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1/2)

加入书签

  宁昀保持着躬身下拜的姿势,就觉得眼前这药王目光锐利的似乎能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来,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卫敛瑜抬手,一拽胡不予的胳膊,把他拽的一个趔趄。

  胡不予站稳了,一瞪眼,拍了卫敛瑜一下子:“干嘛干嘛,看两眼怎么了,不孝!”不过还是伸手,一拍宁昀的肩膀:“好孩子,不要那么见外,既然是玉儿的好友,唔”他话还没说完,被卫敛瑜一把捂住嘴。

  玉儿,还是瑜儿?宁昀惊讶的看着卫敛瑜,见他脸上略有些尴尬的表情,不禁有些想笑。

  卫敛瑜咳嗽两声,一指门口:“进去说。”

  胡不予指了指自己的嘴,卫敛瑜赶忙放下手,扶着因赶路太急有些腿软的胡不予进门。

  到了天字一号房,闻讯而来的花虎跟杜游进来给药王见礼。

  胡不予别看外在挺严肃挺不平易近人的,但由于年纪大了,看顾的孩子也已嫁人生子,生下的儿子都长成了一表人才,当年对医仙之死的执念也消散的差不多,因此老来还挺和蔼,也不拿架子,笑呵呵的跟小辈们挨个儿聊了几句,跟传闻中相差挺大。

  不过老头儿保养有方,快七十的人了 ,一点儿不显老,隐居的久了,也许是老来寂寞,他最近几年很喜欢待在凌云寨,此时见到这么多年轻有为的后生,也笑的很开怀。

  见过后,胡不予打发卫敛瑜去取随身带来的包袱,一边对宁昀道:“莫怕,小小一个半月殇难不倒我老头子,过个几日保管你活蹦乱跳健健康康的。”

  宁昀点头,卫敛瑜拿来包袱,胡不予伸手进去摸了几下,拿出几个精致的小药囊。

  “这是我亲手做的香囊,平日里驱蚊防虫,如果遇到毒烟香味儿就会变成刺鼻的辛辣味儿,一闻就知,还挺有效,你们几个一人一个。”说着把见面礼给大家分了。

  宁昀陆机杜游,连花虎都没有落下,几人捧着香囊,受宠若惊,连连道谢。

  宁昀接过香囊后,赶紧从书房的书桌上拿出一个黑色的长条盒子,双手捧着递给了胡不予。

  “前辈,这是晚辈的一点点心意,希望您能喜欢。”

  胡不予有些意外,伸手接过来,见是个黑木匣子,匣子上还雕着精美的花纹,正当中一个小小的锁扣,伸手轻轻一掀就能打开。

  “呦,我还有礼物呢,你这孩子不要太见外,叫什么前辈,玉儿他娘是我侄女儿,你就跟着他”他说着,却突然噤了声。

  只见他膝上放着那个已经打开了的黑木匣子,匣子里盛放的一个卷轴被他拿在手里,卷轴打开了半副。

  胡不予举着那半副卷轴愣住了,眼睛盯着卷轴上描绘的半篇场景,脸上露出了犹豫挣扎的神色。

  宁昀一直关注着他的脸色,见此不由心里一个咯噔,别是不小心办错了事儿,触到了老爷子的逆鳞吧?

  其他人包括卫敛瑜都是一头雾水,看看胡不予,又看看宁昀,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礼物,把个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物纠结成这样。

  “这幅画你是从哪儿来的?”胡不予问宁昀。

  “晚辈是在扬州汤县一户姓方的人家中打听到这幅画的下落,幸而这画的主人家就住在司隶,因此才能快马加鞭将画送回。”宁昀简单介绍了下这话的来历,中间却略去了得到画的过程。

  胡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