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纷纷开始出价较劲起来。争夺起这枚玉简。转眼间,价格就节节攀升。

  “武无荆”

  帝释天听到,不由微微楞小喃喃自语道:“没想到他能在短短十年中,突破到这种高度,已经可以挑战元婴,武修”果然战力强横。”想想。他还真没看过武修的功法,不禁上前几步,想要看看能否买下,参研下武修功法。不过听那价格,在相互竞争下,节节高升。转眼就快接近二十万。微微摇头,没有再上前。

  二十万灵石买只玉简,这种奢华的事情还不是他能做的。

  “帝疯子,你还真是笨,玉简这种破玩意,又不是上古时的紫府天书。储存的手段如此简陋,你还用花灵石去买吗,直接用你的神眼去看。区区玉简,里面又没什么禁制。想看直接就看了。”

  突然间,“冥,在他脑海中破口大骂起来。副鄙夷的语气。

  “天罚神眼还能看到玉简中的内容?”

  帝释天微微惊,有些诧异。如今的神眼,他早就参悟过,有两种逆天的能力,是可将神魂直接从敌人体内录夺摄取。二是可以以天罚神光刷去敌人修为道行。只是这刷人道行,却不是他现在能用的,当初也是在血祭坛的力量支撑下,才施展过次。真正能掌握的,还仅仅只是录夺神魂的能力。

  “哼,你当你这只神眼是摆设不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的来历极为不凡,寻常的天眼,阴阳眼什么的,在它面前,不过是普通的垃圾。神眼本身就具有看穿阴阳,洞察天地的力量。那是玉简,又不是天书,只要想看,轻而易举就能看到玉简中的内容

  “冥。鄙夷的哼了两声,道:“帝疯子,你要是有时间,赶紧找地方好好闭关次,好好熟悉你的这只神眼。不出意外,将来它只怕会是你的最强神通。”

  帝释天却不跟他吵闹,闭关的事情也不是现在就能做的,这边事情还未完,等结束后,他确实想要真正的闭关次,突破已经迫在眉睫,而且,他有心要上万兽宗次。

  “我先试试,若是真有这种神通,那我当可偷天换日。所有玉小简,都挡不住我的窥探

  暗自沉吟声,转头看向还拿在那两兄弟手中的玉简,眉宇间的那道紫痕上紫光闪,如流波荡谦小在那枚玉简上扫而过。霎时间,帝释天只的得那只玉简比”凶在他眼中淡化,里面的女章化为枚枚古簧旱现在眼池的强悍记忆力,只顷复间就将所有内容烙印在脑海中。正是那篇通玄秘经,字不漏,通篇都记在脑海中。

  “好!好!好!”

  帝释天心中不由涌现出阵狂喜。心中连叫三个好字,要知道,玉小简这东西,里面记载的功法。向来都贵的要命,要想买到,发挥大批灵石不说,哪怕倾尽全身灵石,只怕都未必能买的到几只,可如今却能凭借自身神眼,偷天换日。直接无所顾忌的观看玉简中的内容。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今后般玉简,根本无法阻挡他。随心所以的,想看就看。还不需要花费如何代价,就可轻而易举的得到别人需要付出极大代价才能得到的东西。

  “若是将这些玉简中窃取到的功法,用古卷拓印出来。归入我万妖谷的藏书中。那岂不是更加快速的强大我万妖谷实力。”

  帝释天脑海中思绪不断的扩展,人类的智慧,不可否认极具创造天赋。炼器,炼丹,炼符,炼阵,种种分枝,都是妖族所缺少的,不是妖族智慧不如人,化形的妖族,每个都有着丝毫不逊色于人类的智慧,可关键就是失了传承。想学都没地方去学。

  要是有那些功法的话,妖族中为何就不能出现炼丹师,炼器师,些妖族天生火性,自身妖火比三昧真火都要厉害,真要站在同线上。又岂会逊色于修仙者。

  “看来,这次我也要做会偷天大盗。”

  暗自沉吟下,回过神来,已然在心中下定决心,看向四周的摊位上,玉简虽然不多,但也不少,眉宇间紫光闪烁,在这些玉简上扫视而过,顷复间,谁都不清楚,只这几个呼吸中,玉简中的内容,就已经被窃取了。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在身边的白狐隐然有些察的。莫名的看了他眼。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在此匆

  仙岛上屹立而起的那座最高的玲珑阁内,却是守卫森严。

  看这座玲珑阁,可不是当初玉玲珑随身携带的那座所能比的,其高。足有百丈,分为九层,据说。每层都是针对不同的客人准备的。比如这第层,就是元婴期之下的修士可见。在里面挑选中意的宝贝。到第二层,就是针对于渡劫之下。第三层其层次就已经达到仙人之下的所有客人。

  而拍卖会也将在这里举行。

  其中第五层就是专门用来拍卖的场所。里面设施齐全。以芥子纳虚弥的手段建成,可以同时容纳上百万人同时进去。据说,若需要,还能再多。这份手段,可谓惊人。

  这时,在玲珑阁最顶层中。

  玉玲珑母女二人正起看着岛上的热闹景象。

  “娘亲,那几件东西我们难道真的要拿出去拍卖吗?只怕拿出去也未必有谁能有能力拍卖下来。何况。其中几件,连我们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用途。”

  玉玲珑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说道。显然,似乎对某件事情有些不满。

  “玲珑,我们只管拍卖。不用太在意是否能拍卖的出去。何况。娘已经接到消息,天界通向紫金大陆的通道已经打开。将有批天界的仙佛下界,不出意外,到时候等拍卖会开始时,或许也会出现。不愁拍卖不出去。”

  黑衣妇人笃定的说道。显得极为的沉着。

  “天界?天界的人怎么会突然到紫金大陆来。”

  玉玲珑听到这消息,神情不由微微楞。有些诧异的说道:“莫非出什么大事了。”

  “玲珑,你还记不记得。当年突然出现那种鬼哭神嚎,日月无光,的古怪天兆。”黑衣妇人抬眼看向虚空,眼中流露出丝丝向往,道:“不出意外,那应该是某种威力旷古硕今的先天灵宝出世,乃至是有人创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奇功才会有的天兆。而且,根据天兆出现的位置,在紫金大陆出现的可能性最大。”

  轻轻吐出口气,接着道:“再者,无非就是在为即将成熟的世界种子。只怕。紫金大陆,从此要多事了。”

  玉玲珑听到,也沉默了半响小才道:“世界种子没有生命源种灌溉。根本无法形成内世界。生命神树也不知道在哪。

  ”微微叹息声,眼中的神采也渐渐变的深邃。

  第416章道友留步天天百万\小!说网

  渚天万界。天界,妖界。冥界各自独存,可却同样是依北了卜源之地紫金大陆而存,紫金大陆才是真正诸天万界的根源,中心。其他诸天世界,皆是自紫金大陆中迁移出去的支脉,真正的祖地。依旧是大陆。

  如若真有天,天界,妖界都因为某种意外而遭受毁灭,整个世界统统毁为乌有,那紫金大陆也不会受到影响,反而,若紫金大陆被毁灭掉,随之,围绕大陆而存在的诸天万界,皆会如泡沫幻影样通通破

  实乃,紫金大陆乃是诸天万界的发源地。是根基,是源头。源头若毁,自然,什么都是虚好,都会破灭。

  上古之时,还没有所谓的天界。妖界。都是在之后,由那些盖世强者联合以无上神通,劈开混沌,演化出来的。其根基上,自然比不上紫金大陆这种自混沌中自行诞生的本源之地。本源之地上的神秘,哪怕三天三夜都讲述不完。

  如世界树,生命神树这类不可思议的生命,不是本源之地,焉能长的出来。

  “咔嚓!!”

  天空中,狂风倒卷,乌云滚滚,道道可怕的雷电在云层中不断穿梭。如条条肆意狂舞的龙蛇般,刹是吓人。

  下面,是处望无垠的大草原。草原上,群群平时喜欢在肥沃地方吃着鲜美嫩草的牛羊似乎感觉到天空中传来的压抑感,纷纷找地方躲避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毒隆隆!!

  突然,在暴风雨下的草原中,处明显带着四陷的低洼地带,四周的草地突然间阵震动,仿佛地龙翻身样,发出阵古怪的轰鸣声。接着就听带“哗啦。声,那低洼之处的草地竟诡异的往地下塌陷下去。好似下面有沼泽将上面的事物给吞噬掉般。

  股可怕的威压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冲天而起,直上云霄,连上空正在汇聚的乌云与雷电都在瞬间被这股威压冲击的声势缓,云层剧烈翻滚,几乎差点被冲的溃散掉。将雷雨的威势都压了下去。

  “略!!”

  股股无名的威势自地下喷吐而出,让四周方圆千里内的所有生灵。莫名的在心底涌现出种恐惧,不由自主的向外逃奔,或是直接蜷伏在地上,做出臣服的模样。连天地都为之清。霎时间,连雷电都停止轰鸣。

  地面摇晃,带动方圆千里都在跟着震动,看地上,道足足可以容纳百人同时进去的诡异洞口出现草原上。这洞口,幽深无比。从中有层可怕的气息传出,呈圆形,好似是口放大了上百倍的深井。

  如果此刻有人站边缘往里面看上眼的话,就会看到,深井中的空间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扭曲,破碎小进而化为无数空间乱流,可怕的时空乱刃,在里面不断的肆意飞舞,充斥在每寸空间,几乎没有处是平静的。之前塌陷下去的草地,进到里面,就被绞成齑粉。

  那景象,实为恐怖。在深井靠近井口的位置,有各种颜色的光芒闪烁,似乎有空间破碎时带出的光芒。井中时时传出的毁灭气息,让人心生胆寒,不敢轻易靠近。

  在井的边缘,有在无数神秘古朴的篆文不断的闪烁着豪光,泛出神秘的色彩。

  “哗啦!!”

  在井中,阵剧烈的轰鸣,爆发出层七彩光晕,笼罩井口,同时。三道身影直接自光晕中冲了出来,看他们的样子,身上披着的衣甲都有些破破烂烂,出现道道狰狞可怕的裂口,衣甲上的光芒黯淡无比。而且,正在飞快的消失。看样子。应该已经废掉了。

  “好险,这神魔之井果然可怕。里面到处都是无穷无尽的空间碎流。利刃,从中而过,不小心就是九死生,这身仙衣算是彻底废了。

  还好在最后关头我们终于抵达了尽头,要不然,这次真要葬身在这神魔之井中了。”

  名手中拿着根青色拂尘。做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捋了捋修长的胡须,看起来风轻云淡,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他嘴角边那丝似笑非笑的神情,也告知,他也非表面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申公虎,妈的,跟你这衰神在起,真他妈倒了八辈子霉,别人在神魔之井中小心点,连次空间风暴都不会碰上,跟你起,竟然倒霉到遇上九次。差点被将老子这身武体给绞碎。下次打死也不跟你起走。武体再强,也经不住你这衰神折腾

  满脸不忿的中年大汉,体型魁梧。身上衣甲早就被绞的粉碎,露出身上那身强悍的躯体,肌肤上,竟泛出层层玄黄宝光,上面有道道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连血液都倒转回去。转眼间就彻底愈合,如从未受伤过样。

  “青元,你是武修,有武体护身,你看看我,这身海澜仙衣算是彻底报废了。这可是极品仙衣,堪比极品法宝,距离灵宝也只步之遥。”

  样貌很年轻的蓝衣青年,脸肉痛的看用小报废的仙衣满是不忿的叫嚷道!“泣次要不是世界枚洲孙种即将成熟,打死我也不会赶在这个时候走神魔之井到紫金大陆来。真是晦气摇摇头,叹道:“算了,这也是我们这些散修的命,要是能抢先找到些世界源种,带回天界中,那可是最抢手的瑰宝,不愁不能发上笔。”

  “好了,青元兄,蓝雨兄,早在天界就听说,在紫金大陆上有个玲珑阁,其底蕴非凡,相传,有着仙帝级别的强者坐镇其中,每隔十年就会在大陆上举行次拍卖会,拍卖会上出现的好东西,就算是在天界都堪称珍贵。如今算来,正好就是拍卖会举行的时候,不如我们也

  申公虎挥拂尘,笑道:“也好趁这个机会看看紫金大陆上如今的实力如何。听说,在这里渡过天劫,进入羽化的不少修士,并不是谁都会选择飞升天界,而是选择滞留在这里。说不定,能见到两位道友

  “靠,你这衰神千万别在说道友两个字,听着老子心里就发寒。”

  青元浑身个哆嗦。脸色微微变。连忙叫嚷句。

  “走!!”

  声轻喝,三道流光发小过天际,自草原上消失不见。而神魔之井四周,也诡异的出现层波纹,掩盖住其踪迹,在外面看来,这里依然是片草地,可真要有什么走到这里。绝对逃脱不了掉进井中,被里面无数碎流绞成齑粉的凄惨下场。

  要说这神魔之井,那可是天地间极为玄妙的处所在,也是紫金大陆自上古就存在的神秘之地。而且。它本身也确实神奇无比。堪称是口通天之井,在井中,据说,可以通向诸天万界,实乃是连通诸界的关键纽扣。

  而且,不管是那界出现,不管是什么样的个千世界,只要诞生,在里面就会出现口神魔之井,只是那井的大小与规模都比较小而已。通过那些神魔之井,就能返回紫金大陆。

  这是通往紫金大陆的最直接的办法。却也只能通往紫金大陆,在其他世界却无法通过神魔之井穿梭到除本源之地外的任何世界。

  而旦,穿梭神魔之井时,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井中无处不在的空间碎流。旦抵挡不住。就会被撕扯的粉碎。在碎流中化为齑粉,连神魂都逃脱不了,十分的可怕。尤其在里面,还不时的会出现空间风暴。那比碎流更可怕百倍,所以说,进到井中。般而言,就是九死生的场景。

  但,神魔之井始终都是连通诸天万界最神奇的通道,也是最不可毁灭的通道,上古时据说有盖世强者想要破坏神魔之井,却被神魔之井诡异的吞噬掉,再也没有消息。这也使之成为如通天塔般永恒存在的神奇所在。

  不说这些,却说,玲珑仙会开始已经有五天,玲珑仙会前面九天是自由交易的时间,而在之后,就是玲珑阁举行的拍卖会开始的时剪。虽然拍卖会是重头戏,不过,前面的自由交易,也同样不时有人能在里面淘到好宝贝。

  而自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神眼后。帝释天就彻底的做起了偷天大盗。凭借这神眼之力,偷天换日,但凡只要是在摊位上摆放出来出售的玉简,里面的内容通通都被他偷偷的记在脑海中,无声无息的窃取到玉简中的内容。

  晚上则将它们用空白玉简再次刻印下来,变成自己的收藏。

  几天下来,乐此不疲,实为倡獠!!

  收获却是无比丰厚,各种功法,连得到了数千份,其中,炼丹,炼器,其他符咒等等,各种各样的功法。几乎应有尽有,虽然没有太过高级的,可这份收获,依旧堪称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是好大的块。

  “现在是第五天,还有四天这里的自由交易就会停止,到时候,就是拍卖会的时间,不知道今天这里有没有新的玉简出现。”

  帝释天自己独自走在岛上,脑海中暗自思量,这几天,他基本上已经将见到的所有玉简都看过遍。要是没有新的,今天的收获不会太大。

  正要走进那些人流中时,在仙岛外面上来三道身影,其气质各有不同。浑身却是神光内敛,很难从外面看出他们的修为境界,走在地上。跟普通人差不多。

  “道妾!!请留步。”

  前面那身穿道袍,手拿浮尘的中年道士上来后,随眼扫,就看到前面的帝释天,伸出连忙叫喊句。

  那声音中,似乎有种莫名的力量。本来正要往前走的帝释天,突然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古怪的是,帝释天自己本身根本没有这种停下的想法。发而身体自己就先想法而做出的举动,好似冥冥中有种莫名的力量突然施加在他身上样。

  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但既然停了下来。帝释天微微皱了皱眉头。依旧转过身来,向前看去,面前不是申公虎三人还是谁。青元与蓝雨听到申公虎那声叫喊。脸上不由自主的抽蓄了几次。

  “又来了,这个乌鸦嘴,老子听到心里就发寒。这位卜兄弟只怕有苦头吃了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张嘴的厉害。上次,我可是整整倒了个月的霉运,连喝酒都能塞牙缝,简直是无孔不入。”

  两人小声嘀咕两句,齐齐往后退了几步,跟申公虎拉并距离。

  “请问何事?”

  帝释天转头看向眼前这位笑意盈盈的道士,那笑容到是看起来很是亲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是莫名的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样。这种感觉还极为的强烈,仔细搜查,却又什么都察觉不出来,只是暗自狐疑。

  “呵呵,叫住友,是想问问玲珑仙岛上举行的拍卖会现在开始没有。若是能跟我们说说拍卖详情。这枚三转精元丹就当是答谢。”

  申公虎笑的很温和,配合他身上的仙风道骨,倒真像是位得道的道德中人。让人忍不住心生亲切。

  更亲切的是,在他手中拿出来的只玉盒,盒子里放着枚龙眼大小的金丸。看来,就是他说的精元丹。闻着那药香,就能知道其品质只怕不凡。

  “答谢就不必了。玲珑仙会先有九天自由交易时间,之后才是拍卖会开始的时复。如今是自由交易中的第五天

  帝释天微微皱眉,看了眼那枚精元丹,如此轻易就得来的,总是觉得有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