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没有省油的灯(1/2)

加入书签

  在接到了布奇大公想要访问子龙市的要求之后,江充二话没说,立刻告辞,转身就安排去了。李无极和陆云飞两人本也打算一起告辞离去的,但布奇大公却拉住了陆云飞的手道:“江司令,我想要您的表弟陪我聊一下天。不知道可否让云飞劳累一下,就留在我这里?”

  江充看了一眼陆云飞,布奇大公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但要求之后是什么?为什么要把陆云飞留下来?是做人质吗?不太可能,但又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布奇大公的请求看起来象是一个已经对生活和现实绝望的老人提出来的最后心愿,但是作为一个治国数十年,在错综复杂的大陆形势下将一个小国维持了多年的老国主,他真的会提出一个十分单纯的要求吗?

  江充的心里没有谱,陆云飞的心里照样没有什么谱。其实这更多的还是江充和陆云飞心中有鬼,自然多疑了一些。不过陆云飞明显还是更识大体的,见江充略有疑惑,也不待表哥回答什么,自己先答应下来道:“好的,我就在这里陪大公聊一聊,表哥你去安排具体的事情吧。”

  见陆云飞这样说了,江充也不好说什么,便与流亡机一起向布奇大公告辞,只留了陆云飞在大公身边。

  布奇大公待江充与李无极离开了,也挥手让自己的下属与侍从们都离开,只留下了孙女夏洛特在自己身边。陆云飞心中不解,不知道布奇大公想要说些什么,而布奇大公只是与陆云飞随便的拉着家常。看上去夏洛特也不知道爷爷想要和陆云飞说什么,在听了半天不得要领之后,便主动的为这一老一少倒水端茶,模样甚是贤淑。

  陆云飞心里开始胡思乱想,难道这老爷子准备安排后事了吗?想着布奇大公风烛残年还要面临亡国之痛,陆云飞心中不忍,但看着夏洛特那贤淑得体的举动和美貌,陆云飞心里又有些躁动不安。

  “云飞,你的父母都还好吗?能够养育出你这么优秀的孩子,你的父母一定都是十分优秀的人。”布奇大公忽然询问起陆云飞的家庭来。

  说到自己的家庭,陆云飞心中一痛,他的家世十分离奇,父母都在他很小的时候双双离世,带给他的伤痛刻骨铭心,即使平时陆云飞总装的很开朗,但只要想起来,心中永远是痛的。当下神色一黯,道:“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布奇大公叹了一声,他身边的夏洛特也是神色黯淡了下来。布奇大公喝了口清水,道:“可怜的孩子,你和夏洛特的身世很相像,都是自小就父母双亡。对不起,问到你的伤心事了。”

  陆云飞得体的应答道:“大公别这样说,很多事情只是我平常不去想,但真说起来了,那些无法挽回的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

  布奇大公问道:“库比曾经告诉我,你们的城市里没有贵族和平民,但是我看你的言谈举止十分得体,没有经过精心的贵族式培养,是难以达到的。而且我仔细看过子龙市朋友们的眼睛,你们的眼神和特塔曼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不一样……你们的眼神中充满了自信,骄傲,但又谦逊,不狂傲。这真是很特别的气质。我甚至怀疑你们这支志愿军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如果子龙市的人民普遍都是这样的气质,那这个城市实在太让人神往了。只有强大之极的民族,才会有这样的自信……”

  陆云飞对布奇大公道谢:“多谢大公的赞美,子龙市的发展轨迹,文化人文各方面都与特塔曼大陆差异极大,就象两种不同的植物,所以结出来的果实也会不一样。”陆云飞的这个比喻十分普通,但却是凝结了地球上人类千万年智慧和经验而成,布奇大公听后本来相当暗淡的眼神忽然一亮:“不同的植物,果实也会不同。这个比喻真是贴切。但我不这样看,不管人族还是兽人都会发展,就象走路一样,你们子龙市走的路是正确的,所以你们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是特塔曼大陆上其他国家走的路是错误的,这就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为什么现在的我们还和数千年前的先辈一样,过着差不多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特塔曼大陆好像被冰封了一样。希望我的疑惑能够在子龙市找到答案。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

  布奇大公这时候不象是一个影响着百万人命运的国主,而更象是一个为某个命题苦苦思索的老教授。而布奇大公所思索的问题来看,他在特塔曼大陆上,是一个相当超前的人了,说布奇大公已经走在了历史的前面一点也不为过。

  布奇大公忽然看着陆云飞的眼睛,道:“云飞,你的眼神很清澈,让我想到了我年轻的时候。”陆云飞心中一动:这老爷子就要说到正题上了。布奇大公接着道:“我老了,很多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关心,除了我思索了几十年也没有答案的问题之外。”

  陆云飞微笑的看着布奇大公,也不插话,等待着布奇大公把话说下去。布奇大公果然接着道:“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我在想要寻求问题答案的同时,为我的臣民们寻求一条退路。”

  出于对自己所学课程的敏感,在听到这句话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