的风所发出的信号-----目标已经出现在视线范围之内。

  流天暗还不能使用逆天剑,至于江山社稷图灵光不灵光他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流天暗现在所能相信的除了博浪角之外,就只有他自己那双无坚不摧的双手。拿住了博浪角,流天暗已经听到了远处传来仙术飞车高速行驶中的声音。悄悄从树枝枝桠中望去,流天暗禁不住面上变色。只见公路的远处,三两黑色的仙术飞车正快速的开来。流天暗用真元强化目力,看到了牌号为4920地那辆目标仙术飞车正是处在三辆车的中间。看着那两辆前后呈防护姿态的仙术飞车。流天暗就知道今天的任务不是一般的棘手。

  “两辆普通的仙术飞车,中间一辆加长的仙术飞车,满载大约为十人……如果半数以上是守卫人员,那么两边刚好是平手。任务失败就是死,可以拼一把。”流天暗迅速的计算了一下,然后将博浪角放到嘴边。虽然第一波攻击并不是由他发起,但是尽可能地在第一波攻击之后的混乱里面扩大战果就是弑神小组每个成员的任务。

  不过是数下呼吸的时间,三辆仙术飞车分别进入了伏击的范围。正在当先行驶的那辆仙术飞车突然车顶猛的向上拱起。仿佛有一只巨手从前后两端将金属车顶夹在中间用力挤压一般。不过是瞬间,车顶立即在剧烈地变型中炸开,金属碎片溅得比树木还高。

  猝然受敌,第一辆仙术飞车迅速的打横然后冲出了公路,一头撞在了路边的树木上。一道玄光过处,车身从中分为两半,两个血淋淋的人从里面滚了出来。正当这个时候。一阵狂风从平地卷起,地面上的枯叶在狂风地带动之下化作一卷黄色风龙,铺天盖地的盖向中间那辆加长型仙术飞车。枯叶刚刚接触车身,一阵密集的金属撞击声立即不绝于耳,“叮叮当当”的声响中竟然有不少枯叶破开了金属的车身。狠狠的打进了车厢里面。

  流天暗明白,这些地面的枯叶之中混杂了不少弑神小组事先涂成枯叶颜色地铁片。虽然一开始流天暗不知道这些玩意撒在路上是什么回事,现在看来,应该是那个代号叫做风的家伙用法宝制造的狂风道术效果,卷起了这些铁片来伤敌。

  车里已经传出了惨叫,流天暗当机立断的吹动了博浪角。淡绿的液体如同利刃一般从周围树木的树干之中疯狂的激射出来,向着第三辆仙术飞车里面射了进去。流天暗不知道目标是什么人物。但是如果是中阶修真,那么受伤是难免的。如果是中阶以下的实力,甚至是世俗界中人,那么在这些参合了毒液的树脂射击之下断无幸理。

  一番打击之下,车里地人已经反应过来,一共有四个受伤的修真向着发起袭击的地方冲了过来。流天暗晃眼看去,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四个使用量产型飞剑或者法宝的家伙,应该是中阶**修真。经过在**修真训练场地训练,流天暗现在明白**修真尤其是使用量产型飞剑和法宝地**修真,实力都算不得太厉害。就算达到了中阶修真。因为是参加层层的长期培训还有实力考核出来地,所以作战的时候思路相当僵化。

  一道令人双目刺痛的闪光过后,一把飞剑突然从地下刺出,将其中一个躲避不及的**修真透胸刺过。bsp;n带起了大量的血肉和内脏。另外公路的一边突然飞出了二十多张道符。如同二十多道带着黄色光芒的流星一般越过十多米的距离,从背后攻击两个**修真。这两个**修真同时催动自己法宝的防御能力。大量的土块从公路之下冒了上来。没想到道符接触到土块的时候,就如同将土块冰冻起来一般,凝成了一个巨大的灰黑色整体,在后继道符的不断撞击之下土块竟然向着两个**修真压了下来。

  两个**修真避开土块的时候,同时觉得背后一凉。影不知

  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两人身后,双手各拿着一把带血的透明匕首,冷冷的看着两具尸体倒在地上。道这个时候从路边的树后走了出来,看了一下现场之后说道:“看看车里还有没有活口,一个也不要留下。”

  “有我在,留下尸体都很难啊。”穷从前面的树上跳了下,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但是每一辆仙术飞车在他经过的时候都如同被揉搓的面团一样变成了奇怪的形状。从这些废铁缝隙之间流出来的污血,令人难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