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段·完结(1/2)

加入书签

  我拼命地往回抽着自己的手想要挣脱姨母的钳制,无奈手腕被她肥的指头牢牢攥住,几乎要把手拽断了也没能松动分毫,只好拉了岳清音一起跟着她往那酒楼的方向挤去。

  有姨母在前彪悍开道,这一段分外拥挤的路走过去倒也不算太艰难,来至那酒楼下仰头望望,见招牌上的金泥大字写着:花好月满楼。名字起得不错,可惜错误的事件和错误的人破坏了这意境。

  花好月满楼高七层,第一层是普通百姓也能吃得起的散桌,沿着楼梯往上走,层越高装修越豪华,相应的消费也就越贵,客人亦是越来越少。姨母所预订的席位在四楼,客流已是不多,且都是雅间,由酒楼侍者在前引路,来至一间门上镌着“鸳鸯?蝴蝶”牌子的房前,未待叩门,姨母已是一把推开扯着我迈了进去。

  果见步九霄正等在里面,一手端了茶坐在桌旁正思索着什么,乍一见我们三人手拉手地闯进来,先是一怔,而后一惊,接着狐疑,最后冷脸,只冲着姨母沉声道:“娘!您这又是做什么?!不是只说请清音一起喝茶观灯么?!”

  原来如此——姨母想必就是用这借口把步九霄和岳清音双双骗了出来!我x你个○的!

  姨母一边扯着我硬是摁坐在步九霄身旁,一边笑得天真烂漫地道:“你灵歌妹妹许久没有出门,你姨父心疼了,求为娘趁着这灯节带她出来一起逛逛,咱一家子正好在这里喝喝茶、看看灯,不是很好么?”

  这狡猾的婆娘!把一切都推在了岳明皎的身上!事实上也没人信她的话,她肚子里那些念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步九霄自然比我更了解他娘,冷着脸道:“娘,清音,你们坐罢,我还有事,先行——”

  “你给我坐下!”不待步九霄说完,姨母已是老杏眼圆睁,怒冲冲地瞪了过去,“今儿你要是敢给我提前走一步,就莫怪为娘不答应你之前所说之事!”

  ……哦?难道步九霄也有软肋被姨母抓在手里?哈、哈,我真不知当哭还是当笑了!

  步九霄气得额上青筋直跳,然而他也不是姨母这千年老妖的对手,只好忍气吞声地重新坐回座位,恨恨地扯过桌上茶壶替岳清音的杯子倒上,而后也不理姨母和我,只管不发一言地闷头喝茶。

  姨母见镇唬住了自己儿子,得意之色溢于言表,一边逼着步九霄给我倒茶,一边起身去推开窗子探头往楼下张望,回过头来时见步九霄仍坐着未动,不由一巴掌拍在他的胳膊上,气道:“怎么着,为娘还指使不动你了?!你看你灵歌妹妹,今天还特意穿了你给她买的裙子……”

  呸呸呸!你不要乱说——这明明是你逼我穿的!我可不想让步九霄误会我对他有什么想法!上帝啊——我真是要抓狂了!

  姨母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数落步九霄,趁她没在自己的座位上,我飞快地一挪身坐到了岳清音的身旁,被姨母瞥见,冲了我叫道:“你这孩子!在哪里坐不是一样!?快回来,跟你姨母坐一块儿,咱娘俩儿说个话儿也方便!”

  “姨母,灵歌坐这里也能说话,而且挨着窗,还可以看到外面的花灯。”我毫不妥协地往岳清音的身旁又靠了靠,直恨不得躲到他的身体里去。

  “你看看你看看!哪有这么大个姑娘家还缠着自己哥哥不放的!你挨他那么近,他没法儿喝茶看灯不是?!”姨母说着就要上来拉我,直吓得我一歪身子失去了重心,一头撞在岳清音怀里,钗也掉了粉儿也蹭了,被岳清音扶好后正瞅见他那件干净的青莲色外衫的前襟上印着我的一枚形态猥琐的唇印。

  听得岳清音淡淡地道:“姨母,您老与灵歌夜夜同榻,何愁没有时间说话儿?况我们这次出来不正是为了观灯么?灵歌在府里闷得久了,想靠窗坐坐看看外面热闹,不妨就纵容她这一回罢,外甥在旁守着,替姨母看顾她,姨母便请不必心,当尽情享乐才是。”

  不愧是岳哥哥!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明着听来似乎是在说帮姨母减负照看我,暗里却暗示姨母少点没用的心,别管得太多,该干啥干啥去!话说得淡然,分量却不轻,饶是姨母死缠烂打的功夫已经登峰造极,在岳老大不怒自寒的冰山气质下也不敢再造次,只得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坐回她自己的座位,却仍不死心地把步九霄往我这边挤了挤,道:“你且往那边挪挪!让为娘也能看到窗子外面!”

  步九霄也是个聪明人,岳清音话中之意自然听得明白,他对自个儿母亲的子了若指掌,心知若强行与她对着干势必会将场面弄得更加混乱难堪,于是强捺了中怒气,拿过桌上茶壶替我将茶倒上,我便也配合着道了声谢。

  果然姨母见情形似乎朝着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满意地笑着点头,道:“这就是了嘛,一家人和和睦睦地看灯喝茶,这才像过节嘛!九霄你看,灵歌这衣裙穿在身上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