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页(1/2)

加入书签

  再说这个时节,摆一株荷花在房中看着也雅致啊!

  “嗯,你办事我放心。”

  卫乐果然满意地点了点头,让易锋替他摇小船,他要去辣手摧花了。

  “前面一朵,那朵好看。”

  夏琝指着一朵纯白色的让卫乐摘,这池塘中的荷花大多数是粉色的,唯有几多白色的穿插在其中,看着特别的美。

  “这朵吗?”

  卫乐手中轻轻勾着一朵问道。

  “对,就是那朵。”

  夏琝在岸上点头,说实话刚才要不是赵安死命拉着,他都想上船的。

  “好,那我摘了。”

  卫乐拿着小刀把它摘下,雪白如玉的白色荷花静静落在他的手上。

  哎呀,好有罪恶感哦!果然是辣手摧花。

  于是本来想再摘几朵的卫乐放弃了这种罪恶的做法,只拿着一朵回了岸,他把荷花递给夏琝,易锋则把小船拴在树上,不让它dàng到池塘中央去。

  “我眼光就是好,越安拿回去用水把它好好养着。”夏琝挑的这朵荷花并没有开全,而是一朵半开的荷花,这种将开未开的花就和半遮面的少女一样让人着迷(xinbanzhu)。

  “是,小的立即就去。”

  让夏正阳守着主子,赵安这才放心回去把荷花用水养上。

  “你在这蹲着gān嘛?”

  夏琝吩咐完赵安,转头发现自家好友人不见了,四处张望却发现那人居然蹲在一颗树下双手托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易锋安安静静站在他身边,就像一位守护者,一直陪伴在自己的主子身后。

  “胡说,我明明是坐着的。”

  卫乐白了他一眼,他屁股下面那么大块石头没看见吗?当初嫌弃人工雕琢的凳子太有匠气,便搬了一些比较光滑一点的石头摆在树下当凳子,他现在坐的这块就是。

  “……眼花。”

  夏琝心虚地移开了眼神(shubaoinfo),他刚才确实没看到对方身下的石头。

  “年纪大了要承认,老眼昏花。”

  只有卫乐敢说他老,别人要这么说夏琝早就让人把他拖下去打个半死了。

  “好吧,我确实老眼昏花了,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坐在这里呢!”

  “我抽疯不行吗?”

  平时卫乐是个挺正常的人,但偶尔抽一下疯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