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绝灭之站(1/2)

加入书签

  感谢大家支持噢!!!!^=^倏忽,一道白光从那岿然不动的九顶大钟射出,好像一道捅破了苍穹的白色大柱子,稳稳的照耀在了林雷的身上。

  全文字-

  被“白色大柱子”照耀后的林雷起先并没有太大的异动。

  全文字-

  然而,很快林雷白色的道袍,就好像镀上一层银色的薄膜一样闪闪出星光璀璨的亮点。

  全文字-

  林雷“知法犯法”——闻道境界的存在,绝不允许染指穿山图战场!是白尊者默许的规则。

  全文字-

  谁也不能违反。

  全文字-

  林雷也犯规了,尽管他的意图是止站而非挑起事端。

  全文字-

  林雷将受到怎样的惩罚。

  全文字-

  “当——当——当——”

  全文字-

  被白光照以后,林雷口中再不能喷出哪怕一朵白莲。

  全文字-

  是九顶大钟桎梏了林雷的实力。

  全文字-

  “哈哈——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

  全文字-

  白罗,是白罗。

  全文字-

  尘空死了,人皇死了,龙皇龙母、圆方,都不过是实力不济的小角色。

  全文字-

  白罗是金光大教主的第一大弟子,倘若尘空还记得的话,当年那红罗就已经和他说过,在那时候白罗就是金光大教主深深宠爱的爱徒,处处打压红罗,红罗为增强实力偷学金光教绝学——“尼罗入定”。接过落得走火入魔,化成灰灰。

  全文字-

  在五朵灵花纷纷陨落,手持圣火令,支持金光教大军的白罗却顽强的活了下来,现在,她是战场上仅次于林雷的存在。此刻林雷受制于九顶大钟,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面对嚣张跋扈,气势汹汹冲上前的白罗,林雷就算是被桎梏了实力难道就害怕她了吗?

  全文字-

  “白罗,你笑什么?”林雷淡然道。

  全文字-

  “我笑什么,你还不清楚吗?我到要问问你呢,你现在还有什么好得意的,你有资格吗?”

  全文字-

  “我有没有资格,你上来打我就知道了。”

  全文字-

  林雷很郁闷,现在是在放的空城计,实际上林雷现在是真的无法施展拳脚了。

  全文字-

  倒不如吓吓这白罗,不过,林雷看错了人,白罗是鲁莽出名了的。

  全文字-

  听见白罗不管不顾的说道

  全文字-

  “好啊,你以为我不敢吗?教主就是你害死的,我还不能打你吗?”

  全文字-

  “哈哈——”林雷大笑,“既然如此,那也不要多说了,动手吧!要是你真的能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

  全文字-

  白罗双手挥舞,只见一串清晰可见的符录倏忽从白罗的掌心溜出。圣火令立时不见了踪影,却是白罗暂时的召唤回了圣火令。

  全文字-

  在金光教主手下收了这么多年,白罗也不是一点本事都没有的。

  全文字-

  林雷记得当年在那角海边上,白罗以一面镜子,打得林雷和云沐毫无还手的力量。

  全文字-

  而在那一战中,云沐更是被白罗张狂的掳走,至此,后续有了这么多的大事。

  全文字-

  在瞑目沉思中,林雷想着想着觉得这白罗在这穿山图大战中却也是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全文字-

  白罗收了圣火令。

  全文字-

  手中黑光一闪,“呵!”白罗一声冷笑,“林雷,今日叫你死在我斩仙大刀下,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全文字-

  林雷在粘稠的白光中抬眼,心中诧异起来“怎么还有斩仙大刀。这斩仙大刀先前不是在云沐的手中吗?”

  全文字-

  立刻,林雷又想明白了,金光教主死了后,斩仙大刀留在了云沐的手中,云沐一死,这斩仙大刀于是又回到了金光教的手中,自然,在这危急的时刻,白罗自然会祭斩仙大刀了。

  全文字-

  白光粘稠而奇异,林雷几近不能动身。这杖实在没有办法打,不要说白罗,就是一般的喽喽上来,恐怕林雷也是凶多吉少了吧。

  全文字-

  “林雷大哥,我们来救你了!”

  全文字-

  在林雷无可奈何的端坐在白光中,无可奈何的时候。

  全文字-

  来自情庄的遗漏下来的遮面纱仙女、童男童女;角海宫的八定更是紧跟其后。

  全文字-

  呼啦一声一大圈的人都飞身上前,齐齐的挡在了白罗的面前。

  全文字-

  “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白罗极其的嚣张,“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吧!”

  全文字-

  在白光中的林雷此刻突然的好像被迫关闭了六识。

  全文字-

  不言不语,寂寂的端坐着,真就好像入定了一样。

  全文字-

  “去死吧。都去死吧!”

  全文字-

  白罗斩仙大刀好像割芦苇一样,横扫过去,一大片的血肉纷纷扰扰的漫天飞舞。

  全文字-

  血光四溅,但是明明近在咫尺,这横飞的血肉却在接触到禁锢林雷的白光时,既不荡漾开,也不洒进去,而是于无声中消于无形。

  全文字-

  “啊哈哈,”白罗笑,大笑,仰天大笑,“啊哈哈哈哈。”

  全文字-

  她全身是血,俨然一个血人,仿佛在血中沐浴了一场。

  全文字-

  修道之人的血不比凡人的血,更何况这些来自情庄和角海宫,能保存到现在还没有战死的,都是一干根基深厚的佼佼者,她们那纷飞的血色中是莹莹的清光,有一些甚至可以看见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