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政论(1/2)

加入书签

  听到曹昂的话,曹植却是摇头道:“大哥此言差矣,父亲手段虽然有些过,然而植却觉得是必须的!”曹植这话,当即得到曹不的认同。

  见到两个弟弟如此,曹昂忍不住盯着他们,最后自己叹了口气道:“或许,真是为兄太过迂腐了,但是那毕竟是人命………”说到这里,曹昂话锋一转道:“算了,且不谈这此,现今我们最重要的,还是帮助父亲打败袁本初,不然的话我们曹家亦不存矣!”

  三人听到,同时点头,曹彰握着拳头,兴奋道:“这次俺就要袁本初看看我们曹家子弟的厉害!”

  曹昂见着,微笑点头道:“三弟,为兄相信你能做到的!”

  揭过此事,兄弟四人也恢复了一团和气。酒也越吃越多,笑声也越来越大,而曹植更有种感觉,他们仿佛回到了三年多前,在鄄城的日子。然而每当有寒风吹过,清醒过来的时候,曹植便知道,这都是表象。矛盾的种子已然种下,兄弟之间的和睦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而最后的结果也不知道会如何。

  曹植的心感到十分的压抑,只能不停地灌酒,他忽然有种感觉,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然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最后曹植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酒,只清楚最后他醉倒了。而次日一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自己的床榻。

  揉了揉痛得就要裂开的额头,曹植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之后,曹植却是苦笑自语道:“想不到竟然喝醉了,好像我还是第一次喝醉呢。”提到喝醉,曹植便不自觉地想起昨晚兄弟们谈话的内容,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唉”这其实不是我早就料想到的吗?”

  在房中呆坐了好一会”曹植才换过衣裳,到后堂之中用朝食。今天曹植还是来得比较早的,未几曹昂、曹不凡人也先后来到,大家相互打个招呼,就跟平日一样,只是多了点亲密”昨晚的事却是只字不提。

  很快,曹操也来到。看着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曹操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人齐的情况,好像已经几个月没有出现了。

  曹操目光一转,落到曹植身,说道:“子建,等会你入宫。身为天子侍读,不可经常缺课?”

  曹植闻言,轻轻点了点头道:“是”父亲!”对于曹操的提醒,曹植并没有觉得太惊讶。昨日的会议已经说了,曹操就要拿董承开刀,这等关键时刻,他又岂会不用自己这只安插在刘协身边的棋子呢。

  匆匆用过朝食,曹植便往皇宫的方向赶去。说起来,曹植这个天子侍读,并不称职。之前入宫最多的时候,便是曹操与张绣开战那段时间。随后只进宫寥寥数次”现在如若不是曹操撑他来,他也不会想着进宫。换作是以前,恐怕曹植早就被去掉这身份了。现在由于曹操的权势,没人敢动他而已。

  顺利进了宫门,曹植直接来到后殿等候。今天刘协循例要举行一下早朝,不过曹操现在还呆在司空府里”显然这早朝是例行工作,很快就会结束。

  果然,只等了不到半刻钟”就听见有太监在外面大叫道:“陛下驾到!”

  曹植闻言,不敢怠慢,立即走出座位迎接。当见着刘协进来之时,曹植还是有礼貌地拱手行礼道:“臣曹植见过陛下!”

  对于曹植忽然出现在此”刘协也错愕了一下,随后平静地点头道:“曹爱卿免礼。”说完也不管曹植”自己走到皇位面去了,仿佛曹植就是空气一般。

  刘协的冷淡并没有影响到曹植的心境,一直以来二人都是这样,因此曹植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便走回属于自己的位子去了。皇宫的藏不少,然而经过数次大乱,散失了许多,以前在其中曹植或许还能发掘一些可看的。但是早前在颖1院呆了三个多月,看过了郑玄、张俭两位大儒的藏之后,对于皇宫这些藏就有些兴致缺缺了。

  然而若不,又无事可做。今日并不是孔融授课的日子,整天无所事事可是十分难熬的。瞥了一眼旁边的纸笔,曹植摸了摸鼻子,暗道:“也好,趁着有时间,将《权》都写出来。”

  想到就做,曹植取过纸笔,直接就写了起来。《权》里面第一篇“心术”曹植在去河北之前就已经写了出来,然而这《心术篇》一出,就已经有些惊世骇俗了,以至于后面那几篇曹植一直都不敢写。

  这数年,随着年龄的长大,这顾虑倒是没这么多了。毕竟,就算是历史的曹植,在这般年纪,也已经数十万言,可以做到出言为论,落笔成文。而这数年还是比较低调的,主要弄的都是钱粮的问题,这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至于诗文,《灵芝篇》之后,真正出名的也就是《白马篇》,故此现在将《权》写出来,是最佳的时机。

  后世文章无数,你道曹植缘何独独要将《权》搬出来呢?

  却是后世众多文士之中,政论文章首推苏询。欧阳修就曾评价过,苏询的文章,可与刘向、贾谊相媲美。刘向是什么人,西汉时期的经学大师,地位绝不在现在的郑玄之下。最重要的是,刘向所学甚博,除了经学之外,还擅文章,其所著的《别录》就是经典之作。其子刘散就根据《别录》写成《七略》了。

  至于贾谊,后世人应该更加熟悉,一篇《过秦论》堪称政论的经典之作。其从各个方面剖析泰朝过失,总结泰朝速亡的原因,以作为西汉建立制度,巩因统治的借鉴。文景之治的出现,或多或少都受到贾谊《过泰论》的影响,这便是政论的威力了!

  文章之道,分很多种,所谓辞、赋乃至南北朝盛行的骈文以及明清的八股等,其实都只是形式。真正有用的”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