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圣乳 [全集](1/2)

加入书签

  “少爷﹑少爷﹐不好了﹐王夫人说要过来探探你的病﹐已经在往这里走了。 .”小婢如云一阵风似的穿过外厅﹑中堂﹑冲进卧房﹐边冲口中边嚷着﹐双手也不闲着﹐从进入外厅时开始脱衣﹐沿路留下她的所有衣物﹐到进入卧房时已经一丝不挂了﹐晃着一对雪白浑圆的淑乳冲到我的床边才站定。

  我规定过﹐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她们要进我的卧房﹐进来时身上都不许着一丝一缕﹐所以她们都是要把所有衣服脱在外面才能进来的。如云是我身边轻功最好的小婢﹐以全力冲刺时还能兼顾这一条规定﹐可以想见她的“轻舞解衣”神功已练到了熟极而流的化境﹐实属难得﹐应予嘉奖。

  我张口松开樱樱的乳头﹐抬起头向如云笑道﹕“别急﹐慢慢地说。来﹐先把右乳头送过来。”如云喜道﹕“多谢少爷赐吮。”她刚纔跑得太急﹐胸口本来还在剧烈起伏﹐此时急忙强定呼吸﹐把双乳稳住﹐俯身把右乳送到我嘴边。

  我赞赏地一笑﹐一张口把她颤巍巍的乳头含到了嘴里﹐一面品赏﹐一面听她诉说﹕“王夫人说有一件大事一定要来和少爷商量﹐谢管家说少爷病了在休息﹐但王夫人坚持要来探病﹐而且说她精通医药﹐也许能帮少爷治好也说不定。”

  我笑道﹕“谢管家没跟她说过吗﹖要进我这个卧室﹐身上是不许有一丝一缕的。”

  “说过了呀﹐你看我现在身上可有一丝一缕﹖”一把成熟优美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我转脸一看﹐一位一丝不挂的中年美妇摊着双手站在门口﹐一点也不见老的秀丽的瓜子脸上挂着一丝狡黠的笑﹐见我的眼光转了过来﹐就这么摊着双手原地优雅轻盈地缓缓转了一圈﹐让我看清她身前身后确实没有一丝半缕。高耸入云的双乳﹐盈盈一握的纤腰﹐平坦细致的小腹﹐肥白圆满的双臀﹐缓缓转来轮流进入我的视野﹐上下前后处处无懈可击﹐着实不愧为当年名动江湖的四大美女之一﹕绝云神女。

  我叹道﹕“绝云轻功﹐名不虚传﹐来得这么快﹗”

  她腰肢轻摆﹐款款向我床前走来﹐口中道﹕“老了﹐不行了﹐居然还不如你这个小婢跑得快。其实我到外厅门口几乎就要追上她了﹐不料她进了外厅以后足不停步﹐一路手舞足蹈之间居然就把衣衫全脱光了﹐姿态曼妙之极﹐速度也一点都没慢下来﹐老身我叹为观止啊。可是那传说中的‘轻舞解衣’神功﹖”

  我下巴差点掉下来﹐张口结舌地瞪着这一对已经来到眼前的高耸挺拔的豪乳之间的深深乳沟﹐头脑高速运转了一瞬﹐口中道﹕“神女博闻强记﹐见识渊博﹐在下佩服。还请神女勿将此事泄露出去。”

  她扑哧一笑﹐双乳随着这一笑颤动了几下﹐真正将我视线的焦点引向了这一对美不胜收的乳峰﹐和粉红鲜嫩的乳头。我双眼在两个乳头间迅速来回逡巡﹐一时拿不定主意该盯着哪一个看。鼻端闻到一股清清淡淡的勾人乳香﹐换成平常人﹐早就忍不住一口咬住其中一个乳头了。我的定力好﹐却也不禁舌畔生津﹐食指大动﹐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她笑道﹕“你这小鬼头﹐脑袋里打的什么主意﹐姑奶奶我用这乳尖一想就知道了。你对我的来访全不意外﹐想是早就盼着我来了吧﹖装病躲在卧房﹐也不过是考验我敢不敢真地一丝不挂地见你。你一定是仔细看过当年妙手书生为我画的赤身画像和说明了﹐对我身躯一凹一凸一寸一分无不了如指掌﹐现在看了我的身体﹐也该相信我是真的绝云神女了。”

  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她又一挺胸﹐气势如虹﹐蓓蕾般的左乳头顶在了我的鼻尖上﹐口中道﹕“你现在有两件事有求于我。第一﹐你不想让我把‘轻舞解衣’的秘密说出去。第二﹐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轻舞解衣’的。对也不对﹖”

  我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头颈往前一顶﹐鼻尖把她的乳头拱回了一寸﹐说道﹕“你来找我﹐当然更是有求于我。我看你双乳高翘挺拔﹐肌肤雪白里透着微红﹐但乳周有微汗﹐显然你的‘雪山圣乳’大法只差一筹﹐便可修炼至随心所欲冰清玉洁的大成境界。然所差的这一筹﹐必须由‘蓬莱白虎’之爪﹑‘天外飞龙’之浆来辅助才能练成。而天下间兼修龙虎神功的﹐除了少爷我﹐更有何人﹖”

  她立即软了下来﹐腻声道﹕“难道少爷看着这么美丽的一对乳峰﹐就不想好好蹂躏一番吗﹖”我心头一荡﹐脑中模糊起来﹐不觉张大了口﹐她巧妙地又一挺胸﹐把乳尖一毫不差地挺进到了我口中的位置﹐身法配合妙到毫巅﹐乳尖颤巍巍地挺在我张开的口中﹐就等我合口咬落了。千钧一发之际﹐我脑中仅存的一丝清灵忽然一闪念﹐悟到她这句话其实用上了十成功力的“天魔妙音”大法来诱惑我。奶奶的﹐措不及防之下差点着了道儿。我心念电转之间神智已恢复清明﹐脸上已转成不悦之色﹐立即把头一偏﹐转脸叼住了仍然在一边伺候的如云的乳头。

  王夫人怔了一下﹐已知我意﹐急忙撤去了“天魔妙音”的功力﹐软声道﹕“少爷﹐我知错了﹐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欺骗你了。”我忙着轻轻咀嚼口中那粉嫩的乳头﹐鼻中“哼”了一声﹐双手还抬起环抱住如云的两瓣丰盈的圆臀﹐又抓又揉﹐就是不理王夫人。如云轻轻呻吟起来。

  王夫人当机立断﹐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少爷﹐我以我的双乳起誓﹐练成雪山圣乳之后﹐愿为少爷的奴婢﹐终身随侍少爷身边﹐忠心耿耿﹐不离少爷半步﹐不再欺瞒少爷半句﹐如有违背﹐教我万箭穿乳而死。少爷﹐我终身跟着你﹐你就不用怕我把‘轻舞解衣’的秘密说给别人了。而且我是你的奴婢﹐自然你问什么﹐我全都会照实回答﹐无半句隐瞒。实际上﹐除了‘轻舞解衣’之外﹐我还知道其它一些秘密﹐也许是少爷感兴趣的。少爷﹐还有﹐雪山圣乳练成之后的好处﹐不用我说少爷也当知道﹐一是天然翘拔永不下垂﹐二是圆满丰硕形状完美﹐三是肌肤滑嫩细致如水﹐四是柔软弹手天下无匹﹐还有﹐少爷﹐最重要的﹐是随心所欲分泌乳汁﹐甘香甜美如玉液琼浆﹐绝非村俗妇人孕后产奶可比﹔而且每日子﹑午两时饮此圣乳乳汁﹐可大大加速少爷功力提升。少爷﹐有这样一对雪山圣乳随侍在你身旁﹐让你随时随地可以享用﹐岂不是美极人寰。另外﹐少爷虽然聪明智慧﹐但还缺少江湖历练。奴家自信有胸有脑﹐机变智计昔年在江湖上也薄有微名﹐有奴家随侍在你身旁﹐将成为少爷将来闯荡江湖成就大?档募蟊壑i僖o修炼雪山圣乳是奴家一生所愿﹐为达此目的﹐奴家愿做任何事的。而且﹐奴家想清楚了﹐练成雪山圣乳之后﹐虽说已可以在天下所有女人面前昂首挺胸﹐睥睨天下﹐但留给自己孤芳自赏终究是无趣﹐还需要有最有资格的人时时把玩品赏﹐嘬取乳汁﹐才能彰显其无上光辉﹐发扬其无边妙用﹐而少爷无疑就是最有资格的那个人。奴家不跟着少爷﹐还能跟着谁呢﹖少爷﹐请万万不要怀疑奴家的诚意。”

  我放开如云﹐回过身来笑道﹕“你可真是雄辩滔滔﹐死人都能给你说活了﹐我还能不接受么。”

  王夫人松一口气﹐又把胸了挺起来﹐微笑答道﹕“奴家的口舌功夫﹐还不止此﹔另有一门奇功﹐奴家亦略有所成﹐少爷可想试试﹖这门奇功叫做‘啮月吸星’。”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往我下身瞟去。

  我惊呼一声﹕“啮月吸星﹗”肉棒蓦然抬头。正伏在我身边侧着头轻轻含弄我的肉棒的小玉猝不及防﹐肉棒“啵”的一声划开她的双唇从她嘴里弹了出来。

  王夫人含笑盯着我的肉棒由于弹性晃来晃去﹐一下一下轻轻拍在小玉的脸颊上﹑嘴唇上﹑鼻子上。小玉头枕着我的大腿﹐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看我的肉棒﹐又看看我﹐颊上的梨涡越笑越深﹐一脸的得意。

  王夫人赞道﹕“少爷的玉茎挺拔健硕﹐柔中带刚﹐虽尚未完全奋起﹐已然光彩照人﹐隐有王者之姿﹔龙头奇伟﹐且怒目而视﹐如有活性。任何一个女人见了﹐都会油然从心底爱煞了它。就换成是奴家﹐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再也不吐出来。不知为何小丫头没含住它﹐反而这么得意﹖”

  小玉把她的滑嫩的脸蛋紧挨着我那挺竖的肉棒﹐慢慢地转了个方向面对王夫人﹐骄傲地答道﹕“对了﹐这是我们的家规之一﹐叫做‘十二口福’。以后姐姐也成了少爷身边的人了﹐也该知道这个﹐我解释一下吧。我是刚到隐湖山庄卧底数月﹐探得重要情报﹐昨日刚刚回来﹐因立功极大﹐少爷奖励我连续十二个时辰片刻不离地含着他的玉茎。这是少爷给我们这些作婢子的最高奖励﹐规矩是﹐双方配合﹐尽量不让他的玉茎脱离婢子的口中﹔只要玉茎还有一部份在婢子口中﹐婢子在口中怎么压榨少爷都行﹐只要不妨碍少爷办正事。但如若是少爷出了错﹐让玉茎完全脱离了婢子的口﹐那过去的时间不算﹐要重新再来十二个时辰。这是当初定规矩时我们一帮婢子商量好了﹐众口一词﹐强烈要求的。少爷匹马单枪﹐怎拗得过我们十七八张嘴﹐只好答应了。这回就是少爷的错﹐把玉茎弹了出去。我重新开始﹐又有了十二个时辰的口福﹐能不得意吗﹖”

  王夫人一脸狐疑﹐道﹕“十二个时辰不离口﹖那少爷一整天呆在床上不动吗﹖他有事要出去怎么办﹖”

  小玉往床尾方向一努嘴﹕“看到那个大轮椅没﹖”

  王夫人转头一看﹐笑道﹕“原来如此。少爷只要大张双腿坐在轮椅上﹐那个加长加宽的脚踏又铺了鹿皮﹐就可以让你舒舒服服地跪在少爷两腿之间。这样少爷不管到哪去﹐都不会影响你吞食少爷的玉茎。嗯﹐但是这个脚踏往前延伸得还是不够长啊。为何不弄得更长一些﹐多给你些腾挪空间﹐让你跪得更舒服些﹖还有﹐轮椅的靠背也太低了吧﹐只到后背中部﹐为什么不高到头部﹐好让少爷往后靠得更舒服些呢﹖”

  小玉笑道﹕“你猜猜看。猜中了﹐我的口福可以让给你六个时辰。”

  王夫人又看了一会﹐一拍手道﹕“我知道了﹗那是当然的﹗那轮椅由前后两人一起驱动。后面一个人紧贴少爷的后背﹐往前推车﹐正好让少爷的后脑可以舒舒服服的枕在她的双乳之间﹔而前面另一个人拉车﹐以双臀向着少爷﹐拉车前行的步履之间正好可以扭摆双臀﹐舞出万千风情﹐让少爷好好欣赏。而且拉车的时候上身略向前倾﹐正可以把双臀向后拱出来﹐再加上给你跪的脚踏伸得不是太长﹐拉车的女子双臀的位置正好是在少爷伸手可及之处。轮椅前行之际﹐少爷头枕滔滔乳浪﹐面朝滚滚臀波﹐看到兴起处﹐往前一抬手就能抓住一股臀波﹐不亦快哉﹐不亦乐乎﹗”

  小玉这下也张口结舌了﹐隔了好一会才道﹕“姐姐果然是胸怀珠玑。圣母双峰如珠如玑﹐智慧才情亦如珠如玑。”

  王夫人听得受用﹐侧头笑道﹕“小妹妹也很伶牙利齿嘛﹐刚纔怎么没看出来﹖”

  小玉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不意正好舔在我肉棒根处﹐舌头在那儿逡巡流连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收回去﹐答道﹕“刚纔我满嘴是少爷的玉茎啊﹐我的伶牙利齿只有少爷感觉得出来﹐姐姐怎么能看出来呢﹖”

  王夫人笑道﹕“好你个牙尖嘴利的丫头﹐以后姐姐斗嘴可有伴了。”

  小玉嘻皮笑脸地道﹕“姐姐既然看我的唇齿口舌资质不错﹐干脆把‘啮月吸星’传给我吧。那样咱俩用少爷的玉茎来斗嘴才公平﹐要不我哪有资格跟你一起一嘴一嘴地争夺玉茎﹑抢占龙头嘛。”

  王夫人面露迟疑之色。我抬手在小玉翘起在我身边的雪白浑圆的臀上拍了一下﹐插嘴训斥小玉道﹕“你王姐姐初来乍到﹐给她点时间适应吧。她身上的很多奇功﹐要有特别的资质才能练的。象‘雪山圣乳’﹐你的本钱不够﹐根本就练不了。‘啮月吸星’你也许能练也许不能练﹐不能练也不要勉强。不过王姐姐想学什么﹐你们也不要隐瞒。‘轻舞解衣’也好﹐‘千幻臀影’也好﹐‘万变乳风’也好﹐这些都是玉女门外家功夫﹐王姐姐则是玉女门内家高人﹐以内驭外﹐也许能在这些外家功夫上给你们很多指点启示。”

  这时我才发现小玉的臀肌一张一缩之间﹐竟使了个“粘”字诀把我的手掌粘住了。我的手掌再也提不起来﹐只能随着她臀肌的张缩﹐贴着她圆滑的雪臀滑动。粗看象是我的手掌五指箕张在她的妙臀上不停地揉搓移动﹐把她的软腻浑圆的妙臀揉成各种形状﹔然而实际上是她的妙臀在变化各种形状﹐揉搓我的手掌。她的双臀轮流耸动﹐上下左右前后越扭越快﹐渐渐幻化成白花花的一片巨浪涛天的臀海﹐而我的并不算小的手掌却如臀海中的一叶孤舟﹐载沉载浮于波峰浪底之间﹐翻来覆去地饱受排天臀浪的挤压蹂躏。

  王夫人看得眼都直了﹐喃喃道﹕“这便是‘千幻臀影吗’﹖想不到我今日眼福不浅﹐先看到了‘轻舞解衣’﹐又看到了‘千幻臀影’﹐都是我多少年心向往之的神技啊。”

  小玉猛然停了下来﹐双臀依然翘起如旧﹐便如从未动过﹐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刚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