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女人如衣服(1/2)

加入书签

  “杰少,我叫异型、这两个是我兄弟火柴跟太子,让我们跟着你混吧!”一个长相搞怪的家伙站出来讨好地叫道:“我们几个很能打的。”

  林广杰头都不转,斜着眼睛鄙视道:“能打,你们三个废物,条子一来就扑街了,靠你们打?”

  林广杰非常欣赏何必,这小子不但能打,关键是有脑,在酒吧的时候,林广杰差一点就真的以为何必是警察卧底了,这货一脸无害,演技太绝了。

  何必以一种类似瘫痪的姿势仰躺在凳条上,双眼没有焦距地望着天花板,这家伙没有听林广杰等人的对话,还在想怎么破解邱子龙的锁技,何必也是一个综合格斗的热爱者。

  “喂,我老大问你话呢,别他妈不识相。”林广杰的一名手下指着何必骂道。

  何必这才收回思绪,空想是没用的,有机会跟邱子龙再打一场才是正道。

  何必坐直了身体,松了松肩膀,然后抖了抖腿,邱子龙那个王八蛋,抓着何必的腿,差点没把何必的蛋扯爆。

  “你要是把你马子让给我,我跟你混也无妨!”何必看着林广杰的眼睛贱笑着。

  “我艹你妈,你说什么?”林广杰还没说话,他手下的一个小头目便向何必一拳打了过来,何必脸上的表情不变,身体不闪不避,待到对方的拳头堪堪砸到自己侧脸的时候,往回闪避了一下脸,同时一爪抓出,邱子龙如果在现场,看到何必探出的这一爪,肯定要吓一跳,这不正是他自己的独门招式吗?何必手掌张开,拇指与四根手指微微弯曲,四根手指率先发力,先接触上目标之后,大拇指再迅速接上,形成钳制的爪型,狠狠地钉住目标。

  “嗯嗯嗯嗯!”

  何必笔直地站在地上,左手插在裤袋里面,右手往右伸出,紧紧地钳住林广杰倒霉鬼手下的脖子,何必连头都懒得转,只看着正对面的林广杰,何必右手慢慢抬起,竟然只凭单手的气力就一个人的体重撑了起来。

  那个被何必钳住脖子的倒霉鬼拼命挣扎,试图挣脱何必的手,却徒劳无功,何必的气力实在太大。

  林广杰脸色变幻莫测,一会儿红、一会儿紫色。

  如果何必一口应下要跟着林广杰混,林广杰还要怀疑一下,现在对方非但没有诚意,还狠狠的打脸自己,林广杰这下彻底思密达了,猜不透、猜不透。

  一旁的太子、火柴等人也是猜不透何必,何必身上的痞气很重,活脱脱就是一个不良少年的小混混,可是自曝卧底的那一场戏演得太真,再加上李天隼曝出何必真的读过警校,又把剧情给反转了,这家伙或许真的是一个卧底,然后继续大反转,邱子龙火眼金睛识别何必是一个假卧底,只是现在让大家想不明白的是,何必如果真的是一个小混混,或者是一个隐藏得很深、很深的卧底,那么就应该接受林广杰的招揽,而不是得罪林广杰。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何必把这里的套路玩得比他老子还溜,林广杰等人现在被他搞得很纠结、很乱。

  “谁是何必,有人担保!”一名警察走了进来,何必立刻把人丢下,摆上一付无辜的小表情。

  “他怎么啦?”警察看着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的家伙,双眼凌厉地一一瞪着众人,却唯独漏了无辜脸的何必,可见何必的无耻。

  “报告阿sir!我就是何必!”何必举手说道。

  警察点了点头。

  一名西装革履的家伙签了几份文件快步走进。

  “何少,没事吧!要不要投诉他们。”西装男斜了开门的警察一眼说道。

  何必笑了笑:“不用,人家也是秉公办事,我喝了一点酒,我承认错误。”何必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好意思地冲开门的警察笑,搞得那个警察还真以为何必是喝醉酒闹事被抓回来的,看这小家伙认错态度很积极,差点就没忍住要伸手拍何必的肩膀,安慰他谁没年轻过。

  “苏…苏爷?”林广杰有些迟疑地叫道,他没想到来担保何必的竟然是师爷苏。

  师爷苏本来就是有律师牌照的,看到林广杰眉头大皱:“林广杰,你搞什么鬼,你哥被人杀了,你不在尖东支持丧事,你来湾仔闹什么事?”

  “不是苏爷,我没闹事,这次是条子挑事捉的人。”林广杰赶紧说道,他已经求不到‘忠信’的救兵,更加不能把关系搞臭。

  师爷苏老江湖了,一眼就看出何必跟林广杰有猫腻,不然怎么这么巧关在同一个拘留室,瞪了林广杰一眼,向何必问道:“何少,是不是这个家伙得罪你了?”

  何必耸了耸肩膀:“没事,打了一架而已,不打不相识。”

  “对对对!”林广杰赶紧笑道:“不打不相识,何少就是大气!”他突然想起飞机也是姓何的,双眼询问地望向师爷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