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喝最烈的酒、玩最美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肖潇,给我查一下刘健最近的情况,见过什么人,做过些什么事都要尽量查出来,对了,想办法查一下刘健或者其直属亲戚的银行账户。”徐一凡低声地说着,轻轻地挂掉电话。

  “喂!肥基!是我,徐一凡,给我查一下张子豪女人最近在道上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行动,对,尽快,还有查一下张子豪的背景,还有没有哪些关系很好的朋友,他绑架抢劫的武器炸药不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徐一凡说着又挂断了电话。

  “喂!曹达华,我是徐一凡,给我仔细留意最近道上的一举一动,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给我报告,还有一个任务,我拉了张子豪的事你知道了吧!嗯!他的女人现在在外面搞风搞雨,你给我收集下她的犯罪证据,大大小小都行,对,小到她买东西不给钱,跟老人抢占老弱病残座位都要收集。”徐一凡脸色阴郁地挂掉电话。

  自己的座机反而响了起来,徐一凡迅拿起接听。

  “喂!哪位?”徐一凡阴郁的脸色突然变幻,开心地道:“恭喜恭喜,没问题!一定到,对了,上次‘明心医院’的案子谢了,哎!别说了,大家心照,好了,好了,你先忙。”徐一凡笑眯眯地挂掉了电话,脸色又板了起来。

  打电话的是飞虎fuguodupro队的指挥官徐启升,这个家伙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要给孩子摆满月酒宴客,请徐一凡去喝酒叙叙旧fqxs,徐启升这家伙虽然职位不高,但是飞虎fuguodupro队绝对是实权中的实权部门,徐一凡当然会卖他面子。

  只是,徐一凡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小孩,乐慧贞还跟他闹了一整晚呢,所以,一挂断电话后,徐一凡的脸色又阴郁了起来。

  徐一凡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秘书眯着的双眸,好看的眼睫毛却颤了颤,李心儿甜甜地小睡了一会儿,此刻已经醒了,来不及瞎想为什么在家里自己都睡不着,躺在自己这个贱人boss沙上反而一下子就睡着了,李心儿第一次见到徐一凡真正认真做事时的精神状态,是既亢奋又懒散,不停地在变脸,跟不同人下指令谈话时,就变幻不同的语调与脸色,李心儿突然明白,徐一凡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不让电话那头的人看懂他。

  李心儿终于懂了,徐一凡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男人,他的各种掩饰的面具,只是为了不被人一眼看穿,这一切都是基于他对身边所有人的不信任,所以他要衍生出不同的角色,只是想到这里,李心儿就不懂了,成功至徐一凡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不自信呢?这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大权在握,背后更有莎莲娜庞大的财力支撑,李心儿仔细调查过徐一凡,不说别的,就是湾仔警署的署长也对徐一凡青睐有加,在警署内,徐一凡提出的建议与要求,基本上是全盘通过的,即使是高到警务处,据说徐一凡还救过警务处长的儿子,与警务处长关系极好。

  “肯定是哪里不对!”李心儿想道:“必然是有哪些自己想不到的地方,不然徐一凡不会是一个不自信的男人,像他这么成功的男人,不当自大狂就已经不错了。”

  可是,今天看到的事实却是,徐一凡表面亲和,实际上却是非常排他的,李心儿一直以为徐一凡就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野心家,现在才现不是,当然,徐一凡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甚至特别到与李心儿见过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徐一凡打完电话后,抬头看了李心儿一眼,李心儿赶紧紧闭眼睛,平息呼吸,假装睡着了。

  过了许久之后,李心儿听得办公室里头沙沙的写字声,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假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往徐一凡望去,却现徐一凡右手拿着一只签字笔正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

  “怎么啦?我脸上没什么东西吧!”李心儿摸了一下自己的俏脸道。

  徐一凡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只看到冰蓝色的内裤。”徐一凡指了指李心儿的短裙底认真地贱笑道。

  “啊——,徐一凡,你个混蛋。”李心儿俏脸通红地蹭蹭往外面跑去,一整天都感觉下面怪怪的。

  徐一凡把例行工作都做完之后,便离开了警署,他做事不大包大揽,给足权力给手下做事,所以自己反倒很悠闲。

  “刘sir,徐一凡已经离开警署了。”徐一凡一离开没多久,便有一名警员进入刘健的办公室报告。

  “很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刘健挥手道。

  “yes!sir!”

  那个退出门外的警员撇了撇嘴,早就听说刘健这个家伙孤寒,帮他做事,一句赞赏都没有。

  刘健迅拨打了一个电话。

  “徐一凡已经离开警署,按他的习惯,今天都不会回警署的。”刘健向电话那边报告道。

  徐一凡驾着车子奔驰在大路上,心里在暗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刘健这个麻烦呢?

  想了许久,一点头绪都没有,莎莲娜帮不上忙,别的还行,玩儿阴的,莎莲娜还比不上徐一凡自己,找李文斌想办法?李文斌恐怕也搞不定,这个家伙的思维惯性是以正合以奇胜,习惯了以多压少,用堂堂正正的力量压制敌人,也不是个玩阴谋的高手,徐一凡想要的是打掉刘健,还不被人轻易察觉。

  徐一凡突然想到一个女人,立刻转了一个方向开去。

  ……

  湾仔警署。

  拘留室。

  一个看管拘留室的警员突然走了进来,打开了张子豪拘留室的铁门。

  “起来!”那个警员低声地叫道。

  “什么事?”张子豪翻了一个身,看到那个警员比了一个手势,张子豪愣了一下,脸上一阵大喜。

  “叶继欢在哪个拘留室,我要见他。”张子豪立刻翻起身叫道。

  “没问题,跟我走!”

  把张子豪带进叶继欢的拘留室后,那个警员很有眼色地走了,把铁门再一次锁好后,便走了出来。

  “阿豪!”叶继欢还躺在拘留室中间的一个移动病床上,但是一只手依旧fqxs被拷在床架上,双脚也各自铐着一付手铐。

  叶继欢看到张子豪激动地坐了起来,这才现自己一只手还铐着手铐,无法起身,只能侧着身看着张子豪。

  “阿豪!你怎么来了?”叶继欢动作太大,扯到了胸口处的枪伤,此刻有一丝鲜血渗出,张子豪按住叶继欢示意他不用起身。

  “来看看你,还好吧!”张子豪笑道,这个家伙哪怕是身陷牢狱,却还是能坦然微笑。

  “阿豪!你也被抓了?”叶继欢这才看到张子豪手上的手铐,还有脸上的红肿,恐怕是被那些条子用刑了,叶继欢被单独关在这个医疗拘留室已经几天了,一个人都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