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淫传(下)(1/2)

加入书签

  小昭篇

  周芷若:任何方法我都想试试,我不想我就就这样下去,你是桃谷医仙的得意弟子,方法总是好的

  张无忌:如果我们已成亲,这方法方行得通,可是现在

  周芷若:难道就像上次逼出十香软筋散一般,一手贴於腹部,一手贴於後背。

  张无忌:这方法比那更是因为要抵销内功,又要逼出毒素,只有宽解衣衫,将你坐在我怀前,以我丹田的真气吸入你体内累积在丹田的毒素和内力一并化解才可以。

  周芷若光听到这办法已羞得满脸通红,低头不语。

  周芷若沈吟片刻後道:我虽以发誓不能同你结婚,但我已打定主意跟随你,不管你是不是还记恨我,我总是你的人,你就照你说的吧

  张无忌知道周芷若虽然看似柔弱,但心意却是无比坚定,心里一激动,将周芷若抱入怀中,吻了吻脸说道:你知道我不會恨你的,只是我与敏妹结婚,怕委屈你了!

  周芷若:谁叫我命苦,但我一定也不觉得委屈,能随伺在你身旁,我已没有别的要求了,如果不能同你一起,我可真不想活了

  张无忌不答话,将周芷若抱到床上,宽了自己的衣裳,回头一看,周芷若已将外衣除下,肤白似雪,空气中漂浮著一股荡人的幽香,周芷若右手轻压胸前不使红肚兜滑落,肚兜後的系绳却以解开,张无忌坐上了床将周芷若抱到怀中,滑嫩的肌肤以刺激张无忌的肉棒昂然挺立,紧抵在周芷若的臀部

  周芷若:你你好坏。说完便低下了头,张无忌吻了吻他雪白的後颈,便从上方看见了周芷若的酥胸,虽有肚兜遮掩,但周芷若的身材著实不坏,小小一片肚兜又遮得住什麼?只见到傲然挺立的双峰,挤压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张无忌看的呆了。

  周芷若:先帮我解了毒,以後一切不是都如你愿吗?

  张无忌知道现在不是亲热的时候忙收定心神,运起九阳神功西出周芷若体内的毒素,渐渐的心神合一,物由神外,周芷若有配合著运功相助。

  就当两人全心驱毒之际,全没听到外面有高手落地的声音,窗外俯著一人赫然便是丁敏君,原来丁敏君不满周芷若接任掌门,又见周芷若武功大进,怀疑师傅偏爱,留下了什麼武功密笈给他,便趁著周芷若外出之际,每晚到这里还翻箱寻找,不意今天居然看到周芷若和张无忌裸身相拥,便想大声呼喊,但心思一转又有了别的计谋,便静静的俯著,等待机會。

  张无忌运功了好一阵子,幸好周芷若内力不深,又已被他二度销融,这次便花费不久,但体内剧毒非同小可,过了一个时辰,终於大功告成。周芷若看自己的手臂硬块已不见了,回复了平日滑嫩,大喜之下转身抱住张无忌,丝毫不觉得肚兜已华落在地。

  张无忌只觉得胸前被周芷若抱住甚是舒畅,中间似无衣物相隔,推开周芷若些许,看到周芷若雪白的胸脯已裸露了出来,正随著呼吸上下起伏著,不禁用力将周芷若抱入怀中,张嘴便往周芷若的朱唇印去,吻了良久,又将口凑到周芷若耳边咬了咬耳垂,说道:你要怎样谢我呢??

  周芷若:你这坏人尽想著欺负我,不过能比赵敏先得到你的疼爱我也很是快活

  张无忌心中大喜,忙捧起周芷若的乳房又吻又咬的,一支手也渐渐下滑,盖住了那神秘的地带,周芷若身体扭了扭并不抗拒,只说:我的功力初退,身体乏力,可经不起你的大力摧残,你可得轻些

  张无忌的肉棒已硬的难受之及,点了点便将肉棒对准周芷若的小穴,刺了进去,只觉得里面甚紧,比起纪晓芙似乎各有长短,张无忌初时耐著性子慢慢的抽插

  周芷若呻吟:无忌哥哥你好棒好温柔我可以了

  周芷若:好

  张无忌感觉到周芷若的臀部也起了应和,便知到时间已到,加重了力道,在周芷若的密穴中不停的抽著。

  张无忌:芷若你好棒好紧吸得我好

  过了不一會,周芷若以达到勒高潮,不停的呻吟著,张无忌虽未达到高潮但担心周芷若力弱,无法承担再次的攻击,只好停了动作将肉棒进在周芷若的小穴中,用嘴去舔咬周芷若鲜红的蓓蕾。周芷若闭起眼睛不停的以呻吟来表示他的快活。突然风声微响,张无忌只觉得寒气袭背,回头一看只见到丁敏君手持长剑立在床边,剑离张无忌的背部也不过尺许。如果刺了下去,两人不免同时毙命。

  丁敏君骂道:不要脸的狗男女,竟敢在峨眉派中干这无耻的勾当。

  张无忌:你想怎样?

  丁敏君:我只要高声一呼,师姐师妹过来一看,想你还有什麼面子居长峨眉?平时还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原来也是人进可夫的臭婊子,请那一些师弟门来看看掌门人你的美姿可好?

  周芷若定了定神说道:你想我把掌门人传给你?

  丁敏君:聪明!!此刻你也没选择的馀地,将掌门指环交出来吧!

  周芷若:我这次回来本就是要将掌门之位传给旁人,但无论如何我都不會传给你。

  丁敏君:你这贱人,偷偷摸摸的偷汉子还赶这样跟我说话!那等我杀了你们在自己来拿吧!将你们的尸首裸露掉起来,那也不错啊!哈哈

  一声长笑,丁敏君长剑刺了下去,张无忌腰一扭,双掌以夹住长剑,内力顺势往下一摔,长剑以寸寸镇断,丁敏君将剑柄抛下,却看到张无忌以裸身站起,扑了过来,丁敏君迟疑了一下已被点住穴道

  周芷若:无忌哥哥做的好,可怎样才能使他不说出去呢?

  丁敏君:臭小子要杀便杀,还不赶快把衣服穿上,什麼样子!

  张无忌:芷若你有什麼办法?我不想杀人,可是

  周芷若:那你得依我,无忌哥哥你过来

  周芷若低声道:要他不说出去,除非让他跟我一样

  张无忌:这这怎麼行哪!

  丁敏君:狗男女将我放了,什麼样的老子生出什麼样的儿子,殷素素这无耻的女人才生下你这淫魔。周芷若你想学纪晓芙一般反叛师门吗?

  张无忌本自犹豫,想好言相劝,不料听得丁敏君大骂死去的双亲,既又想到纪晓芙乃因他而死,这女人居然都不知悔改?一气之下,纵身跃到丁敏君身前手一起将他的衣服撕破

  张无忌:你这人我要替纪姑姑报仇

  丁敏君少年便上峨眉,虽凶狠泼辣但一直守身如玉,那层遇到这种情形。惊骇之下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神却已在求饶。张无忌怒发欲狂,哪里得他,将他穴道一解,手一甩将他甩到床上,丁敏君已吓呆了,也不抓周芷若抵抗,只见张无忌如饿虎扑羊压了上来,肉棒对准小穴,便直插而入,刚才对周芷若所憋住的衣起发泄在丁敏君身上,直插得丁敏君连连呼痛,张无忌眼看丁敏君的双乳随自己的抽插不停的上下摇晃著,手一压便仅抓住双峰,大力的搓揉著,丁敏君的挣扎只过一會就停了,继之而起的是细细的呻吟声,张无忌猛地将肉棒退出小穴

  丁敏君:不要不要停啊你

  丁敏君的臀部想向上迎接肉棒,但张无忌避开了:要也可以,你得发誓不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

  丁敏君:好你快

  张无忌见他答应便又将肉棒插勒下去,这一次可是大出大入的抽插著,不多时丁敏君已达到高潮,系喘需需,张无忌将肉棒抽出来便往丁敏君的小嘴插去,丁敏君不肯只是摇头,周芷若府身过来将丁敏君的鼻子捏著,丁敏君受不了只好张嘴,张无忌趁机将肉棒塞了进去,当做小穴般插了起来,周芷若要离开时又被张无忌抓住,将周芷若的双乳挤压在小嘴上肉棒两侧,张无忌只觉得快感连连,便将精液全数喷入了丁敏君的嘴中,这才府身倒下,只看到丁敏君已双眼呆滯,将精液全吞了下去——

  殷离篇

  话说到小昭终於卸下了波斯圣教主的位子,带著母亲黛绮丝和张无忌同住一起。赵敏和周芷若对小昭当初的救命之恩非常感激,又知道无忌对小昭著实不错,虽然有点吃醋但张无忌对诸女都是全心全意,所以也都能够相安无事,但黛绮丝辈份大著张无忌,所以明著是和小昭母女一起住下,但实际上黛绮斯有需要的时候便和张无忌偷偷的解决,虽然对黛绮丝有点委屈,但黛绮丝一点也不以为苦,毕竟比起以前一人独守空闺的寂寞要好多了,而这情形也只有小昭知道。这一天大夥闲著无聊

  赵敏:虽然大家一起生活安静,但有时就是太无聊了

  小昭:这平静的生活比起以前虽然不够风光,但也少了勾心斗角,踏实的多了

  周芷若:左右闲著无事,不如我们到山下的都市逛逛吧!每一次我们都是去采买东西,大包小包也没机會好好逛逛。

  黛绮丝:就可惜你们三人都还没有子息,不然逗逗小孩也很。说著眼角瞟了张无忌一眼

  张无忌红著脸:我我會努力的

  赵敏:你想对谁好,若不公公平平的,我可不依

  小昭:或许是无忌太累了,毕竟我们有三个呢

  周芷若:他他太累。不會吧,每次谁不都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的

  张无忌只红著脸:是是

  张无忌连忙转移话题:不如大家都下去逛吧!不过得易易容,毕竟小心点好,而且你们四个都长得花容玉貌,闭月羞花的太引人注意了

  张无忌连忙起身到内室拿出易容的工具,原来张无忌精通医术,闲来无事时钻研易容术以颇有心得,就算在武林中也少有人能胜过他。过了一个时辰张无忌终於帮每个人都易容好了,就连身材也都改变,毕竟美女的一举一动,除了脸部以外身材风姿再再都与众不同。大伙嘻嘻哈哈的下了山,来到了城市中。

  四女一到城市当然先拉著无忌到了买胭脂水粉的地方,东挑西揀的叽叽喳喳个不停,张无忌得个空,连忙走到店旁的茶店叫了一壶茶,正悠悠闲闲的看著过往的人潮,忽然间看到绿影一闪,看那背影似乎极为熟悉,但一时之间有想不起是谁,回到四女身旁,忽然想起那背影竟像极了表妹殷离的背影,连忙和四女约在布店相见,便朝那背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此时正近午时,市场人潮甚多,人来人往的很难找到刚刚的背影,从街头走到街尾都没有看到,正想回头找四女时,忽然听见街旁甚少人烟的小巷传出争执的声音,好奇心起便走了过去,一看赫然是四五个小混混围住了那个绿衣女郎。正出言调戏,更有一人走上前想动手动脚的,张无忌心想就算此女不是殷离也不能眼看这些混混光天白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正想走上前去管时,那绿衣女郎已动起手来,出手狠辣,身影飘忽,正似殷离的身形,眼看众混混不敌以死的剩下一人,张无忌不忍纵上前去架开了殷离的手。

  殷离左手一翻斩向张无忌的右肩,右手倏地抢出直及胸膛,张无忌不慌不忙右手微圈抓住了殷离的脉门,殷离大吃一惊刚刚的混混中居然有如此高明者,身体唯一借劲双脚鸳鸯连踢,张无忌胸口一缩避过袭来的双脚,手轻轻一送将殷离推了出去,左手抹下人皮面具,低呼道:殷离,是我!

  殷离楞了一下,便冲到张无忌跟前,手一晃轻轻打了张无忌一耳光,骂道:臭阿牛,联合别人欺负我吗?

  原来殷离脸上剑痕虽细但能不愿让人瞧见,因此便罩了层薄纱,那些混混看著殷离丰满的胸膛纤细的腰身便随殷离转进小巷想将他掳去。

  张无忌惊见殷离,笑嘻嘻的受了一耳光,便拉著殷离:走,我带你去见一些人。说著便将殷离拖走,快到布店时殷离突然甩脱他的手

  殷离:如果你要带我去见赵敏、周芷若的话就不用了,我这次来是有事找你,我不想见到他们。

  张无忌:是什麼事呢?大家见见面也没什麼

  殷离: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同时跟赵敏和周芷若好,臭阿牛,你是想向我炫耀吗?说著拧了拧张无忌的耳朵

  张无忌:好好好,算我怕了你,我去跟他们说,我先回去,你等等我哦!

  张无忌戴上面具,进布店向四女解释,四女只是不依,但在张无忌再三陪礼下,终也允了,一出门便带著殷离回到了家中

  殷

章节目录