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罪·重责(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是接着季阿狗在怒马寨剐救出灵歌后于岳府养伤往下进行的……

  【因为觉得写得不好,所以当初删减掉了的,不过好歹也写了不少字,就此扔到角落甚觉可惜,放上来给权当给大家解闷儿了~】  不知不觉间窗外天色竟然泛了白,略略一数,一整个晚上才不过看了区区数页,而那张用来腾写不懂词句的白纸上却已是密密麻麻了。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吹熄油灯,才要去床上睡个回笼觉,却见绿水正推门进来,见我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以为是提前睡醒了,便忙去安排早饭。强撑着喝了半碗粥,实在困得睁不开眼,一头扎回房里蒙上被子昏昏睡去。

  正睡得沉,忽听得耳边绿水声音急切地轻唤:“小姐!小姐!快醒醒,老爷传唤呢!小姐……”

  勉强睁开眼来仍自懵懂,含浑不清地道:“老爷在刑部传唤我?这是怎么说的?……”

  绿水一边递给我用热水沾湿的帕子一边道:“老爷现在在府里,听说是回来取什么文件的。”

  文件?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顾不得多想,匆忙擦了把脸,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衫,快步出了院子往岳明皎的书房行去。

  叩门进去,见岳明皎正背着手立在窗前,上前唤了声“爹”,还没来得及问有什么事,便见老人家蓦地回过头来,带着一脸的恼意沉喝一声:“灵歌!你做什么去了?为何不去伺候燕然用早饭?!”

  ……我忘了。看了一晚上的书,今天早上大脑都木掉了,早把那个人的事抛在了身后。

  “爹,是灵歌的错,灵歌睡误了。”我低头轻道。

  岳老爹胡须一抖,怒声道:“睡误了?燕然要是救你命时也睡误了,你现在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同为父说话么?!”

  “爹爹息怒,莫要因灵歌的过错气坏了身子,灵歌这就去服侍季大人用饭,稍后再来向爹爹请罚……”我说着就要转身出去,听得岳老爹道:“你且站住罢!还等得了你去伺候燕然么?!为父方才回府取文件,顺道去小楼看望燕然,正巧佟家小姐前来做客,得知燕然尚未用早饭,人家佟小姐已是亲自动手照顾了!——灵歌啊!你这一睡误,让咱们岳家成了忘恩负义之人了啊!”

  “爹,都是灵歌的错,灵歌这就向季大人负荆请罪去。”我低了头,紧咬着嘴唇,声音抑制不住地发颤,见岳明皎气成这个样子,我是既心疼又愧疚。

  “罢了,罢了。”岳明皎无奈地紧皱双眉摇了摇头,“难怪昨晚燕然会请求为父不再让你去照料他,说什么怕你太辛苦累坏了身子,只怕是你伺候得不够尽心尽力,让人家寒了心!”

  我一时默然,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来挽回呢。

  岳明皎既愁又恼地满屋踱起了步子,忽听门外有小厮禀道:“老爷,少爷回来了。”

  “回来得正好,”老爹沉声道,“叫他进来!”

  岳清音迈进屋来,看了我一眼,也只向岳明皎道了声“爹”便被打断,老爹瞪着他怒声道:“瞧瞧你把你妹妹惯成了什么样子!燕然对我岳家恩重如山,你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她如何报恩的么?!”

  “爹——您莫要责怪哥哥!”我急得迈前一步,下意识地想要挡在岳清音的身前,“都是灵歌的错,与哥哥毫无干系!是灵歌太过散漫,哥哥每日在衙门当差早出晚归,纵然灵歌有做得不对之处他也不可能尽知!哥哥平时总教育灵歌要知礼守节,更是每天叮嘱灵歌莫忘季大人救命之恩,怪只怪灵歌疏忽大意,让爹和哥哥担了这忘恩负义之名。还望爹爹暂且息怒,莫要责怪哥哥,灵歌这就去季大人面前下跪请罪,倘若他不能原谅,灵歌便长跪不起!”

  说罢转身奔出房去,颤抖间听不清岳明皎在身后唤了些什么话,一路直冲向小楼,推开季燕然的房门,却见佟小姐正坐在日常我坐的那个位子上笑着同他说话,见我突然闯进来不由吓了一跳,愣在当场一时难以反应。

  “岳灵歌来向季大人请罪!”我几步迈过去嗵地一声跪在当场,直教那向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季燕然惊得一手撑了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等他开口,我俯首续道:“大人是灵歌的救命恩人,没有大人就没有灵歌。可恨的是灵歌竟不能将大人这恩情时时感念于心,以至今早不曾来伺候大人用饭。灵歌的行为实属忘恩负义,非但使得人神共愤,还连累父兄脸上蒙羞。此次特来向大人请罪,不敢请求大人原谅,只望大人给予惩罚,以抵去灵歌今日之过!”

  “灵歌!快起来!”季燕然沉喝着,禁不住连连咳嗽。

  身旁的佟小姐顾不得矜持,忙上前去将他扶住,低声道:“大人身上有伤,切莫乱动扯裂了伤口……”

  季燕然只将手一摆,那对黑得怕人的眸子盯在我的脸上,哑着声道:“灵歌,你是想要为兄亲自下床去扶你起来么?”

  “大人若这么做,那灵歌就更罪无可赦了,只好以死相赎!”我迎上他的目光,看到了他掩饰不住的焦急和痛心。

  “也罢,”他叹,吃力地翻身下床,并且礼貌地避开了佟小姐的搀扶,“为兄不逼你,为兄这就去向伯父请辞……”说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才走了半步就向前一个趔趄。

  与此同时门又开了,伴着岳明皎的沉喝:“灵歌!还不赶紧把燕然扶回床上去!”

  我站起身上前去扶季燕然,他摆摆手,可还是被我搀住了胳膊,慢慢坐回床上,佟小姐帮忙扶他躺下,见他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冒了密密的一层汗,待佟小姐从怀里找出帕子时,我已用自己的袖子替他揩了去。

  “清音!快去给燕然看看有没有扯到伤口——”岳明皎大步走上前来,皱了眉摇头直叹:“你这傻孩子……又说什么请辞的傻话!”

  季燕然一边任由岳清音搭上脉门诊断一边虚弱地向着岳明皎笑:“伯父,昨夜侄儿是好意……灵歌年纪还小,禁不起天天这么照顾我这养伤在床之人……几个月来这小丫头日日寸步不离侄儿身边,端茶喂饭样样周全,纵是习惯了照顾人的养娘嬷母们也不能如此长时间地耗心耗力。侄儿是把伯父当做自己家里的长辈、把灵歌当做自己的……妹妹……才肯说昨夜那番话的,倘若因此让伯父误会了侄儿是对灵歌的照料心存不满,那侄儿当真是没脸再留在府上了……今日早饭是侄儿自己不大想吃,因天天躺在床上不活动身体,难免食欲不振,侄儿正想每日空上一餐不吃,好令体内淤积食物有时间消化。伯父您若拿此事来责怪灵歌,岂不又成了侄儿的不是?况且以前侄儿在自己住处时也常常不用早饭的,只不过因住在伯父这里养伤,不敢多说,怕伯父以为侄儿拿大,这才入乡随俗吃起早饭来,不过是小事,哪里敢惹伯父发这么大的火?您老消消气,莫要再责怪灵歌了,否则侄儿将来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