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嫡女 完结 番外_分节阅读_106(1/2)

加入书签

  柳舒月一愣,纤细的手轻轻扬起来,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一直以来我也以为我们是好姐妹,可是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后,我发现并不是这样的。”

  她惊讶的抬起头,紧紧握住了舒月的手,难道舒月知道了什么?

  “从我们认识开始,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话,连我对五皇子的感情都一一告知你,心悠,因为我认为你和我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可是你呢?上一次你没有告诉我你和五皇子的关系,我理解你是担心我生气。可是现在呢?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事,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对你一无所知,我们之间的关系难道仅仅是茶后洽谈的陌生人?”

  柳舒月的的脸瞬间沉了下去,带着悲伤,眸中泛着些许泪水,她实在是不忍在这样相处下去。

  “你误会了,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她细心解释着,只是可其中的事情怎么能解释得清楚,事关国事,事关江山,她做不了这样的牺牲。一直以来,就没有打算瞒住舒月,只是她终究不知该怎么开口。

  “够了!”柳舒月厉声吼道,一直以来以温婉示人的她,也有发怒的时候。

  “要是你不想说,我也不愿听,你从没真心把我当成你的好姐妹,你我二人就此别过吧!”

  说完,柳舒月站起了身子,椅子上没有留下一丝温度,冷着眼朝着院子的大门走去,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舒月,你真的不愿听我解释吗?”

  笑容凝结了起来,即使艳阳高照,她也觉得空气中传来一股冷冽的风,不禁让人瑟瑟发抖。

  柳舒月的步伐没有停下来。

  “五皇子为了皇位苦心接近于我。”话音一出,柳舒月的步伐骤然一顿,“这就是我藏着的秘密,不为人知,在光鲜亮丽的背后竟是如此残酷,我不敢去面对大家,总让我觉得心里不舒服。”

  “此话何讲?”

  柳舒月清冷的眼眸带着一丝不为人知的痕迹。

  “皇上的圣旨内还有一封密信,下一任君王必须娶我为后。”楚心悠终究是不想失去这一世唯一的一个好友,除了爹爹和娘,她现在只有柳舒月了。

  柳舒月顿时楞在了原地,这是何等的大事。一步一步的回到了楚心悠的身前,震惊的坐了下来:“五皇子是为了皇位才接近你的?所以你们之间并无真情?”

  真心假意又如何?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了,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她无法再相信穆易萧的为人。

  “也许我们之间只是交易。”淡淡的回答道,实属无奈,只是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五皇子怎么会……”柳舒月不相信五皇子是这样的人,为了皇位处心积虑的接近楚心悠,“这件事,我根本就无法相信!”

  她低叹一声:“所以我瞒着你,舒月,不管以前怎么样,我还是劝你一句,五皇子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心机极其深,我们根本就是不是他的对手。”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柳舒月终究是怀疑了。

  楚心悠抬起了纤细的手,放在了身前的梨花木桌前:“身怀剧毒,没有解药我活不了多久了,你可知道这毒是谁给我下的?”

  第二卷 第132章:楚相中毒

  柳舒月瞪大了双眸,难以置信的盯着她的手腕,楚心悠虽然穿得光鲜亮丽,但是她的眉眼之间总带着疲惫,隐约间带着苍白,看样子是没错了。

  “不知多久之前,也许是半年,也许是一年,我已经不想追究了,五皇子派人夜袭相府,逼我服下了毒药,每月十五我都会毒发。”

  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舒月,事到如今,我只能劝你一句,千万别去沾惹五皇子,他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柳舒月柳叶眉轻皱,双眸闪烁着光芒:“也许是情有可原。”

  这是柳舒月心仪的男子,怎么会因为楚心悠的一面之词而听信与她,经过上一次的事情,虽然二人之间的事情解释清楚了,但是终究还是有隔阂的。

  楚心悠是未来的皇后,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夫君迎娶其他的女人,后宫如此之大,也许楚心悠只是为了独占恩宠,才编的谎话来欺骗她,她不禁思索着。

  “舒月,我是真心对你,这一次希望你能相信我。”

  楚心悠站起身子,身形摇曳,不知何时,身子单薄了许多,好像随时都可以被风吹倒。

  柳舒月跟随着站起身子,眸中带着疑惑和猜忌:“你可有证据?”

  她摇了摇头,带着无奈,舒月还是不相信她,事关重大她怎么会留下证据:“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且莫出声,看了你便明白一切了。”

  她终究是不忍心让舒月离去,五皇子的心思缜密的确是让人匪夷所思,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和蛛丝马迹,根本就不知该从何查起。

  柳舒月点头,跟随着她一路向相府深处走去。

  站在了偏远的门口,楚心悠朝着侍卫点头,便进了院子,这是关押楚心然的院子。

  她上前走了几步,站在偏远的大门前,侧身站在一边,柳舒月跟着站在她的身后,楚心悠示意她不要说话。

  “爹爹,你真的不要女儿了吗?”楚心然哽咽出声,在苦苦哀求着楚相。

  楚相却异常平静,颇为愤怒,但是自始至终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异常冰冷:“皇上已经知晓了你们的事情,等到三皇子流放后,便是你的下场了,我楚相府的清誉全都毁在了你的手里,事到如今,我们之间的父女关系已经消失殆尽。”

  楚相斜视看着一眼桌上的药,满屋子散发出药的味道,冒着热腾腾的浓烟。

  “你把这碗药喝了,你腹中的孩子是余孽,喝下这碗药,离开相府,以后你是生是死都与相府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