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嫡女 完结 番外_分节阅读_57(1/2)

加入书签

  “有急事你先去忙,我一个人可以的。”楚心悠见李起的模样,看来的确是有什么急事,只是看穆易萧的样子,是不准备理会了,因为她,心中有些自责。

  穆易萧摇头:“无事,我们先去用膳吧。”

  楚心悠也没再拒绝,她相信穆易萧会有自己的安排:“恩。”

  楚心悠是第一次来五皇子府,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倒是十分优雅,整个皇子府中的下人都各司其职,井井有条,一进入大厅看向桌面上摆满的菜肴,十分精致,

  管家一边替主子摆好了,便出去了,留下了二人。

  楚心悠第一次同他在一个桌上用膳,感觉到非常不自在。

  穆易萧见她没有吃什么东西,嫌弃地看了一眼她的身子,十分纤细,他伸手夹了许多菜肴在楚心悠的碗中,他自己却很少用膳。

  她错愕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便低下了头,一顿午膳用下来楚心悠倒是吃了许多。

  穆易萧全程就在看着女子用膳。

  二人用完膳后,没有安排,楚心悠见穆易萧十分繁忙,也不便打扰,便想离去了:“我离开了半日了,我先回府去吧。”

  管家见此,也想留下楚小姐,这毕竟是五皇子带回来的女子:“已经备好了下午茶和糕点,小姐要不要去品尝一下?”

  楚心悠摇头,这就算了,穆易萧还有别的事情,她也不便打扰了:“多些管家的好意,我下次再来品尝。”

  管家见此,也不便再做阻拦。

  穆易萧轻声说道,语气中十分宠溺身边的女子:“今日我还有事情要忙,我派人送你回府,改日我来看你。”

  楚心悠点头,穆易萧送她到了五皇子府门前,亲眼看见楚心悠上了马车才放下心来,楚心悠回到府中便被楚相叫去了书房。

  一张请柬放在桌上,楚相正眉头紧锁地看着请柬,面试十分难看。

  她一进书房,便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爹爹,不知您找女儿何事?”

  楚相一个眼神看向桌上的请柬,示意楚心悠打开,楚心悠伸手拿起了请柬,看完后放下请柬:“爹爹是在为这件事而烦心?”

  请柬正是刘府送来的,过两日便是刘薇薇的生辰,刘尚书是当朝重臣,设宴与刘府邀请了众人,当然楚相府也毫不意外,不过这事十分蹊跷,以刘楚两府现在的关系来看,刘大人即使不邀请楚相也无人敢说三道四,可是刘大人却邀请了相府,并且送了另一份请帖,单独邀请了楚心悠。

  其实刘薇薇生辰当日,楚相一人去即可,可是刘府却点名要楚心悠去,自然是有目的的。

  “爹爹替你回绝了这个请帖吧,就说你身体不适,不宜出门。至于爹爹,刘大人想必还不敢作出什么事。”楚相思来想去这边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刘府看来是要针对楚心悠的了,他此番便是担忧女儿的安全。

  楚心悠轻笑一声,颔首答道:“爹爹何苦为这事担忧,既然刘大人邀请了我,我就必须得去,不去又怎么知道刘大人有什么阴谋呢?女儿知因为刘姨娘和二妹妹的事情,刘大人十分不喜,不过如今都已成为事实,刘大人即使想要害我,也要先思量思量他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了!”

  楚相见女儿这么说,更加的担忧,女儿不过才十三岁,她可是相府的嫡女,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这可如何是好,苏氏也不会原谅他的:“心悠,这一次,你便听爹爹的话。”

  “爹爹,这事如果一直没有一个了结,刘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何不我们就将计就计给刘大人一个下马威,让刘大人以后不敢再轻举妄动?”楚心悠劝解着爹爹,她真的没有想到,爹爹自从看清楚了刘姨娘和楚心然的为人便将所有的关心放在了她们母女身上。

  楚相思考了片刻,这也不无道理,现在在朝堂之上,刘尚书都同他处处作对,他虽然不喜也没有办法,如果这一次将计就计,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既然如此,过几日你随爹爹一起去刘府,时刻在爹爹身边,爹爹护你周全。”

  “爹爹,这次不仅要去,还要给足刘府面子,娘和妹妹们都要去,这样才外人才不会说我们相府看不起刘府。”楚心悠决定了的事情变是不能被改变的,她眼神变得冰冷,刘薇薇,这一次我看你还有什么把戏!

  离开了书房,楚心悠刚回到房中,便得到了消息,二皇子已经抵达京城了,如今正在皇宫内觐见皇上。她本来刚刚发下的心瞬间紧张了起来,向屋外的双儿大吼了一声:“双儿,今日我身子有些不适,任何人来见我,都不见,包括母亲和爹爹,要是他们问起来,你就说我已经睡下了明白吗?”

  双儿见小姐这般说话,忽然担忧的问道:“小姐,你要去哪里?”

  楚心悠换上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准备从后门出去,双儿见小姐的装扮,自然是不放心,小姐刚才从外面回府,现在便要出去。

  这事她也不便多说,楚心悠相信双儿,但是怕双儿拦着她,最后会误了事:“你放心,今日我会晚些时候回来,你记得替我瞒好了,改日我再给你说,已经没时间了!”

  说完楚心悠便从后门出去。

  穆君岸刚刚回京,得到消息的人已经不少了,她要去看穆易尘有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今日在梦泮湖上的事怕是惹恼了穆易尘,只是不知道穆易尘何时就把目标放在穆君岸的身上,她一定不能让穆君岸死。

  她到了四月楼发现娄逾此时不在四月楼,娄逾的一名暗影却一直在四月楼等着楚心悠,见楚心悠一来,便她楚心悠带去了无人的地方:“三皇子千里迢迢去了城门外三里迎接二皇子回京,如今已经在皇宫中了,三皇子今日的表现打动了皇上,皇上已经重新看中三皇子了。二皇子立下大功,在皇宫中受了皇上的封赏,皇上大喜,明日早朝之时,便会给二皇子封赏。”

  楚心悠听完了话,心思沉了下去,穆易尘真是好一个计划,早上约她游湖,想要她恨穆易萧,只是没有得逞。离去之后便走了另一步棋,从穆君岸身上下手,前段时日那么安分,便是为了等到今日赢得皇上的信任,然后再杀了穆君岸,皇上怎么会算到第二日要受封赏的二儿子回被人暗杀,从此病倒,穆易尘以此得到掌管易国的权利!

  “娄逾此时在哪里?”楚心悠一直未寻找到娄逾的身影,难不成娄逾不愿帮忙,但是以娄逾的为人,是不会这样的。

  “主子现在正在皇宫中,得到了消息便马上让属下传给楚小姐。”

  原来如此,娄逾早早便去为她打探消息了,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