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没·名字(1/2)

加入书签

  当岳家父子带着姨父姨母前来探望季燕然的时候,我终于可以一个人回去自己的院子,继续我的禁足生涯。还好被禁了足,我可以不必一大早地跟着岳家父子去各个府上拜年应酬,回房给我的四个小丫环及欢喜儿每人发了大大的一枚红包后,一头倒在床上,什么都懒得想地蒙被睡去。

  这一觉竟睡到年初一的夜里,起身下床喝水,听得外间屋里传来一阵嘎吧嘎吧的嗑瓜子儿的声音,不由纳闷儿,披好衣服,推开门出去,但见满屋里灯火通明,大圆桌旁坐着我那位姨母正在秉烛夜食,桌面上除了堆着如山的水果点心之外,还堆着如山的瓜子皮儿,瓜子皮儿山顶之上另还装饰着几副黄澄澄的香蕉皮。

  眉心一阵抽痛,才要悄悄地回身进房继续装睡,却被姨母眼尖一下子瞅见了,施展移形换影大法瞬间到了身边,一把扯住了我的胳膊:“我的儿!你可算睡醒了!那两个叫什么绿水和青烟的小丫头,死活也不让我进你屋去,说你嘱咐过谁也不让打扰——她们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你的亲亲姨母喂!居然把我当外人!真是傻乎乎的讨人嫌,也不晓得脑子长在了什么地方!快快,来,坐这儿,咱娘儿俩好好说会子话!”姨母吐掉唇边的瓜子壳,由于同时还说着话,一不小心连瓜子瓤儿也一并吐了出来,下意识地垂眼看了看地上,心中似乎倍感遗憾。

  没奈何,只得随着她坐至桌边,守着那瓜子儿皮山听她说话。

  “灵歌啊,你老实告诉姨母,可有心上人了没有?”姨母开门见山地佯笑着盯住我问,可见在我醒来之前她老人家已经在瓜子儿的助力下想好了要如何将我一举拿下。

  “姨母……您看您问的!”我低下头掩饰自己的不耐烦,在她看来却只以为是害羞了。

  “你不说那就是没有啰!”姨母生怕我说个“有”字,连忙抢在前头将事情做实。

  “姨母,您也辛苦了一天了,昨晚守夜也不曾睡得,不如早些回去洗洗睡下罢,我们改日再聊也不迟……”我佯笑着欲起身终止本次无规则会谈。

  “灵歌啊,这女人哪,真正风光的就是这么两年,你不趁着自己风华正茂时找个好男人嫁了,待到花容枯损时,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喽!”姨母压儿没听进我的话去,只管自顾自地拉着我的手发起攻势。

  我无奈地笑道:“灵歌的终身大事自有爹跟哥哥作主,姨母您老就放心好了……”

  “哎哟哟!他们那对儿父子管个什么用!”姨母瞪起眼睛,“就说你哥哥罢,这么大个人了,到现在还找不着媳妇儿!他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时间管你?!”

  “那姨母便多费费心,先替哥哥找一家合适的姑娘呗。”我笑,拉岳哥哥当幌子。

  “嘿!这不是姨母没生个闺女么!——不说他,说你!灵歌啊,你可好好想想姨母的话,姨母是过来人,这话可不是信口乱说的。女人这一辈子就图能找个好男人嫁了,你爹跟你哥哥顾不上管你,做姨母的岂能让你这么耗下去?!你若是信你姨母就听姨母的!保准让你后半生快快活活的!”

  这姨母是铁了心的要把我和步九霄搓和到一起去,若不让她彻底死心只怕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于是心一横牙一咬,硬着头皮道:“姨母,古训有云:好女不嫁二夫。昨夜家父也已提及为灵歌看好了一门亲事,这便已相当于将灵歌嫁了,灵歌这辈子只能嫁到这一家去,不能再另许他人了……”

  “嘿哟!傻姑娘!昨夜我早把你爹的话问出来了!”姨母打断我的话笑着道,“你爹和那家人只是互通过意向,那家的老爷也是当官儿的,前些日子被派到外省公干,你爹就一直没有机会同他将这事儿定下,后来他们家不是又死了个姨娘么?!要到二三月间才能再提婚事了。既然没有说定,那就本不算数,谁叫他家自己不争气,又是公干又是死人了?!错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所以灵歌你啊,本不用管他们家如何作想!要是他家当真重视你,早就把你娶过去了,何必拖这么长时间?!”

  唉,头疼,头疼!这还能说些什么呢?想用和段家的亲事当挡箭牌的法子被姨母轻易化解了去,如果我要说已同段慈私定终身甚至委过身了,姨母也许会望而却步,但以她的子来看难免会将这事儿宣扬出去,到时岳老爹不被我活活气死才怪——因此这个破釜沉舟的法子也不能用。……苍天啊,大地啊!

  姨母唠唠叨叨地满嘴念的全是劝诱我嫁给步九霄的话,从桌旁念到床上,从初一念到十五,原本岳明皎安排了客房给她住,可她这小半个月来天天泡在我的房间里,再加上我被禁了足,躲没处躲逃没处逃,简直如同身处炼狱。

  十五元宵节一大早,姨母兴冲冲地从前厅吃饭回来,也不管我正趴在桌前抄感恩经,一屁股坐到桌旁,拍着我面前的桌子笑道:“灵歌我儿!今儿个十五,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好节日呢!听说京都上元节的花灯最为热闹壮观,今晚你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才是啊!”

  我头也不抬地继续抄写,只道:“姨母大人,您老忘了,我被爹爹禁了足,不得出门的。”

  “这丫头!我当然没忘你那迂腐的老爹给你下的这什么狗屁禁足令!”姨母鼻子里哼了一声,笑着扯过我的手去,重重拍着道:“今儿个早饭时我已经同你爹谈妥了,让他准你今晚出门去玩,天亮前回来就成了!”

  我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姨母,却见她充满了无厘头风格的脸上并没有扯谎的迹象,想来也是,凭姨母这死缠烂打的本事,只怕岳老爹不同意的话她是不肯罢休的。而她之所以如此卖力地帮我谋福利的目的么……

  “到时候我让九霄陪你上街,有了他这个贴身护卫在,就不怕那些登徒子打你的主意了!”姨母喜气洋洋地道。

  果然如此。我宁可在家继续禁足到二月初二,反正也没有几天了,这么长时间我都熬过来了,不在乎这一次。

  于是摇摇头,继续埋头抄写,并道:“谢姨母好意,灵歌还是在家待着罢,外面人太多,看着心烦。”

  “你这丫头!”姨母恼了,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笔扔进笔洗里,而后两手一边一只地捧住我的脸蛋子狠狠捏着,怒道:“怎么对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么不关心?!真是不懂事!再这么拖下去看谁还要你?!看谁还要你?!你娘死得早,我是你娘的亲姐姐,我不管你谁管你?!谁管你?!”

  我哭笑不得地拼命掰开姨母的两只手,好声好气儿地道:“姨母莫要生气,这种事情强求不来,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顺你个大倭瓜!”姨母简直气得肥枝乱颤,蹭地起身喘了几口大气,突然探手入怀掏出一样东西来,“你这丫头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这东西是不是他送你的定情之物?”

  我抬眼看去,却见我平日仔细收在荷包里的那枚岳清音送给我的猫儿铃竟不知怎么地竟到了姨母的手中,不由豁地站起身劈手便夺,谁料姨母早有准备,发福的身躯向后一退将我避过,飞快地将猫儿铃揣进怀里,咂着嘴道:“啧啧啧!我就说哪有少女不思春的!你这丫头口口声声地说什么听父母之命,却原来是在外面同别人有了私情!你若不老老实实告诉姨母那小子究竟是谁,这铃儿我是不会还你的!”

  “姨母!那铃儿是我哥哥给我的!你快还我!”我怒瞪着她,几乎忍不住要失礼上前强行抢夺。

  “哟哟,你这小丫头骗谁呢?!”姨母老蛤蟆似地咯咯咯地笑起来,“我看你每晚睡时都珍重地将装着它的荷包压在枕下,起床时又小心戴上,白日里从不离身,你看哪个当妹妹的如此宝贝哥哥给的东西?女生外向,这东西必是外头的野小子给你的,还瞒你姨母来!你姨母可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