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天黑之前(1/2)

加入书签

  尖沙咀。

  一栋大厦的天台,太阳虽然快下山了,但是天台还是特别地热。

  “今天在尖沙咀码头现了一件浮尸,有没有情报!”6启昌问道。斜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子。

  找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去当黑社会卧底,6启昌并不太相信陈永仁。

  “嗯!当时我在现场。”陈永仁点了点头,玩着手指尖的一个银色的打火机,这个打火机是黄志诚送他的。

  “什么情况?”

  “人是洪兴的话事人靓坤杀的,出事的可能是一名伙计,叫傻强,倪永孝昨晚就是跟靓坤交易的,整个过程倪永孝都非常地谨慎,没有多说一句话和接触任何一个环节的交易。”陈永仁说着突然笑了一下:“跟个局外人似的,即使警方现场逮捕了他们,都不够证据告倒倪永孝。”

  “洪兴的?洪兴不是一向不沾毒品的吗?”6启昌疑惑地问道。

  陈永仁摇了摇头。

  “不知道!可能换了话事人,行事风格也不一样吧!我感觉这个靓坤还会搞出一些事端。”

  陈永仁的灵感倒是挺准,靓坤已经搞出大件事了。

  “有没有录下什么证据?”

  陈永仁又摇了摇头。

  “事情太突然了,当时我正在帮韩琛追一笔贵利数,倪永孝的手下找到我,一言不地就把我带上了车,然后就上了倪永孝的车了。”

  陈永仁的打火机突然掉到了地上。

  “黄sir现在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医生说醒来的机会一半一半,也可能明天就醒来,也说不好是明年,或者就这样过一世。”6启昌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声音甚至开始呜咽了起来。

  “昨天去看他,碰上了开枪的袁浩云,本来想揍这个王八蛋一顿,当时是中午,值班的医生护士都去吃饭了,正好没什么人。”

  陈永仁以为6启昌揍了袁浩云一顿,不想6启昌摇头苦笑道。

  “我走近才现袁浩云正一把一把地帮老黄换尿布,他嘴里虽然埋怨着,但是手上却很勤快地帮老黄擦干净,将心比心,即使我跟老黄是好兄弟,这种事我也不大能做得来。后来我问了医院才知道,老黄住的是高级病房,费用并不低,有一部分是中区重案的一些伙计凑的,袁浩云出了大头,还跟别人借了一些,袁浩云原本准备考见习督察的,因为这件事也黄了,据说还被连累停职调查。”6启昌说着摇了摇头,你要说埋怨谁,还真不好说。

  案件的报告已经全部出来了,黄志诚确实是先撞开门,引起声响冲进去才高呼:“尖沙咀重案”,袁浩云条件反射之下,已经开枪完毕了。

  如果黄志诚是先高呼示警自己伙计之后,再冲进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惜命运没有如果。

  “靓坤,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竟然敢杀蒋生,你知不知道洪兴内外有多少道上的人是蒋生的门徒,你是不是嗑药了。”肥佬基拍着桌子大叫道,这个时候靓坤犯了众怒shubaojie,他可不敢再站在靓坤的这一边,至少也要让自己说的这些话传到道上,让别人知道自己虽然跟靓坤一起混,只是因为他是洪兴的领头人,绝对跟蒋天生被杀事件没有一毛钱关系。

  “你他妈才没脑,我要做蒋天生也不会急在这一时,这个时候动蒋天生,傻子都会联想到我身上,你以为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