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嫡女 完结 番外_分节阅读_46(2/2)

加入书签

便是,并无其他缘由。”

  轻描淡写的语气更加惹怒了南倩,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大臣之女也敢和她作对:“滚开,我在和柳舒月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上前攀附本公主?”

  楚心悠扶着柳舒月,柳舒月的身子无力,似乎是被南倩给气昏了,虚弱了许多,楚心悠等不及了,扶着柳舒月从另一旁离去。

  南倩见三人离开,挡住了她们的去路,厉声道:“本公主在问你话呢?你还敢不回话便离开?懂不懂规矩?”

  这次楚心悠是真的怒了,准备顶上南倩的话,却被柳舒月拉住了,让她不要冲动,柳舒月温婉的笑出声:“公主,舒月自知没有公主身份高贵,容貌出众,舒月自愧不如,还望公主不要为难她。”

  自然是指的让南倩不要为难楚心悠。

  楚心悠记着拉着柳舒月,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实在是感激。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南倩刁难

  南倩见柳舒月低声下气的说话,以为是柳舒月怕了她了,更加放肆了:“你明白就好。”

  一手指向柳舒月旁边的楚心悠:“还有你!再如此无理和本公主说话,本公主绝不轻饶你。”

  南倩面色微怒,娇媚的眸中散出的尽是不屑与不喜。

  她的身份岂是这等大臣女子可觊觎的。

  楚心悠强忍着,这南国公主为何变化这么大,上一世时和南国公主并无交集,在接风宴时,南国公主也是出了名的落落大方,怎么现在会如此刁蛮不堪,实在让人费解。

  舒月低声笑着,款款大方:“公主说的是。”

  三人再一次准备离开,楚阳一直躲在楚心悠的身后,不喜欢这个公主。

  司南玄上前语气冰冷,责备的看向自己的妹妹,看向对面的三名女子氏,眼中一个惊喜,又恢复平静:“倩儿,你又在做什么?还不向三位小姐道歉?”

  司南玄深知自己这个妹妹脾气比较任性,可是没想到刚到易国来,还是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嚣张跋扈,一看对面三名女子的样子,便是刚才被自己的妹妹欺负了。

  南倩不满,为什么要道歉?

  南倩难以置信地看着哥哥,这边是从小疼爱她的哥哥,为什么现在还不问清楚事实,便让她认错,她可不会这么容易妥协:“皇兄,是她们欺负妹妹。”

  南倩委屈的侧身在司南玄身边,伸手指向对面的三人。

  柳舒月都惊讶了,为何南国长公主如此不讲理,颠倒是非黑白,诬陷她们三人。

  楚心悠见司南玄的炙热的目光,迎面而上,直视他的眼神,深幽的眸中像是在窥探她心中的秘密一般,她盈盈一笑,移开目光:“南公主,在场这么多人都可以为我们三人作证,相信二皇子也会查清事实真相再定夺的。”

  楚心悠冰冷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周围的人都在细小的声音议论着。

  “是长公主在刁难她们。”

  “我也看见了。”

  众人说话都一致的,因为忌惮三位使臣的缘由,议论声非常的小,但是也足以让司南玄听见,司南玄沉下脸,没想到妹妹如此不听话。在南国时,告诫了许久,一到易国一来,全都忘完了。

  这是易国的皇宫,妹妹第一日来便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两国交好还怎么能够完成?父皇的苦心不能完成,这便是要让众人失望了。

  一想到这里,司南玄神色暗了暗,看了一眼身后的南庞,南大人一看便明白了,急忙上前劝解众位:“公主啊,你与柳小姐是怎么回事?”

  南庞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南倩,南倩一顿,哽咽着喉咙,非常不满,难道就非得认错不可,看南庞也在为柳舒月几人说话。身边司南玄一个内力传话入了南倩的耳中,只有南倩一人能听见:“倩儿,父皇给你说的你都忘了?还不向她们道歉?你看一下远处,你就明白了。”

  南倩似信非信的看了一眼司南玄,远处有什么?抬眼看向远处,那一道修长身影的人儿正在前方,面色不太好,看着她所在的地方,她冷静了下来,皇兄说的没错,什么都要隐忍一下,只要成功的嫁给了穆易萧,就可以了。

  南倩微笑了起来,收起了面上的娇蛮,上前拉起了柳舒月的手,暖暖合住,从手腕上取下一个玉镯,这是昂贵的玉镯,仅此一枚,送给的柳舒月:“柳小姐,莫要见怪,之前是本公主……我和你开玩笑呢,这玉镯你收下,便是原谅我了。”

  还未等柳舒月反应过来,南倩便拉上了柳舒月向穆易萧的方向走去,南倩心里十分肯定,穆易萧和柳舒月的关系不简单,她此番便是要去试探一番:“柳小姐,同我一路吧。”

  楚心悠见柳舒月被拉走,有些担忧,舒月不会武功,这南倩会不会欺负她。

  柳舒月回头看向楚心悠,一脸担忧,这南倩究竟是什么意思?一时示好一时为仇的。

  楚心悠随着一同上前,她是不放心舒月的安危。

  柳舒月急切的开口问向身旁的南倩:“公主,不知你要去哪里?宫宴就要开始了,要是没有准时去参加……”

  “行了,我就带你去见个人,别给我啰嗦,安静点!”南倩不耐烦的回答着,要不是为了让皇兄和南庞放心,她才不会主动向柳舒月示好,不过既然示好了,岂不将计就计。

  柳舒月闭上了嘴,不想惹怒南倩,毕竟南倩的脾气不是好惹的。

  穆易萧静静地站在前方,看向向自己而来的几名女子,皱紧了眉头,尤其是看见南倩拉住柳舒月的手,柳舒月的手背已经泛红了,南倩是习武的女子,力气自然要比其他女子大很多:“公主,不知你有何事?”

  眼神透过柳舒月看向后面的楚心悠,面色担心,就明白了一切。

  南倩看着穆易萧,愣住了,在南国时有俊美的男子,但是看习惯了也不觉得什么了,如今看着更加绝色的穆易萧,精神恍惚:“五皇子,本宫不识路,还请五皇子带路前去觐见皇上。”

  “公主这边请,柳小姐你先回去吧。”如果再被南倩抓着,柳舒月这只手怕是得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