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意思,所有的力量全部灌注在脚中,蓄而不发。等的就是对方露出尾巴。

  举击溃攻击,再以雷霆之势。下子发出击强悍的杀招。

  所有的切,可谓是气呵成,虽然没有真正的斩杀老妈,却也在算计中,刀斩断她只左臂。

  “杀!”。

  如此更是得势不饶人,眼中杀意无限,冰冷无比,手腕动,虎魄刀锋转,顺势再刀向她脖子上削了过去。

  要在这大好机会下,举将这名老姐斩杀在刀下。

  “砰!!”

  然则,就在这时,柄白玉样的玉剑挡在了虎魄前,碰撞下。股可怕的剑气竟在瞬间将虎魄崩了开来,将这招凶悍的攻击楞是强势的破了开来。

  帝释天扫,只见,此时,剩余的两名修士已经冲到身前,将老姐护在中间,那柄玉剑赫然就是那位蜀山剑圣挥出的。

  剑修,又是刮修!!

  帝释天眉头皱,在这瞬间的碰撞中,立即就感觉到,这名剑圣的肉身剑体比自身的妖躯还要强悍。其修为。肯定可怕无比。三名修士同上来,也清楚的知道,再想杀老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

  虎魄再次戈出道弧光下子将三人全部覆盖在攻击下,接连劈出几刀。而且,都走向老姐攻出。却都被那柄玉剑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脚下却丝毫不停留,猛的蹬。身体好似离弦的箭样,向岛屿上跃了出去。

  帝释天虽然想杀老抠,但却不是卤莽之辈,自然看的清形势,在有剑修的情况下,斩杀老姐只是种奢望。虽然毫不犹豫,攻击几刀,当即抽身就走。

  修成妖兽辟妖府第317章寒璃过境天天百万\小!说网

  “帝兄弟,这刀砍的实在是太痛快了。对那些专门想要从背后偷袭的人,只斩断只手臂,简直是便宜了他们

  “打的好,这种豪气老金佩服。哈哈,要是说出去,你可就真的是名扬天下了,网同时向三名合体期的修士发起攻击,还将那名老太婆的手臂给砍了,单单这点,就足以值得痛饮三百杯。痛快,实在是痛快。”

  帝释天接连几刀劈出,在最后刀中,借助从玉剑上反馈回来的强悍剑气,身形如离弦的箭样。几乎在瞬间穿越了十来丈的距离,下子冲出古桥,双脚落在岛屿上,种脚踏实地的感觉清晰的浮现在心中。

  而与此同时,银发他们的赞誉声也在耳边伴随着阵阵笑声响了起来,那话中,是种真正的称赞,发自内心的笑声,不过,在大笑的同时,却不约而同的出现在帝释天身前,将他护在中间,那模样,赫然就是在以种自然的方式保护他。

  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盯向古桥上的三修士

  谁都无法预料,若是那三位耸为强到抵达合体境界的修士会不会恼羞成怒,再次时帝释天下杀手,虽然银发他们在内心中,已经将帝释天看作是与自己处在同层次的存在,但对于他的修为,照样清楚的很,只是刚刚凝聚内丹的伪妖王。

  如果不是在古桥上,遇到元婴修士或许有战的能力,稍微实力差点的,还有很大可能能在正面交锋中将对方给灭杀掉。可面对合体修士,那就不是加的事情,差距之大,犹如天地之别,真要在暗中下阴手,可谓是防不胜防。

  “据捞师!!”

  三道身影自古桥上穿梭而过,衣衫带动空气,发出阵阵轻响。

  “哼!!”

  蜀山剑圣站在岛屿的另外处,与帝释天他们对面而立,冷眼在帝释天身上扫视眼,鼻中重重的发出声冰冷的冷哼声。却没有真的向他们出手攻击。

  就连老抠都只是阴恨的死死的看了帝释天眼。左臂空荡荡的,已经彻底的被斩断,衣服上带着明显的血迹。

  那名老道却是副风轻云淡的飘逸神态,站在边,淡笑不语。

  “不用担心,这群老家伙不敢在这里动手,除非他们不打算活着离开。只要通过通天阴阳桥抵达这里的彼岸,就不允许再出现任何的杀戮,否则,会有天罚将他们从这里抹杀掉。除非他们有超过天妖的无上伟力,否则,休想在这里放肆

  银发看到对面三人的模样,不以为意的说出这彼岸岛屿上的神秘规则。

  “虽然我以前没有来过这里,但却曾听老大讲过,这座岛屿叫做彼岸岛,岛屿究竟有多大,谁都不清楚,但是,彼岸岛就是秘境中的终点无疑,在最前面穿越古桥的,将具有进入妖族秘府的资格,旦全部到齐,岛上,就会出现座妖府遗址,在遗址中,每个人都能得到次机缘。至于机缘是什么,却需要靠各自的运道

  “嘿嘿!!”

  血蛟王身上重新洋溢起种难言的邪气,邪笑道:“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条血路,来到这里,终于等到收获的时刻。不过,帝兄弟,我可跟你说,那座遗址应该就是天妖大人生前所收藏的各种宝贝。老大说过,里面的东西数量之多,几乎数不胜数,但不管是我们妖族还是人类,进到里面,只能拿走样的东西

  “那些宝贝,都被天妖施加了禁制,封印了他们所有的宝光,看起来都跟凡物样,千奇百怪,从外表,是看不出好坏的,你挑选的时候,有可能你选中的东西拿出来,只是不值提的玩物,也有可能是珍贵无比的灵宝。能选到什么,全看你的运道。但这些年下来,我妖族也探察出不少捷径,若要挑选,最好的选择是选取“丹药。老大当年就是选到瓶“升妖丹”才能在修炼上时千里,遥遥领先说着,神色间,还点不掩饰的流露出丝羡慕,顿了顿,接着道:“再则就是挑选那些玉简和书册模样的宝物。那些最有可能是记载着某种修炼功法或者神通。那些法宝模样的,排在最后,实在没中意的,你再认真挑选件碰碰运气。

  说实话,老大出来后说过,到遗址中去,禁制不消失,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手中拿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

  “这是在考验各自的运道,气运

  帝释天听着,眼中流露出丝若有所思的神态,自然准确的把握住了遗址中规则的

  在禁制的力量下,谁都不知道面前的是什么,让你自行挑选,气运强的。对于那些跟自己有缘分的宝物会自然有种冥冥中的感应,随便抓,说不定就是件难得的瑰宝。气运弱的,你伸手拿到的。只怕九成是某件根本没什么大用的鸡肋。

  “气运强弱与否,与我本就无太大关系。只要我得到天妖传承。这秘境中的东西。自然由我取舍。所有的切。都将归我所有。只是,不知道那传承究竟要怎样才能得到。”

  暗自沉思,在走完问心路。得到认可后。他的眼光就不仅仅只是放在这些区区的宝物上,最紧要的,是如何找到传承的途径,真正将秘境继承过来,这样,什么东西,还不都是自己的。与银发他们只为寻求机缘相比,看向的目标,本身就是截然不同。

  别人看到的只是片树叶。而他,看向的却是整今天地。

  不过,听他们这么讲,帝释天也不怕那三位修士对自己下什么阴手了。

  “银发,如果仅仅只是妖族遗址中得到件宝物的机缘,应该还不至于让那些修仙者前赴后继,根本不顾忌自身性命死活吧。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缘故。”

  帝释天将所有的猜疑全部藏在心底,并不显露出来,关于拥有传承资格的事情,他没打算告诉任何人,有些东西,是无法分享的,每多张底牌,都是险境中翻盘的资本。秘境关系太大。难免会遭到妒忌。真要暴光出去,说不得会让修仙界下子将矛头全部对准自己。

  那就彻底的悲剧了。

  “轰轰轰!!”

  “吼!!”

  就在暗自沉思之时,突然,在古桥上,阵剧烈的轰鸣声疯狂的响了起来,其中。有声声恐惧的喊叫声伴随传来。

  顺着声音,往古桥上看去。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也不由浮现出丝惊讶的神色。

  口石

  只见,在古桥前端,条通体冰蓝色,身上遍布着无数密密麻麻的鳞片,外表跟条巨蟒样,但颈首的两边。有对古怪的鳃翼,看起来。跟对小翅膀样,其实跟鱼的鱼翅相似。身下也有对冰晶样的利爪。浑身散发出种苍茫远古的气息。

  强烈的冰寒之气从身体每处血肉中散发出来,在身外形成层古怪的白雾。四周,层厚厚的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所到之处,那恐怖的寒气。硬生生的将生冰封住。

  君不见,在四周,已经有十来具栩栩如生的冰雕乎!!

  “嘶!!”

  这只怪蟒发出声可怕的嘶吼声,两只眼睛中没有丝的感情。身形动,向着前面。拼命的往前冲了过去。寒气伴随而来。

  但四周,可都是元婴境界以上的强者,哪里会轻易的退缩,各种法宝。灵符,神雷疯狂的往他身上猛烈的砸了出去。

  在砸在巨蟒身上时,那股可怕的寒气也瞬间将不少修士生生的冰封住。修为被禁锢的修士。焉能挡的住那种恐怖到极点的寒气。脆弱的身体立即就被冻的僵毙掉。结出层层厚厚的冰晶。身体还保持着攻击的姿态以及恐惧的神情。

  “寒璃!!是冷无情。”

  帝释天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道身影,本体如此强悍霸道的,又具有如斯寒气的妖王中,只怕除了本体是寒璃的冷无情外不会再有他人。

  “能在问心路上度过勇气关,果然都有着不同凡响的潜力。寒璃是上古时战斗力排名在前列的强悍种族,身寒气叫做炫极冰焰。霸道无比,看冷无情这小子连本体都现出来了,虽然要受上点伤,但能挡的住他的,应该没有。这第九个名额,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的了。”银发拿出只酒葫芦。拔掉葫芦嘴,往口中大口畅饮起来,笑道:“当漂大白。这次的秘境却是我们妖族要独占熬头了,竟然占据六个名额,只怕对面那三个老家伙眼睛都要绿了。”

  可不是,看对面的老姐眼中。满是种要吃人的神色。

  不过,即使他们再不痛快。也挡不住寒璃那凶猛的前进速度。

  身形在古桥上飞快的窜动,所过之处,横冲直撞,哪怕是拼着受伤,都要冲到彼岸的气势,凶猛无比。所过之处,冰晶厚厚的出现层,覆盖在古桥上,这是种天赋,连古桥都不可能禁锢的住的本能。

  修成妖兽辟妖府第318章妖府遗址天天百万\小!说网

  在冷无情丝毫不顾忌自身损伤的情况下。他的前进脚步,当真是无人可以阻挡,那股炫极冰焰形成的寒气。霸道到只要他所过的地方,到处都是片冰霜,被冰冻住的修士,竟足足有上百位,而这付出的代价。就是身上无数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值得说的是,他本身是寒璃,可连他身上流出来的血液都格外的不同,是种冰蓝色的,显得十分的古怪。连血液中都带着种更加强烈可怕的寒气。

  没有任何意外,路突破封锁,冷无情带着身恐怖的伤势直接从古桥中冲到岛屿上,在半空中。光芒闪,化为人的躯体。看那脸色,异常的惨白,连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显然。能抵达这里,已经透支了他所有的力量。

  “啪啪!!”

  银发只是淡笑着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眼中带着丝赞许的神色。

  如今,在岛屿上,已经有六位妖王,三位修士,再有位到来的话,那十个名额就满了,接下来再无人可得到进入妖府遗址的资格。

  不由的。所有人的目光同时往古桥上看去。

  在桥上,那惨烈的拼杀不单没有因为岛屿上已经有九位强者出现而停止。反而更加的激烈,拼杀起来更加的奋不顾身,各种直舍不得用的宝贝。在这刻,再没有任何的吝啬。个个。神色癫狂的向前猛冲。希望能夺取那最后个名额。

  后面惨烈,在前面的就更加的惨烈。

  有黄泉水魄挡路,二有妖族中的妖王强者跟他们纠缠在起打的天昏地暗,再加上银发,帝释天,以及冷无情路杀戮之下,在前面象征着元婴强者的段。竟然只剩下两百来名身上出现各种不同伤势的人,而且,还跟妖王打的难解难分。时间都无法往前冲刺。

  让后面的人,直接看到了希望。自然,拼杀的更加的惨烈疯狂。

  “啊呔!!老子我浑身包钢,谁能伤的到我。看我秦氏三雄今天要扬名立万了。兄弟们,跟在大哥后面。往前冲啊!!”

  在那密密麻麻的修士潮流中。声大吼冲天而起,接着,股狂暴的气浪向四面八方迸发出去,气浪中央,赫然只见,秦家三兄弟正相当马蚤包的站在中间。老大身全身黑色盔甲上,诡秘的浮现出道道跟流水样的黑色纹路。充满凶悍气息。

  大吼声,往前凶猛的冲了过去,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人挡着,直接撞了过去。那情景,真是让人惊骇的连眼睛都要掉下来,所有被他装到的人,纷纷仿佛被股可怕的力量轰到样。下子撞的口喷鲜血。身体倒飞出去,不少直接被撞到桥下,落进黄泉中。

  “我呸,我让你浑身包钢,让你浑身包钢,今天轰死你。”这种凶悍霸道的举动,立即就惹恼了个明显是二世祖的家伙,口中大叫声。颗颗神雷跟不要钱样,拼命的往老大身上砸了过去,边砸,边还吼道:“老子的老子是紫霄宗的宗主,老子手里有的是神雷。看我不轰死你。”

  顿时,在秦老大的头顶,无数各种各样的雷电好似雨点样。疯狂的砸了下来,全部轰在那身盔甲上,还真别说,那盔甲不知道是什么玩意,那些道神雷砸在上面,只是让盔甲表面光芒闪烁几下,就湮灭不见。仿佛是被盔甲硬生生的被吞掉样。

  法宝,法器砸在上面,被古怪的弹开。

  还真是浑身包钢,金刚不破!!

  “修为再高,也怕菜刀!看刀!”

  老二秦胜精光闪闪,两把金色的菜刀咔嚓两下,飞快的朵了出去,什么法宝法器,跟切菜样,当场朵的粉碎。跳出几步,菜刀朵在那紫霄宗的少主胸口。

  咔嚓声。

  那少主两眼呆楞,无法置信的神色浮现在眼中,但接着,却是种无法释怀的屈辱,把抓住旁边名中年人,叫道:“咳咳。二叔。侄儿要死了,你回去跟我爹说,我是跟妖族大战三百回合,被几十名妖王围攻致死,千万别说我是被把菜刀给砍死的。侄儿”丢不起这人!!”

  话说完,口鲜血喷出,两眼瞪的老直,种冤屈难平的模样。

  “穿的再叼,砖撂到!”。

  块黑不溜秋的板砖下下砸出去,被砸中的,免不了变成团肉泥。

  这三兄弟发威,那些之前发笑的人,在也没办法笑的出来了,时间。竟被他们三个横冲直撞。硬生生的冲出条道路。

  可惜,他们

  位中年儒生,如黑马样杀了出来,趁着妖王跟元婴修士相互纠缠在起的时候,硬是横空出世,在无数杀戮中,竟好似闲庭信步样,飘然的穿梭而过,神色间,带着种浓浓的自信,有种难言的雅气。

  好像他根本就不是来杀戮的。只走过来观看风景,看云起云落样,那情景,相当的怪异。硬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从大批修士当中脱影而出的。

  各种攻击出现在身边。他总是能料敌先机样,轻松的避闪过去。

  宛如位嫡仙,不是凡尘之人。

  转眼间,竟飘然的穿过古桥。落在了岛屿上。那副轻松自如。哪怕是站在岛屿上的银发都莫名的皱了皱眉。眉宇间,首次流露出丝忌惮之色。

  “你就是帝释天中年儒生飘然站在岛屿上,突然淡笑着看向帝释天,莫名的问了句,那不是问话,而是种自然肯定的神情,也似乎根本就没有让他回答的意思,别有深意的道:“能在千万人过独木桥的杀戮中夺取个名额,站在这里,确实潜力不俗,难怪,我侄女会对你神魂颠倒

  说完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就又古怪的转了回去,看向岛屿深处。看他的神色,似乎有丝玩味的神色。

  “轰隆隆!!”

  几乎在这位中年儒生抵达岛屿时,名额也网好满员,古桥猛的发出阵阵剧烈的颤动,道道神秘的光华从桥中迸发出来,所有还在拼杀的妖族跟修仙者,都在瞬间。从古桥上推了出去,妖族与修仙者。分成两团,同时向妖岛与人族岛屿上落进过去。

  “哗啦!!”

  本来两座空旷旷的岛屿上。再次出现了生气,所有残余者。都被瞬间挪移出去。各自落在不同的岛屿上,古桥再次成为禁区,无法踏足上去。

  再看两族残余下来的人员。妖族本来数万名族人,此时,竟只剩下堪堪万名左右,还个个。浑身带着可怕的伤势。可谓惨烈无比,下子就有数万妖族精锐陨落在古桥上,要知道,那可全部都是妖兽级别的妖族精锐。下子陨落如此多,撕杀的惨烈,就能看见斑了。

  至于人族,数十万修士上去,再数数,竟然只剩下五六万,陨落了几乎七八成,这份情景,当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些修士,不单有死在妖族手上的,还有更多的,其实是死在他们自己的争夺中的,其中种种,不足道也,终究,场拼杀,留下的。就只有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息。

  “轰隆隆!”。

  而在帝释天他们落足的彼岸岛上,也跟着剧烈震,笼罩在岛上的迷雾。下子消散不见,岛上的景物也跟着呈现在眼前。

  首先印进眼中的,是在不远处的座看起来相当古老的巨大宫殿,宫殿显得很是残破,仿佛经过某种异常剧烈的大战样,宫殿不少地方都坍塌掉,块块不知道是什么的材料残败的掉落在地上。

  看起来,不像是真正的宫殿。反而有种遗址的神秘气息。

  而在宫殿前,有道古老的神秘妖门屹立着,门中有片片紫光闪烁,显得十分的身份,勾动人心。想要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