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2)

加入书签

  傻,明知道你就是这样的人,一定会这样做,还心存幻想,以为你会看在我给了你,我最好的年华的份上会有所改变,想来我跟这瓶酒一样,不管你曾经多么珍视,给了别人就不会再要回去。”

  男人喝了一口酒,抽了一口烟,揉了揉惺忪的眼,久久没有说什么。

  来人如雪一般的肌肤,腮上是鲜嫩桃花般的绯红,神情里却透着不合时宜的苦闷,“你说过,除了我,不会和其他男人做的。”

  男人疲惫不堪,怨恨他此时还来重提旧事,脸上的表情和眼里都是不留情面的厌烦。“黎若,没有谁能守着承诺吃定一个人。我跟你说过,要驯化自己身体里的野兽才能驯化别人。我已厌烦了你的小心眼、妒忌、醋坛子。人会变,你是,我也是。感情都会变,过去的,现在的,都一样。”

  黎若蹲在他膝边,怅然痛哭,强拽着他的手贴上自己的泪脸,却被他厌弃的抽开。

  “你放着大别墅不住,住在这个小公寓里就是怕我找上门来,对吧!”黎若忍下抽涕,“你早已做好决定,不管我会不会回头找你,你都不会再要我了。所以立即招了另一个男人来伺候,你就不怕我吃醋报复?”

  黎若抬起眼眸看向男人,眼睛里都是狠厉的光。

  男人会怕吗?不会,他眼里狠厉的光更甚,咬紧的后槽牙呲呲作响,“你若不怕死的很惨,你就试试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