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曲水亭h(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次日无事,我夜里难以成眠,白日里也没什么精神,徒然睁着眼睛昏昏欲睡。

  叶子与我一同闲待在禅房里,着实百无聊赖。

  叶子本还念着昨晚之事,恼我不愿将信与她一同瞧。后来闷得久了,总觉得屋子里这般沉闷实在难受,又想起那本就是他人信件,没道理要将私密的事给人看的。设身处地来想,若是她得了一封信,也未必肯给旁的人看。

  想开了之后,她便有些抱愧,支吾着开口想要缓和气氛,便同我闲聊起来:“也不知大小姐每日这样何时才是个头。”

  叶子向来直爽,头一次做出这般姿态倒叫我十分新鲜好笑,我也不好驳了她的主动示好,是以打起精神来同她道:“安心罢,时候到了大小姐自能回府去。她是王家长房嫡女,岂会随意在这佛寺里轻贱了。”

  叶子原本也是这个想法,如今听到我应和自然开心,笑道:“你说的有理,我确实不该平白忐忑的。”

  我瞧着叶子这幅模样,难得的可爱,一时憋不住便笑出了声。

  叶子恼:“我寻思着你去了少爷那儿一趟,胆子倒大了许多,往常你总低眉敛目含羞抱怯的,如今倒好,竟学会取笑我了。”

  我心道如今确实不大爱装那副羞怯模样,毕竟人若是时时刻刻都在演戏那也实在累的慌。如今正巧,借着去王家少爷那儿走一遭的契机,倒是正好可以恢复本性。

  于是我道:“在少爷那儿,从来不曾拘着我,自在许多,性子也自然更开阔了。”

  叶子笑:“早就该如此,没得一副小家子气。”

  叶子接受了我的转变,那么其他人倒也不会起疑了,毕竟叶子同我最是亲近。

  于是我与叶子这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算是冰释前嫌。

  用过晚饭,我看着外头天已经黑了,便不在犹豫,寻了个由头要往曲水亭去。叶子正拈了针绣鞋样,对此也没什么说法。

  想必她如今也了悟,我与从前终究是不同了,她不该事事参合,有些事她也不好参合。

  趁着夜色,我绕过佛寺一角,嗅着佛门里处处烟香,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曲水亭称亭,实际就是个四面透风的四角建筑,空间不大且地处偏僻,平日里备受冷落,自然也鲜有人烟。

  今夜天凉,有乍起的微风时不时拂袖而过,我搂了搂肩膀,只觉得冻得慌不说,还阴森森的。

  黑灯瞎火的,此地又杂草遍生,我本就不大的胆子更是在渐行渐近的一片荒芜中越来越小。若不是当初为了勾搭长衡下了大功夫研究广恩寺的布图,我是绝对无法找到这样的地方的。

  好在曲水亭里开始渐渐传出人声,有人正在轻声交谈。

  我走近,便看清了人脸,正是长衡与重扬。

  这二人皆是生的好相貌,只是却偏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时间倒有种乱花迷人眼的不真实感,叫我险些看呆。

  只见长衡站着,身姿欣长,一袭僧袍纤尘不染。白皙的面容五官清隽,如同白玉铸就一般,隐隐透出一股出尘之感,又温润皎洁,叫人难以错目。如此慈悲又禁欲的模样,不禁便令我想起我们那日颠鸾倒凤白日宣yin的景象,脸颊微热,下身微微湿了。

  而重扬却坐着,恣意潇洒的狠,身子微斜着倚靠在亭柱上,一只脚横生出来,另一只又规矩的放着,ngdang不羁的模样,倒真是个不拘小节的江湖郎君。他此刻似笑非笑的半睁着眼睛,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一双桃花眼微挑着,实在多情又欠揍。

  我看着长衡同他一本正经的说着,那般认真执着一丝不苟的模样却偏偏只得到对方这般不庄重的对待,一时竟出了些护犊的想法,总想着要上前去狠狠的唾骂重扬一阵。

  长衡这幅模样着实能激出人的母性,好在我还没有失去理智,只是默默的待在原处看着。

  长衡一通说完,正微皱着眉看着重扬,重扬不在意的笑笑,竟是同长衡打趣起来:“主持兄,如此良辰美景,我两个却在此地正襟危坐的商量着如何对敌如何布局,未免太不知情趣了。”

  长衡看了重扬一眼,眼神有些困惑,我猜想他此刻必然觉着重扬如今模样怎么能叫正襟危坐,不料他却开口:“良辰美景,却又与吾等何干呢?”

  长衡语气呆板,不疾不徐,这话问来并没有任何讽刺或是不赞同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发问。

  重扬被他一耿,竟有些说不出话来,好似上了发条的小人突然停下动作卡在原处,说不出的滑稽好笑。我曾深深体会过长衡这般一本正经的提着本该人尽皆知的问题时候,是多么的气死人不偿命。看着重扬的模样,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喷笑出声。

  好在我还是忍住了,重扬也很快恢复过来,吊儿郎当道:“主持兄当真可怜,人间乐事你竟丝毫不知,还是前头才刚刚得了趣……”他声音渐低,又笑道“我却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实在不忍你如此蒙昧,今日凑巧,便让你体味体味个中滋味!”

  我在远处听得真切,如今也明白了重扬究竟想干什么,心道这厮还真是个大大的助攻,不是主角却得了我的身子,如今这般也算是偿还了。有他这个情场高手在,今日想必要拿下长衡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罢。

  只不过,我今天怕是难免又要同时应对两个人了,指不定又得houting开花,悲兮惨兮。

  正想着自己该以怎样一种姿态出场,能既叫重扬满意又能让长衡动心,便觉着迎面袭来一阵疾风,身子一轻,眼前景物快到闪略而过难以辨识,再回过神,人已经到了亭子上。

  长衡目瞪口呆,看着我,脸却红了。

  重扬见他如此,勾唇一笑,十分放肆的拍了拍我的臀儿,笑道:“小saohuo,还不过去好好服侍主持兄。”我被他这轻佻的举动弄得羞愤极了,若是放在王家两禽兽面前,我被这样耍弄顶多也就是心里暗暗不爽,可在长衡面前,我却实在不希望自己被当做yinwadangfu。

  也不知是不是我可笑的自尊心在这般清风朗月的人儿面前又被勾了起来,我也许隐隐希望他觉得他的第一次是给了一个好姑娘。

  没有光的爱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