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淫传(上)(1/2)

加入书签

  话说小昭回到波斯总教转眼已六年勒。前四年还能听到一些中土明教和张无忌的事,可是後来也都没了消息,小昭曾派了许多人前去打听,终於在两年後传回了消息。

  流云使:教主,根據探子回报,中土以改朝换代,新起的君主听说是明教的人但不是张无忌,更听说新君主诛杀明教徒甚众,中土明教已渐式微。至於张无忌现隐居於大理的荒山中。

  小昭:这好把!你们都辛苦了,那三位要接我位的圣处女可有消息?

  辉月使:再过一年便是期限,听说都有不错的成绩。但是教主通常都是等上一位教主仙逝後方推选,教主你

  小昭:我意已决,等三位圣处女回来我就传给他们其中之一。你们下去吧!

  等到下属都退去後,小昭的脸上便流露出焦躁难安的神情,这些年来他始终未忘情於无忌,前些年上能听到他的消息,现在听到一国之君可能會危及到他,心中的不安怎能轻易消去?他再三思量,终於站了起来,向屋内走去。来到了一处较偏僻的房前,他敲了敲门後,开了门进去。屋内坐了一位中年妇女,虽已有三十出头但肤如凝脂,容貌艳丽比起二十年华的小昭也不多让。原来便是黛绮丝,只见黛绮丝眼中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黛绮丝自觉毁了女儿的一生,回转波斯後极少和人接触,都躲在屋中,而小昭忙於教务和心中一点点怨意所以也不常来问候他。而今天居然来了。

  黛绮丝:看你眉头深锁一定和张无忌有关吧?

  小昭一惊:他他已经不是明教教主了,而且隐居在山中,但还是有人不放过他。你怎麼知道一定和他有关?

  黛绮丝:知女莫若母,你这两年为了他晚上都睡不好你当我不知道吗?你想去找他?

  小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黛绮丝:思念的煎熬我知道,但你不妨再多等一年。等卸下教主之位在去不更好?

  小昭:我怎能何况我在这也没有用!

  黛绮丝:可是你一见到他,你还能忍住?而且还要再离开回来一次?

  小昭:所以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去!

  禁不住小昭的请求,黛绮丝和总教的宝树王终於答应,小昭母女两人就於第二天动身前往寻找张无忌。

  年关将近,在张无忌的宅中,也正准备著。这时张无忌以和赵敏结成夫妻,而周芷若碍於誓言无法和张无忌成亲,但一职和他们夫妻一起生活,而赵敏會容纳周芷若是有原因的。原来张无忌所练的九阳神功虽然光明正大但他曾修习圣火令神功,却也种下一祸根,九阳神功阳气旺盛甚於常人,所以在行房之际也较常人来的持久,原本这也不是坏事,但圣火令神功却是旁门左道,使的张无忌心魔暗生,使得张无忌有时难以克制真气流动,欲望丛生非周芷若和赵敏两人轮流无以抵挡。这一天赵敏和周芷若要到城采办年货,张无忌本想跟去但被二女笑著拒绝,又想周芷若九阴真经已有小成在加上赵敏当万无一失,所以也不再坚持。他们两人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忽然张无忌又听到脚步声,心想二女不會如此快回来,以为来了敌人,便奔到屋外窜上树端等待,只见远远有两人走来,一人身穿紫衫,另一个人穿白衣,瞧那身形应该是两个女人,武功到也不弱,不一會已快到屋前,张无忌凝神一看$淫荡小说  正是小昭和黛绮丝,高兴的忘了形从树端直冲而下,身体一动便看到金花分上中下三方打到,忙使千斤坠,又有金花迎面打来,空中无可藉力,只得左脚往右脚一踏使出武当梯云纵,又窜上丈许才缓缓落下。小昭急忙奔上去握住张无忌的手。

  张无忌:好哇!一见面就试我功夫来了。

  黛绮丝笑著说:真抱歉,我以为是和你为难的人呢!怎麼连自己家也不呆,跑到树上当猴子呢?

  张无忌:我也以为是外人,哪之倒是你们?小昭你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小昭红著脸,低下了头,只不说话但眼泪却一滴滴的掉到地上。

  黛绮丝:这可奇怪了,没见到吵著要见面,见到却不说话了。

  张无忌忙把两位请到屋内,冲了壶茶给他们。

  张无忌:敏妹和芷若下山采买需要的物品了,大概两天就回来了,你们可别忙著走啊。大家久不相见得多聚聚才行。

  黛绮丝:只怕他们吃醋呢!你小子好大的福气居然想齐人之福。说著眼往小昭看去。

  小昭:我这次来一定會待久一点,只怕你赶我走呢!

  张无忌:我怎舍得呢?你们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时光便在他们互道情形中慢慢过去了。小昭也渐渐抚平心中的激动,话多了起来。眼看著时辰已晚,张无忌领他们到客房去安歇,接著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在静坐用功时,却听到敲门声,原来是小昭。

  小昭:公子让我服伺你更衣好吗?

  张无忌:小昭你远来是客,而且舟车劳顿还是好好去歇息吧。

  小昭不答,只拿起梳子帮张无忌梳头,但眼泪以滴到张无忌头上。

  小昭:虽然我會在这停留一

  阵,但总是有限,我想帮你做些事,不过如果你不嫌我笨手笨脚不會伺候你,我明年就可以卸下教主之位,到时候

  张无忌喜道:到时你不来我也要抢你来呢。

  突然猛觉得丹田一股真气往上直冲,再也压抑不住在体内流窜。张无忌痛的直冒冷汗,小昭见状忙将他扶了起来,直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张无忌心知是毛病复发,偏生赵敏和周芷若都下了山去。为了克制自己猛将小昭推了出去。小昭被推的倒地也不知为何?

  小昭:公子你怎样了?你受伤了吗?是我不好惹你生气吗?

  张无忌:不不是是我的内息不调你快出去我休息一會就没事了

  小昭忙服他到椅子坐下,拿了毛巾在他脸上擦去汗水,张无忌糊涂间,误以为是赵敏回来了,将他抱在怀中,亲了亲脸,小昭虽挣扎了一下,但在张无忌怀中受到九阳神功股荡的热流,身体已没有一点力量,又和况张无忌本是他梦中相见之人,眼看错误就要诞生,忽然门被掌风击开,一抹紫影扑到眼前,右手作势往张无忌眼中一插,左手已将小昭抢过。

  张无忌受突来一击,回复了清明:小昭我不是

  黛绮丝:我就知道,所以才说等大事一定在来的。

  小昭掩面奔了出去。张无忌政要追出却被黛绮丝挡了下来:让他去吧,我會劝劝他的,到了明年一定让你如愿。说著眼往张无忌身上一瞟,便笑著出去了。只留下张无忌六神无主在房中走来走去。黛绮丝回到房中见不到小昭也不惊讶,微一沈吟,便往张无忌房中走去。张无忌正在房中彷徨,一看黛绮丝去而复返,忙问情形。

  黛绮丝:小昭他静一下就没事了,倒是你

  黛绮司突然举起粉掌往张无忌胸口打去,张无忌不及还手,但体内的九阳神功自行发动已将黛绮丝震到床上

  张无忌怒道:你为何打我?虽说我不该,但也不是我强迫你女儿的。

  黛绮丝虽没受伤却不站起来,斜倚著床说:当初无忌你无敌於天下,门外之时也不见你武功有退步?怎麼刚刚會被我接连击中呢?

  张无忌听的声音又娇又媚,细神往黛绮丝看去只觉得容色艳丽,高耸的胸脯此时正剧烈的起伏著,虽比起三女来的年长,但有一股成熟的气质却是三女所不及,张无忌只看的无法克制,忽然想起他为小昭之母,小昭面前需不好看,忙收敛心神,转望地下

  张无忌:我因为受到圣火令武功的遗祸,有时冲动的无以克制,但请帮我在小昭面前解释一下。

  黛绮丝:小昭不會生气的,这种行为对不喜欢的人是一种污辱,但如是所爱的人就令当别论,否著怎又會有小昭呢?无忌,你怎不看著我呢?

  张无忌眼一抬,看见黛绮丝满脸桃红更增丽色,水汪汪的眼中恰似要滴出水般张无忌受真气股荡之苦,渐渐失去理智只是苦苦支持

  黛绮丝:我三番两次阻你好事,希望你不要恨我。你的身体还好吧,如果非不行,我只好向你赔罪啦!你要我如何赔你啊?

  张无忌此时只觉得口乾舌燥,不答话尽往床上走去

  黛绮丝:你要怎样我无力抵抗,只好由你,只是我

  张无忌再也忍不住往床上扑了上去,紧紧抱住黛绮丝,嘴便往黛绮丝唇上印去,手却已不规矩的搓著挺立的双峰。

  黛绮丝好不容易喘口气道:只是我从先生去後守身如玉,你可得轻些,否著我可抵挡不住!

  张无忌手将黛绮丝腰带一松,便将外衣丢出,露出一红肚兜,也不解一把扯了开去,便看到黛绮丝的双峰砰然跃出比起被衣服遮盖时更大了不少,虽已有三十,但双峰能傲然挺立比起赵敏等人可大的多,张无忌将巨乳塞入口中又舔又咬的,使得黛绮丝的呻吟生由小渐大,双腿只是不停的扭动,盘住张无忌的腰部,张无忌稍的慰藉,便将衣服一脱,露出了庞大的肉棒

  黛绮丝眼一瞄惊呼了一声:你可得慢点,这麼大我可不能

  张无忌笑道:你不是要赔我的吗?我可不會放过你哦!就让我来尽尽孝道吧!你刚打我两下,我就用这个打回来

  说著就将肉棒对准黛绮丝的穴洞,系一口气直插了进去,黛绮丝眼一翻只紧紧抱住张无忌,以得到喘息。张无忌想到好事被他所阻,不在怜香惜玉,大动作的就在黛绮丝的紧穴中进出。直插的黛绮丝呻吟连连。

  黛绮丝:怨家轻些我那麼就没就遇到你这好宝贝,可吃不消哪

  张无忌:你这穴可真紧,插的我可真爽

  说著更加大了动作,张无忌瞧著黛绮丝高耸的乳房随著自己奋力的抽插,剧烈的摇晃著,心一动俯下身去吸住鲜红的蓓蕾,就这样动作著。当床上两人正享受著极乐的滋味时,却谁也没注意到房门外传来沈重的呼吸声,原来是小昭哭了一阵子後便回来了。一听到黛绮丝的呻吟声,以为出了事急忙冲来,却没想到见到这样的情景。小昭未经人道只是模模糊糊,虽一看之下颇为生气张无忌怎可与自己的母亲做此苟且的事?但却在也移不开眼,不自决的也将手伸到腹部用力的摩擦,就在这时黛绮

  丝以接连达到高潮,细喘嘘嘘,再也接受不了张无忌的摧残,竖起了白旗,张无忌只好稍稍停兵下了床,这才发现小昭倚在门旁,这一惊非同小可,身无寸缕,但肉棒却依然挺立,却见小昭缓缓扶著房门站起来,走到张无忌面前。

  张无忌:我小昭这

  小昭突然蹲了下去,张开小口便将肉棒含住,樱桃小嘴虽不能将肉棒全部含住,却在用小手在外轻轻抚摸,张无忌只觉得小昭的舌头忽舔忽顶忽左忽右,比起插穴另有一番感觉,只抱住小昭的头不住呻吟,小昭忽然放开说:他们不會在检查朱砂痣了,我这几年过得很痛苦,你知道吗??求求你,别折磨我了!

  张无忌虽然心痒难搔,但顾全大局还是看向黛绮丝,黛绮丝这在回气之时,也不忍女儿再受相思之苦,而自己却也底受不了便微微点一点头。

  小昭一喜,站了起来脱下外衣,却见肚兜之内尚有一段白布原来是束胸,我身在虎狼之域,只得保护自己。张无忌爱怜的将束胸取下,双乳弹将出来,虽比不上黛绮丝但也是一副少见的好身材,张无忌缓缓将他抱起,放在床边,小昭娇羞无限,双手掩住了面容,无忌轻轻将手拉开,吻了吻朱唇,双手在乳峰上搓揉,头一低便咬住乳头吸将起来,小昭原是不敢呻吟,在加上母亲黛绮丝就躺在身旁更是修红了脸,但张无忌对之爱怜已极,动作即是清柔,肉棒缓缓对准穴洞,轻轻的动了起来

  小昭:哦轻些我會痛好好

  小昭:你可以像对妈一样重些,我會忍著的

  张无忌本忍著不敢太重,听到此语便缓缓加强了力道,在小昭身上起扶著

  小昭:好好哥哥我终於知道母亲为何那样叫了!再重些好好好哥哥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小昭说著眼经以渐渐翻白,张无忌知道无妨,但不忍太伤害他只好收兵,但小昭比黛绮丝更无法承受,所以张无忌能无法达到高峰,正犹豫间,忽然肩上一痛,原来是黛绮丝咬了一口

  黛绮丝吃醋的说:对小昭就这样好,对我就不管死活的猛插

  张无忌反身一抱:那我在补偿你!说著便要上去。

  黛绮丝笑著躲开:不要身体转了上来

  张无忌身手敏捷往背上一压,肉棒从後面插进了黛绮丝的穴又抽了起来,两手绕过去紧抓著黛绮丝的乳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