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嫡女 完结 番外_分节阅读_85(1/2)

加入书签

  “你这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呢?”

  楚心悠一听,仔细想了想,觉得哪里真是有问题,却又想不出来。

  “父皇他的病情恶化,娄逾都救不了,证明时日已经不多了,如果他真的要传位于我,怎会不让众人知道,遗诏在楚相手里,所以知道真相的只有楚相、娄逾、皇上三人。至于这些流言,不过是为了隐藏一些秘密罢了。”

  “你是皇上的嫡子,这有什么不对的,也许是你想太多了。”楚心悠终究是没能忍住,薄唇轻开。

  皇位,不过是高处不胜寒罢了,要是真的坐上了皇位,又是一段血灾。

  “如果我是皇上,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你可有什么不满意?”穆易萧试探的问出声,不敢再动弹。

  楚心悠听后,无奈地笑出声:“你是懂我的,我并不在乎地位,要是人生重来一次,我倒是愿意出生在一个平静的小山村,与世无争。”

  “我爹爹如今一心疼爱刘姨娘,我娘被迫回了苏府,我想着并不是她愿意看见的,或者是得到的,也许她更希望从未嫁过,现在也不会孤独终生。”

  “后宫仅你一人可好?”

  最终一室无声,同床异梦。

  第二卷 第107章:郭平来京(二更)

  第二日一早,楚心悠便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穆易萧的影子,床幔上仅仅留着一点余温,其他的什么都没留下,就好像没有人来过一般。

  她起身后带着双儿在花园中随意的走动,只想散散心,近日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已经不知该如何下手了。

  刚到花园中便看见了正在喂鱼的楚心然,楚心悠侧着身子坐在桥边,一手轻轻洒落着食物,湖里的鱼争相抢食,只要不同楚心然说话,绝对看不出楚心然的本质,只是有些东西终究是改不了的。

  楚心然见她来了花园中,将手中的鱼食全部洒落在湖中,湖中的鱼儿打得更欢乐了,她缓慢走下桥,站在楚心悠的前方,轻声笑道:“大姐姐,你看到这湖中的鱼儿了吗?”

  “真是好笑,平时在一起生活,情同手足,关键时刻竟然为了事物争相向上,为何一些鱼儿会饿死,而一些鱼儿会在争斗中越来越强大,不过是为了求得一丝安宁,自保罢了。”

  楚心然的话话中有话,可是她却不在乎:“是啊,二妹妹,你就犹如这扑腾了一段时日浮在水面上的鱼儿一样。”

  楚心然看了一眼湖面上的死鱼,本性又开始暴露了:“大姐姐,你以为有一个好的出生就可以走到最后吗?”

  “哦?二妹妹说的话十分有趣,实在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冷哼一声,楚心悠缓慢的放开了步子:“陵城寺之行,不过是为了让我体验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机会罢了,而现在回来的我,大姐姐以为还是以前那个一文不值的楚心然吗?”

  楚心然的目光中带着骄傲,母凭子贵,要是刘氏腹中的孩儿是个男孩,那苏氏以后再相府还有什么地位?

  “大姐姐的聪明才智,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你以为你攀上了五皇子这个高枝便可以一生无忧吗?五皇子和三皇子之间势必会有一个生死之战,最终留下来的人,才是至高无上的人。”

  “二妹妹,三皇子要娶南公主了,你以为你还有进入三皇子府的机会?”

  楚心然心中顿时不是滋味,那日听见皇上下旨时候的难过,现在还历历在目,但是之后穆易尘约她出去,便对她说明了一切,她才好些了,不过依然受不了穆易尘要娶南倩的事情,等到所以的事情都结束了,南倩也该离开了,到时候这个易国就是她和穆易尘的天下,她要得便是那至高无尚的位置。若有朝一日成为皇后,得罪她的人都不得好死,包括楚心悠!

  “此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三皇子娶南公主是件好事,我们都要为他高兴是不是?”楚心然冷哼一声,“想来你也不想让五皇子娶南公主吧。”

  楚心然本不愿意,但是南倩的身份高贵,要是能够助三皇子一臂之力,成功便快了许多了。

  “大姐姐,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三皇子,帮你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其实楚心然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谁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她相信穆易尘之后一定会娶她的。

  楚心悠淡定自如的看着楚心然,冷言相告:“三皇子不是一个好人,他的野心很大,他需要的皇子妃不是你这样柔情似水的女子,而是地位足够满足他野心的女子,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但是我奉劝你一句,离三皇子远一点,免得惹祸上身啊。”

  楚心然上前怒视着她,险些出手伤人,双儿拦在了楚心悠的身前:“二小姐,请你自重,伤了我家小姐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楚心然怒视着她们主仆二人,“你以为就凭你的一面之词我就相信你了?楚心悠,我了解你,你从来都想要害我,这一次你是想挑拨离间吗?我是不会上当的。”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给你一个忠告罢了。”楚心悠转身便离开了,她不过死提醒楚心然一下,信不信由她,要是之后穆易尘背信弃义,那就和她没有一分关系。

  “楚心悠,你站住,给我说清楚!”楚心然在后面气得跺脚,可是楚心悠根本就不停下步子理会她。

  二人走了许久,有些疲惫了,步子放慢了下来,双儿在一边打抱不平:“小姐,你何必和她说这么多,她不过就咎由自取罢了,要不然当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