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杂货(1/2)

加入书签

  在纸上画了十几个重重的捺,而后缀上“见字如面”四个字,将信折好,放在一只大大信封里,再用一块桃红色的帕子将方才捧回来的白菊花瓣小心包起,一并放到信封里,交由小丫环带给他。

  直到将要就寝时,季燕然的回信才过来,我躺在被窝里将信拆开,见上面写道:黑捺白菊一并笑纳,小生启窗遥谢那小女子托香共赏此冬。自恨手脚不利无法回馈芳意,只得撷一朵月光聊表寸心。愿那小女子丿丿丿丿丿丿丿。

  “噗——”看到最后那一大串的撇,我忍不住笑喷了。这个季某人!说他雅吧,他是一肚子坏水儿,标准的腹黑男;说他痞吧,他又偏偏痞得很有格调,琴棋书画诗酒茶,样样都玩儿得转。看来只有“雅痞”二字最适合这家伙了,他是雅士里的叛逆者,痞子中的独特君!

  又将他这页回复看了一遍,笑了一阵儿,才要把这纸折好连同他带过来的解答臣史问题的纸一起先塞到枕下,忽而发现这摞纸最下面的那一张上似是画了些什么东西,便抽出来看,却见是一幅很简单的写意画儿,画上只有一个男子立在那里,什么修饰和背景都没有,除了他身后的一道影子。

  古人大凡字写得好的都会画几笔画,字画本一家,因此季燕然也会画个简单的写意画并不奇怪。只是莫非这幅画就是他回复中所说的“月光”吗?那月亮在哪里?臭家伙又考我。

  躺回枕上举着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甚至凝眸准备看出个三维效果来,依然不得其解。只好重新细看这画上的男子,画的是他的正面,五官线条很简单,然而怎么看也是像那季大狗儿正在面前冲着我不着调的笑,不由下意识地垂了垂眼皮儿想要挡住他这阳光般的面容,手一哆嗦,画纸便飘落下来,正盖在我的口上。

  ——不要脸!

  神经质地慌忙把画纸重新攥在手上,从床上坐起身来,盯住墙上自己那被烛光投上去的略显狼狈的影子满心里发虚。忽儿想到了什么,忙又把手中画展开看了一看,这才明白这画取名为“月光”之意。

  这男人是面向着我的,他的影子拖在身后,那意思岂不是光源就是我么……我就是月光。

  胡乱几把将画纸折了塞入枕下,拽过被子蒙上头,心里碎碎念着:快睡着快睡着快睡着,什么也不许想什么也不许想……

  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年二十八,我这院子里早已挂上了红灯笼,窗上也贴了窗花,段慈托人送来一幅他亲手写的迎春对子,我也早叫欢喜儿贴在了门上。做为回礼,我给段慈用喜庆的红线织了条挂玉饰用的绦子,送走了才想起他们家里才办了丧事,今年过年大约不能见红,不由后悔自己的心。二十九一早他的小厮就又过来了,特意送了信表示谢意,我连忙绕着弯子套了套那小厮的话,看那红绦子送到他府上后有没有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小厮笑得像只才偷了油的老鼠,压低声音对我道:“我家公子可宝贝着小姐送的那绦子呢,压儿就舍不得戴,怕弄脏了弄旧了,用个荷包装起来压在枕下,夜夜握在手里方能入眠,谁也不准碰一下的!”

  这小厮年纪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还不大分得清,一门心思地帮他主子泡妞,只捡那琢磨着我听了高兴的话说,搞得我黑线满额,干咳了几声叫绿水拿了红包给他打发回段府去了。

  潜心研读臣史至掌灯时分,洗了个热水澡后就坐到窗边桌前,边习惯地神游天际边梳理湿漉漉的头发。待一轮游罢中场休息时才蓦地发现面前铜镜里多了个身影,穿着颜色很新的月白色的衫子,正是我买的那一件。

  “哥哥!”我难掩惊喜地转过头。

  “又在琢磨些什么,叫门也听不见。”岳清音垂眸看我,略带无奈地微微摇头。

  “哥哥近来可好?”我想要起身迎他,被他拍了拍肩膀示意不必,只踱步至我的身旁,取了书案上我铺摆在那里的臣史随意翻了一翻。

  “近日衙门事杂,一直未曾检查你的功课,没有偷懒罢?”岳清音放下手中的书,接过我递给他的热茶。

  拿过案头摆放的一摞纸放到他面前桌上,是今天抄完的十遍感恩经,他一页页细细看了看,不由微微笑起,道:“有些长进。听陈师父说你的礼仪课学得也很不错,年后大概不必再教你了。可见只要用心,世事也并没什么难为的。你若早肯如此老老实实听话,又哪会生出这么许多的风波?”

  “哥哥,”我笑着拉住他的袖子撒着小娇,“好些日子没见,一来就讲大道理。您老人家就不关心关心妹妹过得好不好呀?!”

  “哦,那你过的好不好呢?”他好笑地望着我故意嘟起的唇意外配合地问道。

  “总也见不到哥哥,当然过得不好。”我讨好地谄笑。

  “哦。为兄还以为见不到才正中你下怀,免得一见面就给你讲大道理。”岳清音淡淡笑着打趣了我一句。

  “说来也怪,往日总怕听哥哥讲道理的,可几日若听不见竟还想念得紧,莫非哥哥的唠叨听多了会上瘾?隔几天不听就浑身乏力食欲不振神萎靡?”我忍着笑装得一本正经地纳闷儿道。

  “胡说八道,”岳清音轻拍了我脑瓜儿一下以示惩罚,眼里却满是被我逗出的笑意,“才夸了你几句就又忘乎所以了。”

  “哥哥坐。”我扶了他胳膊请他坐到椅上,而后小着声儿问他:“爹近来身体可好?灵歌出不得院子,每晚也不能去向他老人家请安,也好些日子没见他老人家了。”

  “爹很好。”岳清音答道,端了杯子抿了口茶,“年底总会忙得很,全年里零零散散积下的事务都要一并处理掉,还要拟述职的折子交到上面去,只怕要一直忙到年三十了。”

  “哥哥也一定忙得很罢,大表兄代理衙门事务,全年积下的未处理的东西想来也不少……”一提起步九霄我就想用感恩经狠狠抽他。

  “还好,”岳清音淡淡看我一眼,“燕然在职时衙门里没有积案,大表兄只需将他受伤后积下的事务处理清楚便可。”

  哦……是么?看来那位横竖撇捺公子的工作做得还是蛮干净利落的,如此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