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气顶尊道十五式、讲和(二)(1/2)

加入书签

  尊道弹指一挥,林雷的逆天气运终于又能自由活动了。

  单单这举手投足间禁锢自己自由的手段,就是自己不能忘其项背的!

  林雷重重叹息一声,心中再次阴霾起来……

  尊道看着林雷的样子,林雷就在刚刚嘴角依稀还挂着微笑的呢,怎么现在就这么无精打采了。

  尊道沉默着,也许,现在引导林雷进入气顶尊道十五式并不是最佳的时机。

  尊道有些迟疑起来。

  起码,这要是一个好玩的游戏,游戏的主人公有充沛的精力,强大的自信,这个游戏才会趣味横生,尊道想到这里,于是迟疑了。

  尊道:“林雷,你要调整一下吗?是我疏忽了,你刚刚破开我徒弟的‘秋水一色’,实在是有些劳累的,我也不想别人说我在这场赌约中占了你的便宜,所以,我允许你调整一下。”

  林雷:“那真是太感谢了!”

  是的,林雷现在极度的需要调整一下。

  ……

  得到尊道的默许,林雷再不迟疑。

  旋即打坐,林雷进入了松懈般的冥想。

  魂识神游,真元流窜,林雷感受着自己身子的变化。

  一站一长,破开秋水一色虽然投机取巧的成分占了不少,但是林雷也知道,这里面不仅仅是运气,这机缘,是气运、是天命。

  ……

  这边,尊道看着五色神光仙在不停的忙碌。

  精卫填海之术果然博大精深,虽然这道术没有太大的实质性作用,但是世界造物、存在,一切都是这样妙不可言,一饮一啄,一物总有一物降。

  只见五色神光仙现出了在本命元神加持在外的面貌一新的本体。

  那是一只拖着长长的尾巴的大凤凰。

  高高的凤凰冠上清光点点,这些点点清光散出朵朵青莲,兀自的飘来。

  身后的五色大尾巴极其的灵活。

  不过,这灵活不是用在飞行上,而是在移物上。

  这潜力?

  尊道开始对物上的这个关门弟子刮目相看了。

  以前,在尊道的视野中,这须臾五色鸟实在是不怎么成气候的,但是今天,尊道深深的为自己曾经的想后悔,是的,自己是气顶星不可挑战的权威般的第一存在,气顶星世界难逢敌手,但是,这又如何,这并不代表自己事无巨细,都能清清楚楚的看真切。

  就比如这林雷,甚至现在正看着的须臾五色鸟。

  须臾五色鸟的精卫填海术并不像传说中说得那么简单,这时候,翱翔在空中的须臾五色鸟展开了他那翎翎的身姿,只是盘旋在一片没有清风吹拂、没有白云缭绕的空旷处,不停的打着转转,当翱翔了若干圈,身后的五色大尾巴会卷起一片五色神光,这五色神光带动无数的碎屑、乱世,卷进了物上那浩瀚的身子,是的,不要小看了这作坊式的、简单重复的动作,滴水尚且可以穿石,只要夫深,铁杵终有一天会磨出锋芒,照耀出灼灼的杀气。

  ……

  这一切,林雷是没有眼福观看了,现在的林雷很忙很忙……

  林雷没有想到,这样一次偶然的冥想,休息般的冥想招致来这样的麻烦,是的,在冥想中林雷他遇到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麻烦……

  一开始的时候,林雷放出了自己的魂识,当魂识和身体突然离开的瞬间,林雷全身剧烈的绞痛。

  这种绞痛已经超越了忍耐的极限了,到了林雷这个层次,疼是一个很虚无的概念,什么是疼呢,那是一种灵魂在炼狱中灼烧的感觉!

  林雷是真汉子,林雷从不喊,林雷要忍。

  不就是疼吗?

  我可以的,我能忍的,林雷时时刻刻的告诫着自己,但是,这种从来未曾有过的煎熬从何而来呢?

  林雷现在最想明白的是这个问题?最后,林雷自然是明白了这个问题,但是这期间的痛苦——真是一言难尽,也绝对不可能一言说尽的!

  梅花香自苦寒来,林雷感触太深了。

  这个问题就好像黏贴在手上甩不掉的膏药般缠绕着林雷心灵和身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