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邪修之道(1/2)

加入书签

  回到自己屋里,流天暗所想的不是什么全岛美女任凭挑选享用,也不是明晚的代表梦幻飞空岛对别的职业玩家进行挑战,而是怎么处理那个秘传玉简。

  “修行第一层霸道之法,首先必须是修行尽数被废,不再有当初的剑系或是道系修真的修为。然而剑道合一之法,需要极其强大的真元推动。此霸道之法,就是为积蓄真元而创。”

  “积蓄最快之道,莫过于夺。霸道修行之法,便是以吸取别人真元抑或命元为主。因为初炼此法者,定是毫无修为的状态,绝不可能是修真对手,所以第一步便夺取真元并不可行。世俗界中人,体内也有积累的真元,不过此种真元仅仅为供其活动生长之用,并不像修真那般真元强大至随意调动的地步,所以又称为命元。命元枯竭,世俗之人便会立即暴毙。所以练家子孙修行此法,切记不可过度伤人命元,以免积孽过重。”

  流天暗坐在**上,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吸取别人真元,本来就已经是邪派中都少见的恶行,而吸取世俗界中人的命元,更是修真界的大忌讳。因为从千年之前修真界形成开始,不伤害世俗界中人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若要是有修真违犯,那么将会成为整个修真界的公敌。

  流天暗原来是天剑门门下,本来名门正派里面规矩就相当严格。现在要他去修行这样的邪门之法,流天暗心中实在是不忍。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将玉简收到了储物手镯里面。

  “一代强者练云生,竟然会留下这种东西,真是没想到……与其去做一个邪修,不如做一个世俗界的人快快活活的过完这辈子算了。”流天暗摇了摇头,然后躺在**上。不过那霸道之法的修行方式他已经牢牢的记住,忍不住又回想了一遍。胡思乱想中,这世俗界的身体终究抵挡不住倦意,朦朦胧胧的向梦乡进发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流天暗就醒了过来。迷糊之中仿佛觉得刚才做了一个恶梦,除了梦到自己邪性大发疯狂吸收着别人的命元之外,其他细节就一点印象没有。摸了一下浑身被汗湿透的衣服,流天暗觉得上下都不舒服。从储物手镯里面掏出了换洗的衣服,哼着在佧隆帝国学会的小调在屋子里的浴室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热水澡。

  屋子外面已经是一片安静,经过彻夜的狂欢,来梦幻飞空岛**作乐的豪客们此时都已经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休息。流天暗靠在窗框边,刚好面对着东方。极远处的云海已经开始泛起了微微的粉红,如同那个小美女服务员的脸颊一般。等待了没多久,粉红逐渐鲜艳了起来。一轮羞涩的红日慢慢的从云海边缘挤向天空,天地之间逐渐的被光明充斥。

  “日出的美景,在飞空岛上看果然感觉很不一样啊……”流天暗靠在窗户边,眺望远处,心中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充满生机却又无比寂静的时候,流天暗会想起那首歌来。

  天空湛蓝的光,

  仿佛似曾相识的眼睛。

  苍穹沉淀下来,

  让思念堆积。

  残缺的花瓣微笑说,

  你不过是离开。

  风覆盖着面颊,

  吹奏逝去的约定。

  我欲抚摩寂寞之琴,

  无声却已终场。

  #######

  乏善可陈的白天过去了,流天暗因为和辛鄞守有约定,晚上准时出现在了游戏大厅那里。看到流天暗出来,等待多时的围观者们马上爆发出欢呼来。来这里的有钱人除了赌博,剩下的就是追求观看修真者格斗游戏的刺激。昨天流天暗的表现让大家很是振奋了一下,听到梦幻飞空岛工作人员宣布今天流天暗将会直接参加跟别的飞空岛玩家联网大战,众人的热情再度高涨起来。

  流天暗向着众人笑了一下,然后坐到了圆桌旁的位置上。跟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对面并没有对手。桌子边缘那些跟仙术装置连接的指示灯一个接一个的闪烁着,粗粗的导线堆在地上让人几乎无法行走。

  流天暗靠在桌子前,用手支着脑袋开始回想当初师尊传授的对战之法,还有自己经历过的一些战斗。这个修真者格斗游戏,很多战法其实都是参考了真实的修真对战,所以一些东西还是能用的。不过这个游戏的玩家都是世俗界的人,对修真界的了解非常有限,所以战法的运用大多是靠直觉和摸索。只要对手不是修真,流天暗对自己的信心还是比较充足的。

  “飞空岛修真格斗游戏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梦幻飞空岛抽取到的对手是我们的老对手炎龙飞空岛,他们在排行榜上是前十的大岛!今天我们的暗选手是否能获胜,就看大家的支持了!”

  主持的美女话音刚落,围观者们都齐声高呼了起来。

  “灭了炎龙那些杂碎!”

  “暗,替我们梦幻争口气!我在你身上下重注!”

  “拿出昨天横扫巴乾的气势来!相信你就是梦幻的新英雄!”

  “挺暗胜!拼横扫!”

  “……丫哪里人,口音真奇怪……”

  流天暗微笑着挥手,然后握拳一振手

  臂,显得信心十足的样子。豪客们大呼小叫之声更加狂热,然后开始关注水晶榜上的陪率。因为流天暗是第一次代表梦幻飞空岛出战,所以陪率上是相当保守的一陪三十五。围观者们大喜,因为这种新人陪率,是最容易赚钱的时候。加上他们昨天已经看到了流天暗的实力,所以今天眼都不眨的就往下了重注在流天暗身上。

  随着圆桌的指示灯不断闪烁,接着想起了长短有序的“嘟嘟”声。流天暗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半圆的水晶罩中。激战,就要展开了。

  水晶罩随着“嘟嘟”声的停止,开始浮现出了一处山丘矮林地形。流天暗一看,瞳孔顿时收缩。这个“云起山脉边缘”的地形,正好勾起了他最不愿意想起的回忆。那个**修真领队的冷笑、那个**修真领队负手站立的姿态、那个**修真领队一击之下让五个修真盟高手身首分离的惨状……流天暗眼中开始出现血丝,按在水晶球上的手指微微有些发抖。

  他所选择的虚拟修真者“暗”已经出现在了地图的这一头,对面遥遥的是一个道修。流天暗振作起精神来,看到对方并没有贸然接近,便将自己的剑修先步行到一处山丘之后,在飞剑上附加禁制。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即使对上了一个新手,也没有贸然的接近。”流天暗一边让大脑冷静下来,一边开始迅速的打量周围的地形。高低起伏的丘陵和矮树并不能提供多少躲避的环境,与其在这里被动挨打,不如先主动靠过去,出其不意的给对手先来一下。

  按动水晶球,流天暗让那个剑修绕过了原先站立的小山头后出现在了地图的右边。猛然发现,对手已经带着法宝向这边移动到了一半的距离。以这个速度来说,对方肯定是耗费了真元强化足力。

  仔细盘算了一下真元量,流天暗想起这个游戏里面很愚昧的将虚拟修真者的生命和真元量都统一起来。这种情况下,已经基本没有了强弱之分,单纯就是看战术是否合理了。

  流天暗依旧不紧不慢的让虚拟剑修接近对手,达到攻击范围边缘的时候猛然来了一个强化臂力,接着一个怪异的翻身后虚拟剑修用右手在地上一按,向前猛的翻出一个跟斗。

  “暗选手使出了一个非常规的动作,一定有什么深意!”

  “没错,肯定是一个复杂战术中的重要环节!毕竟这个动作不强化臂力是无法使用的,以暗的机智,肯定不会毫无目的的消耗真元!”

  围观者们生怕干扰流天暗的发挥,都在笑声的讨论着。一些战术爱好者已经开始猜测交流,这个动作的具体用意以及对战局发展有什么影响。当然,要是他们知道这个动作流天暗不过是一时兴起玩出来的,应该会窒息上一段时间。

  对手明显一顿,显然也不明白流天暗的用意。流天暗心中一乐:我自己都没想到有什么作用,你怎么会想的到。

  看到对手发呆,流天暗脑中灵机一闪,办法马上就出来了。顺势向着面前的山坡一滚,模样有些狼狈的翻了下去。无情的仙术系统立即让他的生命槽下降了少许。

  看到对手那跟雨伞模样差不多的法宝,流天暗一时也摸不清套路,只得先先看准时机,然后猛的在翻滚状态中放出飞剑来。

  虽然修真者格斗游戏里面并没有大龙纹禁制这种东西,但是流天暗通过现有的禁制系统,已经模拟出类似的东西来。飞剑带着厉啸接近那个道修的时候,对方的雨伞状法宝开始封死了所有的进攻路线。从这个雨伞上隐隐的红光可以看出,对方在防御之后肯定是全力震开飞剑,然后进攻没有飞剑防御的剑修。流天暗心中暗笑,操控飞剑猛然一个垂直向下,狠狠的没入了土中,同时虚拟的剑修也开始向后退去。

  对方判断流天暗肯定是要让飞剑从地下攻击,将那雨伞迅速打开,道修站在雨伞之上不但挡住了从下面进攻的路线,而且还驾驭着法宝向着这边冲来。不仅如此,对方还在法宝之上将原本背在身后的左手猛的一甩,两张道符夹杂着风雷猛射而来。

  “禁制发动!”

  原本插入地面的飞剑根本就不是意图攻击,而是在地上布下了强力的禁制。剑修向后移动的路线,就是经过计算之后要引对方经过禁制的上方。这种依附在地面或者固定物体上的禁制,虽然释放不容易也不好让别人中招,但是一旦被禁制住,那么是比普通的禁制要强大许多。

  因为惯性,被禁制住的对手真元立即宣告不能使用,接着连人带法宝从空中摔了下来。流天暗立即不惜耗费一半以上的真元,发动了凌厉无匹的剑诀攻击。快速的飞剑从对手背心透入,从致命的角度发动了攻击。

  虽然稍后流天暗的剑修被道符狠狠的击中,扣掉了三分之一的生命,但是他的对手已经在飞剑来回穿刺几下后报销了。

  “哗!以飞剑为依附使用禁制!暗,你真是禁制大师!”

  “对,上一次巴乾也是败在他的禁制配合之下。以前禁制不过是用来做埋伏,没想到在遭遇战里面也可以主动使用!”

  “暗!禁制之王!”

  “暗!禁制之王!”

  流天暗依然是不紧不慢的从座椅上站起,向大家挥手致意。这一次,他的对手已经算是世俗界里面对修真战有些感觉。但是比起真正在修真战中出生入死过的流天暗来说,还是有相当的差距。不过日后要是这个游戏更加流行,有更多世俗界的人开始研究的话,那么战术丰富起来之后自己就不是那么好混了。

  开开心心的领取了奖金,流天暗向着远处贵宾室里微笑的辛鄞守摇了摇手,就设法摆脱狂热的围观者们。毕竟对手是积分前十的大飞空岛,以弱胜强后的狂欢注定了今晚梦幻飞空岛的酒馆生意又会火爆了。

  房间里,流天暗满心欢喜的将芾银全都倾泻在**上,灯光之下芾银们都闪烁着宛如绝美**般的迷人光芒。流天暗第一次觉得,其实就算不做修真,也未必什么乐趣都没有了。

  陶醉还没结束,敲门声就响起。流天暗估计又是小美女服务员,于是匆忙的将**单一卷,包住芾银之后就去开门。

  出乎他意料的是,门外站的竟然不是服务员,而是一个身穿华丽裘貂大衣的女子。有些卷曲的长发轻轻的挡住瓜子型的脸颊,淡淡的脂粉还有微艳的红唇,另外大衣衣领滑到危险边缘后露出的香肩,无处不在无声的叫喊着两个字―――――挑逗。

  流天暗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妖娆的女子,当下问道:“呃,姑娘,你找我?”

  女子掩嘴轻笑一下,顿时风情万种。电力十足的眼神不满的望了流天暗一眼,然后低头说道:“是的,暗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进屋跟你谈谈?”

  流天暗让开门口,以西方的礼节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女子眼中一亮,然后慢慢走进了屋子。

  流天暗刚刚把门关上,就听到身后仿佛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急忙转头一看,发现那个女子身上的裘貂大衣竟然已经滑落到地上了!

  流天暗吃了一惊,不过马上发现女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