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平常的人情冷暖(1/2)

加入书签

  无论生离死别,无论感慨万千,疲累到一定地步后,只会呼呼大睡。

  朱达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记得沉睡前日过正午,可顺着挡风苫布的缝隙看出去,似乎是下午的天色。

  “青云”朱达翻身坐起时下意识喊了句,随即停住,他休息的时候往往会让周青云替换,可现在人已经不在。

  朱达坐在床沿愣怔片刻,随后用手在脸上狠狠揉搓几把,然后掀开帘子走出去,夕阳的光芒同样刺眼,让他忍不住遮挡了下。

  出来前能听到城头的嘈杂,可出来后却是安静无比,朱达瞬时错愕,随即下意识的紧张戒备,就在他做出反应的片刻,欢呼声突然从城头爆发。

  “老爷,好样的!”

  “朱老爷是大英雄!”

  “朱老爷真是了得!”

  能喊出这几句的往往是差役头目和上城的士绅,而朱达手下的家丁和年轻差人们只知道喊“老爷”两个字,只是激动的大喊大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心中的情绪。

  “老爷威武,老爷万胜!”这句话被喊出之后大伙才知道喊什么,朱达清楚的听到是付宇所喊。

  每个人都跟着喊起来,开始还把这两句话喊全,后来只喊着“万胜”两个字,就连城下都跟着喊起来了。

  朱达在这个时候才彻底清醒,他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城外空荡荡的,虽然雪野被骑兵践踏的已经不再雪白,但田庄废墟依旧很显眼,同时有活动的人,看来城门还没有开启。

  “你总算醒了,你可是睡了一天一夜还要多。”欢呼声中,秦举人秦川脚步匆匆的赶过来,看到朱达松了口气。

  秦川一到跟前就扶住朱达肩膀,盯着他仔细打量,片刻后才重重拍打说道:“要不是你喘气还算平稳,都以为你睡死过去。”

  疲惫到极点人会昏睡过去,可也有人疲惫过了极点,灯枯油尽,睡下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朱达连夜袭营的身体疲惫,手足战死的大悲情绪,整个人都有可能被耗尽,也难怪秦川会这么担心。

  其实城头那些人可能都有类似的担心,所以等朱达醒来出现在人前后,才有这样的欢呼雀跃。

  “义父,我没事。”朱达对秦川点点头,摆脱对方双臂,走向垛口那边,欢呼仍在持续,朱达背对着人群抬手挥了几下,就以他为中心,安静迅速扩散开来,城头很快变得安静,只有城下还有嘈杂。

  王虎和王雄都在城头左近,知道朱达醒来后也是急忙赶来,自觉地站在他身后待命。

  “鞑子大军走远了吗?”

  “应该走远了,已经听不到什么动静,就算在左近还有隐藏,也得是三个时辰以外的路上。”

  “按官军的套路,会多长时间出城来?”

  “最少还得一天一夜,要等鞑子走远了才假模假式的追击,要追到边关那边停驻几天再回头,然后在各处扫荡,说是剿灭残敌。”

  王雄所说的“扫荡”倒是和朱达那个人生中的词义相同,剿灭残敌这个借口和对应的行动朱达也能理解,和白堡村遭难的情状没什么区别,借着追击敌人残杀洗掠百姓发财。

  “到那时候也得严防死守,官军未必强过鞑子!”朱达冷笑评价,随即转身扬声说道:“在这面城墙的队长都过来!”

  说完后没多久,纪孝东和王井也是快步跑到这边,朱达转过身,不管是身为教头客卿的王虎和王雄,还是身为家丁头目的纪孝东和王井,脸上都只有强压的兴奋和轻松,不见什么悲戚感慨,“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说得就是这种了。

  “立刻传令城头家丁和差人,每一名家丁征发城内三名青壮,立刻出城清扫战场。”

  “老爷,去收敛周老爷的尸首用不了这么多人。”

  “这只是一件事,田庄废墟那里肯定有没烧干净的东西,那些都是好东西,要尽快的搬进城来,这几日要做的就是这个,不能耽误!”

  劝的人是王虎,而纪孝东和王井在朱达说完之后,就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开始向外传达朱达的命令,王雄则是笑了笑,开始询问朱达具体的安排。

  最先集合起来的人顺着绳索下城,后续的人去打开被堵住的城门,去打扫战场的劳力要被家丁和差人们严密监视,不得私藏财货,去往田庄的打扫队伍要时刻盯着城头的旗帜,一旦示警,就立刻赶回。

  以城头观察四周的距离,就算有骑兵突然接近,去往田庄清扫战场的人也可以及时回城,到时候再把城门堵上布防也来得及,城内的大牲口都要动起来,不要带着大车,不然会耽误时间。

  王雄边说边观察朱达,开始语速很慢,看到朱达冷静缜密的回答补充,他也说得越来越快,很快就把出城的计划安排好了。

  这边说得越来越快,城上城下操办的也是越来越快,每个人都在喊着说话,每个人都在跑着做事。

  如此激情和高效让朱达都有些发愣,在入睡之前能这般的也就是直属家丁和年轻差人,现在看着是整个怀仁县都这般了。

  能看到付宇和孟田找到在城上的班头和差人交待,然后那些人就急忙着再去筹备,没有一个人拖延,都是争先恐后。

  “朱兄弟,李家商队的人也想出把力,他们愿意动用牛马和人手出城帮忙。”这是常凯过来询问。

  朱达许可之后,常凯也急匆匆过去安排,没过多久,长杆挑起的大旗已经在城头招展,城下也有呼喊吆喝的动静,朱达忍不住好奇走到城墙内侧观看,却看到瓮城内热火朝天,很多人在搬运堵在城门内的土石。

  本来是不少百姓男丁在忙碌,不知谁发现朱达俯瞰,连边上监工的几位差人头目都撸袖子加入了。

  更不要说一根根大绳已经从城墙垛口处丢了下去,也有人背着箩筐上城,正在列队呼喝准备下城。

  “盯着这旗号,如果一面旗变成两面旗,不管找到什么值钱的营生,集合,清点人数,然后往回跑”王虎在那边大吼说道,众人都是认真仔细的听着。

  看着朱达略显诧异,在他身边的王雄笑着解释说道:“这一天一夜,官差和民夫都在宣讲东主老爷的威武和功德,大伙都知道是东主救了全城,所以都心怀感激,干劲十足。”

  “除了能信的几个,其他谁会信鞑子攻城?”朱达反问一句,对怀仁城内百姓来说,蒙古大军始终没有攻城,而且他在袭营那夜所说的逻辑真不是人人能听得懂,百姓们没有感觉到危险,也没感觉到被救,那又何谈感恩。

  “解释起来却也不难,东主你这样的人物可不会随意冒险,能半夜冒死出城,那肯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大伙别的不信,但自从东主你来怀仁后就没犯过错,这个大伙是知道的,这么一说,大家都是后怕,人人当你是菩萨了。”王雄继续说道。

  朱达点点头,这个逻辑说得通,只是这市恩的套路直率了些,他笑着看向王雄说道:“雄教头,这主意你出的?”

  “雄教头?这叫法倒是不会混了。”王雄被这个称呼喊得一愣,随即摇头笑着说道:“是秦老爷的安排,他说做了就要说,晚说几天怕是没人认了。”

  朱达点点头,看着家丁们带头顺着绳索下城,其他人踊跃跟上,他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其实感激的没几个,大伙都在害怕我们,怕到骨子里了!”

  王雄默然,城外几千鞑子据守营盘,都是骑马开弓的凶神恶煞,又有几万十万的大军在左近游荡,西路和大同城的几万官军都始终没冒头,如此强敌,朱达居然敢领着两百多人出城突袭,而且还把鞑子的营盘毁了,带了这么多脑袋回来,鞑子都是狼豺虎豹这等了,那么出城灭杀他们的朱达又是何等凶悍,这样的凶横大物在怀仁这小小县城,谁敢不怕?

  估摸着此时回想几个月前两家被灭门的往事,当时觉得已经凶残,现在看原来仅仅是小试身手。

  “畏威而不怀德,这也是人之常情。”王雄附和两句,他也认可这话。

  朱达转头看了眼,悠然说道:“雄教头读书不少,能随时用典,县里的童生秀才都未必能做到。”

  “东主老爷,我这等大佬养的家将都是如此,要文武双全的。”

  这就是明摆着撒谎了,不过朱达也懒得争辩,看着不少人顺着绳索攀爬下城,已经脚步匆匆的向田庄那边赶过去了。

  更有趣的是,还有百余头牛马和十几辆大车从城池另一侧拐了过来和人群汇合,城下那些人也不惊慌,不用王雄解说,朱达也知道是许二柱那伙人。

  “这帮人倒是聪明,就在城东南十里的一个庄子呆着,鞑子一走就带着牛马回到城下,让城头给他们丢草料和干粮,很是胆大心细。”

  “让他们去找更多的牛马,应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