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名字(1/2)

加入书签

  我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将他宽大的衣袖向上挽起,却见胳膊上仍旧缠着绷带,且看上去还是新换上的,不由抬眼直直瞪住他,道:“这个样子叫做好得差不多了?换了别人就算用的药再不济事,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也早能拆去绷带了!更何况你还有皇上赐的廷秘药,还有我哥哥的悉心治疗!你——早就不让你乱动这条胳膊,就是不肯听!”

  季燕然眯了眼赔笑道:“是为兄错了,是为兄的错,不该让妹妹担心……”

  “大人你没有错,错的是灵歌,”我冷冷地把他的袖口放下,松开他的腕子,“灵歌太不懂事,太心大意,不该麻烦大人替灵歌解答什么难题,害大人反复挣裂伤口,灵歌非但没能报恩,反而恩将仇报,真是有辱家门!看来家父的惩罚还是太轻了些,竟未能让灵歌内心彻底悔过,灵歌现在就去向家父自请惩处!”

  说着就要站起身,却忽地被季燕然反握了手腕,大手温暖且干燥,带着笃定、沉稳和自信,让人不由遍生安全感和踏实感。我略带惊讶地望向他,见他不大自然的垂眸一笑,大手却仍未松开,想是怕我当真去找岳明皎,他有伤在身必定阻拦不了。

  “灵歌,”他抬起眸子,撤去了那迂腐保守的窘意,满脸的严肃正经,然而仍旧微笑着,道:“又要做傻事么?为兄知道,你这怒火并非来自为兄的不珍重自己,而是在生气你又欠了我的人情,使你又多了一重负担。你一直泾渭分明地偿还着你‘欠’我的,确地计算着已经偿了多少,还欠多少。”

  “为兄知道你嘱咐过白桥红鲤夜里必须有一人在为兄房门外听着响动,所以为兄在半夜咳嗽时她们能够及时地端水进来;为兄也知道前段时间小丫头抱来的说是伯父让拿给我的决明子做的枕头其实是你的授意,因为了解为兄会通宵看书的人只有你,这决明子枕头正可起到助眠和明目的作用;为兄还知道,让欢喜儿假称遵清音之令前往我那府里将我贴身的衣物和打听了平日爱看的书取来的还是灵歌你,如此细心,如此体贴,除了聪明敏感的你之外还能有谁?”

  “然而你却总表现出一副对所谓的恩情不放在心上的样子,甚至在伯父面前也倔强得不肯说出实情,宁可被罚禁足和抄写,宁可失去你最为看重的‘自由’。——为兄当然清楚这其中原因,这就是你内心矛盾所促成的结果。你认为我逼死了大盗,是你的仇人,所以你不愿听伯父之令将我像恩人般对待;然而你又十分明白,我也确是救了你的命,确是对你有恩,是非分明的你又不愿做个忘恩负义之人。于是百般纠结百般矛盾之下,就只有自欺欺人地明着报仇,暗着报恩,傻傻地用被伯父惩罚的方式来向自己证明、来向大盗证明,证明自己并没有忘记对我的仇恨。”

  “你将恩与仇划分得如此细分明,你早计算好了要怎样一笔笔偿还清楚。所以你最怕我在你这明细账上又添上几笔债务,让你又要重新核算,重新计划,重新偿还。……而你更怕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会忘却了那仇恨。”

  说至此处,他用黑眸牢牢地盯住我,像是在等我点头承认彻底招供。

  我甩开他的手,起身背对着他,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身体因被他准确无误地戳中心事要害而颤抖。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勉强平静地发出声音,哂笑着道:“原来灵歌在大人心中的形象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大人所说的那些——什么决明子的枕头了,什么取衣取书了,都是大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灵歌禁足在房,天天抄写感恩经尚且不暇,哪里有功夫去管别人?!至于报恩报仇的,大人也只说对了一半。灵歌的确曾把大人当做了仇人,也的确不愿欠大人的恩情。然而功过相抵、恩仇两销,现在的大人在灵歌心中只不过是岳家的一个世交朋友而已,与灵歌没有任何瓜葛。过去的已经过去,再多想多纠缠皆无用处,灵歌已经忘记了过去的种种,恩与仇都是浮梦一场。现在灵歌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孝敬父亲,尊重哥哥,对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使他们生气着急的行为罢了,大人千万不要误会多想,以免……伤身伤神。”

  这一番话硬着声说完,许久也没听到季燕然的回应,我就这么背身对着他,两个人一阵沉默。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屋内忽然一暗,偏头看去,见是桌上油灯里的油烧完了,灯光自行灭掉,满屋只剩下炭盆里荧荧的火光,只照得周围几步内一片暗红。

  挪动步子想要拿了油灯出去叫红鲤重新灌满灯油,却听得季燕然黑暗中轻轻开口叫了我一声:“灵歌。”

  “嗯。”于是停下,偏过身望住被外面烟花映得五彩斑斓的窗纸,却不看他。

  “当真……还在恨我么?”他低声地问。

  “……或许罢,我自己也不大清楚。”我如实作答,同样轻声地。

  “是否……我若消失于你的生活,就可以令你重新如以前般快乐?”他慢慢地低声问。

  我想了许久,亦慢慢低声道:“……不是。”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道:“答案只有这两个字么?”

  “我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想来想去只有这两个字。”我坦白地轻声道。

  “那么,你现在的不快乐又是源于何处呢?”他柔声地问,“可否说给我听?”

  “我……我不知道,”我无奈地轻叹,拉过床边那把椅子面向着窗子坐下,每当烟花亮起时,彩色的光斑便会映上黑暗里季燕然的面孔,那对凝望着我的黑眸如同焰火中的星子般璀璨。“我不大敢认真去想自己究竟为什么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