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翻滚了几次,就生生的被它给吞进了里面,再没有半点动静。

  &b;&b;&b;&b;几个呼吸中,半空中所有的音刃全部给血河给吞了进去?浓郁的血腥味散发出来。充斥在四周,几乎将周边的各种草木,腐蚀得当场枯萎掉,隐隐中,带有种强烈的邪气,显得无比的邪异;

  &b;&b;&b;&b;“帝释天,别以为你有音攻之术我就会怕你,你不过个区区筑基的修士,看你如何能破的了我的血河

  &b;&b;&b;&b;万涛脸上变的邪异无比。手指,吞完音刃的血河顿时就咆哮着向帝释天涵诣不绝的俯冲过去,所过之处,空气在剧烈的震荡。

  &b;&b;&b;&b;“嗡!”。

  &b;&b;&b;&b;帝释天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显得相当的冷静,手抱琴,手重重的落在九根琴弦上,对着琴弦。用力的拉,放,琴弦振动,股股音波随着琴弦的颤动,而圈圈的向四周扩散开来,这音波,比起虎啸还要更加的惊人;

  &b;&b;&b;&b;周围的空气中,隐隐能看到丝丝扭曲的纹波。

  &b;&b;&b;&b;周边方圆十米在内,全部被笼罩在片音波的领域当中样,将帝释天彻底的笼罩在其内,使得身外多出层强大无比的护罩。

  &b;&b;&b;&b;“轰轰轰!!”

  &b;&b;&b;&b;血河奔腾而来,毫不遮掩的重重的轰在这片由音波充斥的地带,沉重的撞击,当场发出声声可怕的轰鸣声,这血河乃是由两柄血勾所化,万涛本身就是结丹修士,对血勾早二:二窄级的宝贝,加卜万涛本身的修为。泣撞,当真心嵘”压顶。

  &b;&b;&b;&b;可怕的力量,竟生生的将这片充斥着音波之力的音域撞的剧烈的颤抖起来,扭曲的空间,变的以肉眼都能看的到的可怕景象。

  &b;&b;&b;&b;“哼,用音波来防守,确实很独特,可你个筑基修士,想跟结丹抗衡,简直就是在螳臂当车,今天就让你知道,结丹期的真正实力

  &b;&b;&b;&b;万涛嘲讽的说道,根本不屑用其他的手段,控制着血河,就个方法,撞!!

  &b;&b;&b;&b;他要用血河生生的撞开帝释天的防御,凶悍,当真是凶悍的可以,虽然野蛮,可这无疑确实是个实力的表现。

  &b;&b;&b;&b;我比你强,我就有这样凶悍的资格。

  &b;&b;&b;&b;撞!!

  &b;&b;&b;&b;血河在半空中次次的俯冲而起,对着帝释天疯狂的撞击过去,每撞次,那片音域就在剧烈的颤抖,帝释天落在琴弦上的右手,被那恐怖的反震力,撞的裂出道道口子,鲜血滴落在琴身上。显得异常的妖艳。七罪妖琴是强,是可以媲美法宝的存在,可帝释天现在这样子,根本就没有能将妖琴本身的威能发挥出来的能力,单纯的抚琴,最大发挥出其五成的能力。

  &b;&b;&b;&b;“砰!”。

  &b;&b;&b;&b;帝释天骇然,虽然早就与结丹修士面对面的拼杀过,不过,当初在南蛮时,那是好几位妖兽王者起出手,才生生的灭杀名结丹后期的强者,在琴境中,灭杀血大,那是血大身修为,虽然有结丹之名,却没有真正结丹期的实力,何况,那时的帝释天,更是超出常理的存在,现在单独面对名结丹修士时。才真正的体会到结丹的可怕。

  &b;&b;&b;&b;确实是相当的强悍,眼中骇然的同时,接连九次,音域当场被撞的粉碎,条血河散发出强悍诡秘的气息,好似只可怕的凶兽样,对着帝释天滚滚的卷了过来。

  &b;&b;&b;&b;种死亡的气息顿时就笼罩到了他的身上?

  &b;&b;&b;&b;“不,我不会死,我也不能死。”

  &b;&b;&b;&b;看着近在眼前的血河,早先就看到了血河的可怕,哪里不知道,只要被它给卷到,只怕就算是凭借自己的妖躯,只怕也难以抵挡的住,会彻底的被血河给吞噬掉,连骨头都不会剩下。简直是恐怖无比。

  &b;&b;&b;&b;脑海中在这生灭关头,股强烈的执念疯狂的闪现出来,他不想死,他也不能死,前世今生的种种,在电光火石之间,快速的在脑海中闪现而过。股强烈的求生欲念,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意念在体内疯狂的滋生。

  &b;&b;&b;&b;仰天阵狂吼:“除了我自己,我的命,谁也没有资格拿走,我命由我不由天,天上地下,惟我独尊!!啊!!&b;&b;”

  &b;&b;&b;&b;咆哮声,冲天而起,直冲云霄,并在瞬间,向四面八方疯狂的扩散开来,别说是整个帝都,就算是琴音谷,都能清晰的听到这声惊天动地的嘶吼,这是竭斯底的吼声。吼声中,充斥着种惟我的可怕气势。

  &b;&b;&b;&b;而就在这声嘶吼声中,就在身上爆发出的那股惟我独尊的独特气势时。

  &b;&b;&b;&b;种从来没有想到的变化终于发生了。

  &b;&b;&b;&b;只见,在额头上的紫色王纹。放射出万千紫光,在光芒中,王纹似乎彻底的变成了团剧烈的紫焰,这团紫焰在疯狂的跳动,里面充斥着无穷的威严,将帝释天覆盖在其中,当场,他的身体。仿佛在瞬间,变的无比的高大起来。

  &b;&b;&b;&b;宛如,在这些间,惟其独尊,任何人,都要臣服在其脚下。不允许有任何的力量对他发起挑衅。挑衅者,必将遭受到毁灭。

  &b;&b;&b;&b;无上的威严,好似排山倒海样,滚滚涌出,四周,所有生灵,几乎在瞬间,被这股威严压的连气都喘不过来,仿佛要彻底的窒息掉样。

  &b;&b;&b;&b;连万涛也在这刻,有种呼吸不顺畅的错觉。

  &b;&b;&b;&b;“怎么会这样,帝释天明明就是个才筑基的修士,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气势。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b;&b;&b;&b;万涛显然难以接受得了眼前的变化,怎么都无法想象,在个明明比自己弱的人身上,竟然会发出连自己都无法抗衡的可怕气势。可怕,诡秘,太恐怖了。

  &b;&b;&b;&b;“血河,吞了他!!”

  &b;&b;&b;&b;万涛眼中闪出丝丝癫狂的神色,有种预感,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想都不想,指挥着血河,照着帝释天就要吞下去。

  &b;&b;&b;&b;“轰轰轰!”。

  &b;&b;&b;&b;帝释天站在原地,却如诸天神佛样,傲视天地,额头的王纹,前所未有的放射出千万道宛如实质样的紫光,王纹,不断的跳动,速度越来越快”

  &b;&b;&b;&b;隐大家求几张票票,百万\小!说之余希望能随手扔上几张支持下,

  &b;&b;&b;&b;

  第182章伥鬼战魂天天百万\小!说网

  &b;&b;&b;&b;紫色王纹中射出万道紫光,紫色光晕几乎在这刻,将身前所有空间全部的充满,同时,令帝释天自己都感到无比惊奇的变化终于产生了。因为,在这刻,他竟清晰的感觉到,额头王纹中的紫池内,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异动。

  &b;&b;&b;&b;连忙将心神沉浸到王纹当中。仔细的扫视下,这看,心中不由被种意外与期盼所充斥着。

  &b;&b;&b;&b;只见,偌大的紫池当中,有具具被紫光所包裹住的身影,这些身影全部都是被他摄进来的魂魄,魂魄中,大部分都是人类的魂魄,当然,不乏动物妖族的妖魄,只是数量稀少而已,整体算下来,全部的数量,竟已经有两千具之多。

  &b;&b;&b;&b;这些魂魄,进到紫池中,就似乎被种神秘的力量所控制着,个,个不断的级取紫池中的神秘力量,身上覆盖层紫光,这紫光正在丝丝缕缕的进入到这些魂魄当中,让魂魄的颜色渐渐的变成紫色。

  &b;&b;&b;&b;这过程,似乎相当的漫长,真正完全变成紫色的,只有其中两具,其余的,只是被紫化了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预见,在将来,必定会全身彻底的紫化。

  &b;&b;&b;&b;而且,在他们体表上,紫光也在诡秘的形成具具战甲,这些战甲还相当的虚幻,看起来,只是个幻影样,显得十分的诡异。手中全部拿着柄柄大为相异的兵器,有刀,有枪,各种兵器,都能清楚的看的到。

  &b;&b;&b;&b;整体上看起来,显得异常的彪悍。

  &b;&b;&b;&b;这时,本来平静的紫池中,池水激烈的翻滚,所有处在紫池中的战魂同时睁开眼睛,在他们的眼中,纷纷射出璀璨的紫光,露出冰冷的神色。紫池上空出现条古怪的通道。

  &b;&b;&b;&b;“嗷!!”

  &b;&b;&b;&b;所有战魂口中发出咆哮,由那两具已经完全变成紫色的战魂最先开始,身体自紫池中直冲而起,冲进紫色通道中。其余的,接连跟随在其后。

  &b;&b;&b;&b;“死,你肯定躲不过我的血河的,就算是结丹后期的高手在我的血河面前,也要暂避锋芒,就算你再强,也不会强到拥有元婴期的实力。”

  &b;&b;&b;&b;感受到自帝释天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惟我独尊的无上威压,万涛苦苦支撑的时候,也拼命的催动血河,狰狞的向他卷了过去,只要将他卷进血海中,这切就会结束。

  &b;&b;&b;&b;然则,就在血河距离帝释天只有米不到的距离时,变故终于发生了。

  &b;&b;&b;&b;只见,帝释天额头射出的紫光中,两具魁梧的紫色身影,披着异常虚幻的战甲,手中拿战刀,拿战剑。诡秘的凝聚在身前。

  &b;&b;&b;&b;那拿战刀的战魂目光冰冷,射出宛如实质的紫光,看向呼啸而来的血色长河。手中战刀蓦然扬起。对着血河,毫不客气的刀劈下,这劈,战刀中迸发出条十来丈长的刀光,重重的斩在血河上。

  &b;&b;&b;&b;“砰!!”

  &b;&b;&b;&b;这刀,其威力,竟丝毫不逊色于名筑基后期的高手全力击,而且,战刀发出的攻击,相当的凝练,竟刀将血河斩剧烈颤抖,血浪诣滔,不断的咆哮,似乎要被击的溃散开来样,而另外名战魂手中的战剑,亦高高扬起,也剑斩在血河上。这下,就仿佛是压死骆驻的稻草样,硬生生的将血河斩成两断。

  &b;&b;&b;&b;战魂的攻击力,堪称可怕。

  &b;&b;&b;&b;好,好,好!原来这才是我的天赋神通的真正威能,为虎作休,依鬼化战魂,战魂由我掌控,成百上千名战魂涌而上,所向披靡。谁能挡的住我。”帝释天心中也不由狂喜,终于,在这危机关头,自身的天赋神通终于有了动静,展现出了其小部分的威能。不过,他也感觉到,这似乎并不是自己天赋神通的全部能力。

  &b;&b;&b;&b;“这是什么,难道是愧儡?”

  &b;&b;&b;&b;万涛神色惊,被突然出现的战魂给吓了大跳,两只战魂,只分别击,就将血河给击的溃散掉,随意间的攻击,都能发出媲美筑基后期的强悍战力。

  &b;&b;&b;&b;“哼,帝释天,莫非你以为,就这两个相当于筑基后期的愧儡样的家伙,就能挡的住我吗,我的血河,岂是你轻易就能斩的断的。今天你的小命我要定了。凝!!”

  &b;&b;&b;&b;万涛口中故做不屑,手中捏印诀,顿时,就看到,本来被斩成两断的血河诡秘的重新汇聚在起,再次化为滚滚血河,咆哮着对向帝释天。

  &b;&b;&b;&b;“杀!!”

  &b;&b;&b;&b;帝释天在这个时候,丝毫没有半丝废话,意念对着战魂下达命令,顿时,两具战魂立即就挥舞着手中的战刃,个对着血川郧下讨去。个挥着战刀。对着万涛本人刀砍了下去,小“练,浩大无比。刀斩下去,凌厉的杀意不断的席卷而出。

  &b;&b;&b;&b;万涛身为名结丹高手,手中的法器法宝,可是不少,对血勾化为血河,手中又出现杆血幡,幡中血云滚滚,滚滚涌出,凝聚成数百柄在刀剑,对着战魂铺天盖地的斩了过去。这是杆血云幡。看起来,威力比起血印衣手中的那杆还要强大。

  &b;&b;&b;&b;竟举将战魂给缠在无数攻击中。

  &b;&b;&b;&b;“不过两个筑基的帮手,今天我就告诉你,境界间的差距,不是数量能够弥补得了的。我是结丹,你是筑基,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受死吧。”万涛森冷的说道,说实在,他对于现在的场面,都已经有些史料未及,开始时想,不过个区区筑基修士,凭自己的能力,还不是手到擒来,哪里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b;&b;&b;&b;“是吗!!”

  &b;&b;&b;&b;帝释天脸上却露出相同的嘲讽之色,反问句。

  &b;&b;&b;&b;“我耸!!”

  &b;&b;&b;&b;就算是万涛是名结丹修士,看到眼前的变化,也忍不住直接爆了句粗口。两只眼睛瞪的笔直,差点没凸出来。

  &b;&b;&b;&b;只见,在帝释天额头王纹中紫光不断的迸射的时候,具具战魂闪烁着紫光,快速的凝聚出身躯来,具,两具,转眼间,数百具战魂就出现在帝释天周围。这些战魂身上的气息完全相同,而且,数量还在持续的增加。几乎每呼吸次,就会增加上百名。

  &b;&b;&b;&b;全部冰冷的盯在万涛身上。

  &b;&b;&b;&b;“哪来的妖孽,还让不让人活啊。”

  &b;&b;&b;&b;万涛大骂声,招手就将血河化为两柄血勾,收回手中,手抓着血云幡,脚下踏着血勾,在半空中,直接拉出道璀璨的血光,连半点迟疑都没有,转身就快速的往远方遁走。边逃遁,还边在心甚暗骂,这是哪来的妖孽啊。

  &b;&b;&b;&b;这样的战魂,名两名,他不怕,可是来个成百上千名,别说是他,就算是元婴修士都要跑路啊。心中简直是在刹那间被无边恐惧给充斥满了。

  &b;&b;&b;&b;想到那成群成群的战魂,万涛心中就在狂跳,脚下的血光飞的更加的快速。拼命的远离这里。

  &b;&b;&b;&b;出人意料,帝释天并没有让这些战魂去追赶,反而露出种松了口气的神色,心念动,所有的战魂同时化为道道紫光,如海纳百川样,快速的涌进王纹当中,再紫池中,重新化为具具战魂,继续汲取着紫池中的力量。

  &b;&b;&b;&b;帝释天也没有多停留片玄,脚下如风样,快速的向琴音谷的位置,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掠了出去。

  &b;&b;&b;&b;就在他离开没多久,两道身影出现在刚刚战斗过的场地上空。

  &b;&b;&b;&b;名白衣翩翩,名豪迈无双。

  &b;&b;&b;&b;水无痕轻抚折扇,道:“刚刚有人在这里打斗,而且,其中个。肯定是帝释天,他的虎啸音攻我们在琴境中都亲耳听到过。”

  &b;&b;&b;&b;“嗯,看样子,有人和帝兄在这里做过场,不过,似乎没有伤亡。残留在这里气息,很强大。”武无敌快速的在四周扫视了下,沉声说道。

  &b;&b;&b;&b;他们两个,都是在听到帝释天那强悍的虎啸声后,赶过来的,没想到,还是没有赶到最后的战斗,来后,只能看到空旷的战场。

  &b;&b;&b;&b;“走吧,相信帝兄应该会没事的。明天我再让小兰去琴音谷中看看。”水无痕点点头,这次的战斗,可谓是声势浩大,尤其是那声虎啸,更加的惊人,只怕惊动的修士不在少数,呆会定还会有人前来。

  &b;&b;&b;&b;也不多呆,转身重新往帝都中飞了回去。

  &b;&b;&b;&b;果然,在他们离开后,又有好几波人,纷纷从其他地方赶来,看到四周的景象,也只能暗自猜疑是什么在这里拼杀过。造成的破坏,实在是相当可怕。

  &b;&b;&b;&b;“呼!!”

  &b;&b;&b;&b;只在短短刻钟都不到当中,帝释天就回到了紫竹林中的竹楼内。坐在床上,口中重重的吐出口浊气。

  &b;&b;&b;&b;“好险,这次差点就彻底的栽在血云宗手中,好在我的天赋神通在这紧要关头终究是发挥了其威能,还在这次将那结丹修士给唬住了。要不然,这次真的要陨落在这里。”

  &b;&b;&b;&b;虽然回到谷中,他的心中仍然有种后怕的感觉,这次能脱险,实在是有种侥幸的幸运在里面,不过,就是侥幸,就是幸运。万涛确实是他单独面对的敌人当中,最为强大的个。

  第183章虚张声势天天百万\小!说网

  &b;&b;&b;&b;迟说众次脱险,不的不说有极大的侥幸在里面。&b;&b;&b;&b;&b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